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酒吧的笑笑
2018-03-29 09:20:23    动物大世界 人参与
  采访完糖果店老板不到一个星期,台长的糖果就吃完了。糖果之所以能这么快被吃完,这里面当然也有我的一份“功劳”。为了不被台长叨唠,也为了能得到好吃的糖果,我再次来到了树(qú)镇的美食街。
  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店门口挤满了老老小小的树,我以为又是一家糖果店开业了,便好奇地飞了过去。却看到那店门前拉着一条大红横幅,上面写着“为了庆祝本酒吧老板娘笑笑荣获动物王国‘酒仙’称号,本吧连庆三天。凡是进吧的顾客全部免费畅饮。”原来是酒吧在搞活动。
  我到糖果店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酒吧的老板娘“笑笑”是一只笔尾树,与糖果店的老板“摩西”长得几乎一样,也是鼠头鼠脸的。但与摩西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它有一条形状奇特的尾巴。那尾巴又细又长,光秃秃的,唯独尾巴末端的绒毛蓬松如羽。猛一看就像屁股后面挂了一根长长的古代羽毛笔。而这笔状的尾巴正是笔尾树家族的标志。
  回到台里,我和台长说起酒吧老板娘的事。台长刚把一颗糖果丢进嘴里,一听我这话,马上瞪大了眼睛:“什么?小小的树竟然能称酒仙?在我们动物星球上,能喝酒的动物那么多,怎么偏偏称它为酒仙?!”
  猩猩台长说得没错, 在我们动物界, 爱喝“酒”的“瘾君子”就大有“人”在。我知道的就有好多。比如非洲狒狒、美洲旅鸫(dōng)、野猪、羚羊,它们都喜欢吃发酵后的果子——因为发酵后的果子里含有一定量的酒精。一些住在热带雨林里的果蝇、蝴蝶,也喜欢吸食发酵果子里的汁液。当然,我们猩猩台长也喜欢喝酒。它整天在台里说自己的酒量多么大多么大,还自封为“酒星”。
  所以,当听说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树被评为了“酒仙”时,它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
  “它说它是‘酒仙’它就真是神仙了?你见过它喝酒吗?眼见为实,这话懂不懂?”猩猩台长教育我。
  为了判断酒吧老板娘“笑笑”是不是真的能喝酒,猩猩台长派我连夜返回树镇。当我来到笑笑酒吧,笑笑正忙着接待来往的客人。  不过,就算再忙,它也会抽空回到吧台,喝上一杯。
  我偷偷地做着记录,一杯、两杯、三杯……到最后,我自己都数不清它喝了几杯酒了。但令我惊讶的是,它喝了那么多酒,竟然一丝丝醉意也没有,依然有条不紊(wěn)热情地接待着客人。
  我回到台里,将我的所见所闻说给猩猩台长。
  猩猩台长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问我:“你说它喝了好几杯之后依然没醉态,你确定它喝下的是酒而不是水?我这里有一部酒精含量测定仪,你快去测测它血液中酒精的含量,我要马上看到!”
  为了得到笑笑血液酒精含量的数据,我再次回到笑笑的酒吧。向老板娘笑笑表明身份并说明了来意之后,笑笑很配合地进行了测试。我拿着新鲜出炉的数据,回到台里交给了猩猩台长。
  “乖乖!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手中的结果,猩猩台长大叫起来。我问台长怎么了?
  台长指着数据说:“你看!它体内酒精浓度竟然这么高! 如果是一个普通成年人喝到这个程度,早就醉得不省人事,甚至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而你说它竟然能奔来走去接待客人,没有一丝醉意,这太不可思议了!它真的是很能喝酒!你快带我去,我要好好会会它。顺便问问它,它这好酒量是怎么练出来的。”猩猩台长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变,由愤愤不平变成了无限的崇拜。
  我只得第三次来到了笑笑酒吧。这一次是猩猩台长开车带着我一起来的。
  此时的天空已开始大亮,客人们几乎都走光了,老板娘笑笑正在收拾酒吧。它听完猩猩台长语无伦次的恭维,十分淡定地笑了笑,端起两杯酒,一杯给猩猩台长,一杯给自己,然后带我们来到了后院。
  一进后院,我就闻到一股非常浓郁的啤酒味道,那里种满了棕榈(lǘ)树。
  “你知道我的老家在哪里吗?”笑笑不等我们回答,便自问自答道,“我的老家在马来西亚,那里有许多这样的棕榈树。这些不是普通的棕榈树,它们名字叫‘马来凸果榈’。它们几乎常年开花,能分泌出好吃的花蜜。我小时候在老家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舔食它的花蜜,拿它当饭吃。你们不知道吧,这种棕榈的花蜜酒精含量特别高,可达3.8%,与人类酿造的普通啤酒相当,是自然界中酒精含量最高的天然食物之一。”
  “这么说,舔食花蜜就相当于喝酒!拿酒当饭吃,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了不起,了不起!”
  猩猩台长连声称赞。
  “我们笔尾树有句名言——不在喝酒就在去喝酒的路上。”笑笑接着说道。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霸气的名言。为了这句名言,我们来干一杯。”猩猩台长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能喝这么多酒而不醉呢?”猩猩台长问道。其实,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为什么能喝这么多酒而不醉?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我们体质比较特殊吧!我们的身体好像能非常有效地降解酒精。但具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我和台长表示不相信。
  笑笑哭笑不得:“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我们笔尾树酒量大是遗传吧!听我妈妈说,早在5500万年前,我们笔尾树的祖先就开始喝酒了。笔尾树可能是地球上最早喝酒的动物。哎——台长你怎么了?”
  猩猩台长刚才一杯酒下肚,此刻酒劲发作,一下子醉倒在了地上。
  看着台长的大块头,我不知所措。这可怎么把它运回台里啊?
  “别担心,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笑笑说。
  “开车?你喝了那么多酒,还能开车吗?不怕交警查你?”我知道,酒驾可不是闹着玩的。
  只见笑笑拿出一本《动物王国交通规则》,翻到其中一页,指给我看。只见在第102条,严禁酒后开车这一条的后面,注着一行红字,写着“笔尾树不受此条法规限制,特此注明。”
  “你就放心吧,在我们笔尾树的字典上没有‘醉酒’二字。所以,对我们笔尾树来说,也就没有酒驾、醉驾这一说。”
  笑笑出名了,出名后的笑笑更加忙碌了。听说,连人类科学家都要请它去做研究,想从它身上找到治疗人类酗酒的更佳方法呢。
  从笑笑酒吧回来后,猩猩台长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自己是“酒星”的事。嘿嘿,今天的播报就到这里。下次播报再见!

  笔尾树是树的一种,住在马来西亚南部的一个热带雨林里,是世界上酒量最好的动物。它们习惯每天晚上豪饮酒精浓度相当之高的发酵花蜜,就算这样也能保持完全清醒。研究人员发现,依照体重比例,笔尾树每天摄入的酒精量相当于成年人每天喝9杯葡萄酒。如果包括人在内的其他哺乳动物像它们一样“豪饮”,恐怕早已毙命。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