东非大草原上的生存大比拼
2018-04-28 11:00:37    快乐百科 人参与
○史军
 
  亲爱的小读者,你喜欢非洲大草原吗?前一段时间,我登上了北京飞往肯尼亚的航班,再次前往东非大草原。大象、斑马、狮子、猎豹,精明的织布雀,丑丑的秃鹳,还有勇往直前的角马大军……一切都是自然的、原始的、野性的。在这里,人类适应动物的家园,动物们也在适应人类的城市。那是人与自然真正和谐共存的地方。
 
城市里的动物居民
 
  从肯尼亚内罗毕机场驱车前往市区,没开出多远,我们就发现了一处建筑上落着几只黑色的大鸟。
 
  这些大鸟的个头足有1米高,一个个像是穿着黑色的燕尾服。
tg.jpg
秃鹳
  但是它们完全没有“文艺范儿”,秃秃的头颈,泛着奇特的粉红色,加上点缀其间的黑色斑点,完全是一副“奸商”的形象——这就是秃鹳。
 
  在肯尼亚的人口聚集区域,随处可见秃鹳,公园里,行道树上,垃圾场内,甚至高楼之上。它们来到这里,是因为城市里有大量
 
  的“食物”——人类丢弃的垃圾。
 
  对于喜欢吃腐肉的秃鹳来说,城市无疑是食物宝库。这里有家畜宠物的尸体,有人类丢弃的残羹剩饭,说秃鹳是城市的义务清洁工一点也不过分。
 
  除了秃鹳外,在城市的周围,还生活着很多适应力超强的野生动物,比如斑马和汤姆森瞪羚。在肯尼亚,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村的边缘,到处都游荡着这些可爱的动物。当同行的队友们第一次在公路旁看到斑马的时候,纷纷惊呼!
 
  还没等他们兴奋完,一群瞪羚又从公路边闪过。
tmsdl.jpg
汤姆森瞪羚
 
  随着人口的增长,人类不断挤占动物的生活区,很多动物被迫搬进了城市。在北京,乌鸦睡在了电线杆上;在美国纽约,浣熊会去厨房里找吃的;在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北极熊会去垃圾堆里翻捡残羹冷炙。
 
  人类的行为,已经改变了动物的生活方式。当我们在为老鼠、蟑螂和蚂蚁烦恼的时候,转念想想,这些地盘好像本来是它们的,我们不过是在和这些“原住民”玩一次生存游戏罢了。
bm.jpg
斑马
 
乞力马扎罗山下的象群
 
  车队开进安博塞利保护区,我们才发现真正的自然。草原上,并不是均一的草地,而是有很多条小路。这些小路并不是人踩出来的,而是各种动物踩出来的。
 
  清晨,当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还没有被上升的云朵包裹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出发去看象群了。象群踏着沉稳的步伐缓慢前行,走在最前面的通常是“老祖母”,它们的经验最为丰富,能带领象群找到丰美的水草。
 
  与亚洲象相比,非洲象的个头要大得多,耳朵要大得多。而且,非洲象无论雌雄,都有长长的象牙。
xq.jpg
非洲象
  当地向导开玩笑说:“非洲象之所以叫非洲象,是因为它们的耳朵像非洲地图。”细细观察,还真有几分相像呢!
 
  不多时,象群已经来到水塘边,那里有可口的青草,还有充足的淡水,很多大象干脆趴在沼泽地里面,一边感受沼泽的清凉,一边大嚼青草,真是吃饭休闲两不误。日落时分,“老祖母”会带着象群慢慢地回到夜宿地,因为夜晚的水边非常危险。在夜幕的掩护下,食肉动物尽数出动,一场追猎和逃脱的生存游戏又开始了。
 
肉食者的狂欢
sz.jpg
狮子
 
  狮子、猎豹、花豹、鬣(liè)狗,是东非大草原上的杀戮机器。不过,它们并不会滥杀,通常只捕杀角马、斑马和瞪羚中老弱病残的成员。食肉动物这么做,也保证了食草动物群体的健康。
lg.jpg
鬣狗
 
  因为是食物丰富的季节,我们看到的狮群都是懒洋洋的,它们躺在树杈上、灌丛中,仿佛打盹才是正事儿。有时候,一只雄狮和一只雌狮结伴,一天内会为了繁殖进行数次交配。这是繁殖的季节,新的生命很快会来到这个世界。
 
  草原上处处上演着生与死的游戏。一场生死决斗之后,故事并没有结束。那些狮子、豹子吃剩下的残骸,还是需要打扫的,大自然不会浪费一点儿食物。在大型食肉动物进餐的时候,就已经有其他动物盯着,迫不及待地想加入了。非洲兀鹫就是其中的代表,这些大鸟的鼻子很灵。我们在途中经常会看到天空中盘旋的兀鹫群,而在它们下方一定会有动物的尸体。
 
  普通的鸟儿,全身都有羽毛。
 
  可是兀鹫却有个光秃秃的脑袋和脖子,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不过,这可不是为了让食肉动物厌恶,少吃几口肉,而是为了方便它们自己把头伸入动物尸体内部进食。
 
  光秃秃的脖子更容易清洁,还能避免寄生虫骚扰,于是兀鹫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长得美不美”和生存相比,自然是后者更为重要。
 
植物的绝技
 
  东非草原是干湿季节异常鲜明的地方,这里的植物必须挨过漫漫的旱季,才能迎来新生。
 
  圆叶虎尾兰和棒叶落地生根都有圆乎乎的叶片,这是它们生存的秘密武器。不用多想,这些叶子里面都存满了水分和养料,让它们可以在旱季悠然自得地生活。那些圆乎乎的叶片都是非常好的储水设备,厚厚的表皮还可以避免水分过快蒸发,这样的装备真正做到了开源节流。当然,这些植物的秘密还不止于此。棒叶落地生根有一项独特的技能,就是在叶片的边缘长出一圈小芽。
 
  这些小芽不会变成新的枝条,而是长到一定大小就会脱落。落到地上的小芽,就会长成一棵棵完整的植物——“落地生根”也因此而得名。
kh.jpg
棒叶落地生根开花
 
  棒叶落地生根有超强的生命力,金合欢则有超强的自我防护能力。金合欢是个超大的家族,金合欢属有800~900种,广泛分布在热带地区,大洋洲和非洲的热带地区是它们比较集中的地方。
 
  我们熟悉的大树,要么是像海棠树那样的“毛寸”发型,要么是像雪松那样如宝塔般的“莫西干”发型。而东非大草原上的金合欢呢,显然是典型的“板寸”发型!这里的树木分布得实在是太稀疏了,它们可以随意展开自己的枝叶。再加上不用考虑积雪压垮树枝这样的事儿,大树们都在拼命撑开自己的树冠。为了避开食草动物的啃食,树冠通常不会向下延伸。于是,金合欢们的“板寸”就越来越有型了。
 
  为了防止食草动物偷吃,金合欢准备了密集的尖刺。而且,离地面越近,刺越密集。不过,它们可防不了长颈鹿。身高优势让长颈鹿能独享金合欢美味的嫩叶。它们灵巧的舌头可以绕过尖刺,把枝条上的嫩叶采下来,甚至会连着一些尖刺一起吞下去。
cjl.jpg
长颈鹿
  不过,即便能成功绕过尖刺,长颈鹿也不会在一个地方长时间进餐。这不是因为树叶被啃光了,而是因为金合欢有特殊的化学武器——单宁。叶片中的单宁含量,会随着长颈鹿的啃食不断升高。而过量的单宁会影响长颈鹿的消化系统,降低它们的消化能力,甚至会导致死亡。所以,聪明的长颈鹿自然会找新的地方进餐了。
 
再会肯尼亚
 
  肯尼亚之旅就要结束了,随行的队员都有些疲惫,而我却没有困意。我在想:无论是城市中的秃鹳,还是草原上的秃鹫,甚至是金合欢,它们都用自己特有的方式,顽强地生存下来,然后生儿育女。在这个苍茫而广阔的高原上,一切生存竞争都是那么自然,一时间感觉人类竟然是如此渺小。我们,也只是自然运转链条上的一分子而已。
 
  肯尼亚再会,东非再会,生存的大比拼再会!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