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的繁殖行为
2017-09-05 11:40:14    动物大世界 人参与 0评论
“抢婚”大作战
  在动物世界, 生儿育女繁殖后代,绝对是大事一桩。为此,同性之间为争夺配偶,一定不会温文尔雅你谦我让!明争暗斗你死我活PK一番,胜利者才有资格完成生命中的神圣使命。

雄性间的竞争
bsl.jpg
为了争夺地盘和雌性,两只三角变色龙在树枝上格斗。
  雌性通过生育、保护和喂养孩子,使得雄性的后代能够健康成长、种群得以延续。此外,雌性还要确保它的子女有一位高素质的父亲——身形魁梧、体格健壮、勇敢无畏,能给予它和它未来的孩子以足够的保护和较好的生存条件。
  “男为悦己者武”!雌性的择偶标准,刺激了雄性。为了争夺伴侣,雄性之间激烈竞争。结果,那些身躯更庞大、体格更健壮、拥有尖牙利角的雄性往往得胜。这也刺激了雄性向这方面进化,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雄性动物,具有比雌性更大的体型和更强有力的武器。

雌性间的竞争
hsj.jpg
两只雌性黑水鸡为争夺雄性而进行格斗。
  在人们的概念中,夫妻中“雄性威武强壮、雌性娇小柔弱”似乎理所当然。实际上,就如同人类家庭中也有“ 奶爸”有“女汉子”一样,动物夫妻的角色也会错位互补,甚至体型也会“颠倒”——雌性比雄性更大、更健壮!随之,动物中的“女汉子”在夫妻关系中也会处于主导地位:强壮的雌性为争夺雄性会彼此竞争,而雄性甘当“奶爸”角色,承担起哺育、喂养、保护幼崽的角色。
  “女强男弱”的物种导致了“一妻多夫制”——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一个雌性有不止一个配偶。例如,雌性黑水鸡就像一个产蛋机器,它们的巢经常被水淹,或者卵被捕食者掠走,因此必须经常更换巢穴。它们为体型小的雄性而争斗,一旦它们产下了卵,这些雄性就会肩负起孵卵和护雏的职责。一些雌性黑水鸡甚至有两个巢,每个巢都有一位丈夫负责照顾小鸟。
 
仪式化的竞争
ydn.jpg
赢得芳心的蓝色。这只澳大利亚的园丁鸟,用闪亮的物品装饰着自己的“凉亭”,这是它用来与雌鸟交配的场所。
  俗话说:“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动物择偶时的争斗会消耗大量能量和时间,也可能导致致命的伤害,特别是当雄性拥有危险的武器时。
  幸运的是,自然选择在一些物种中已经演变出一种减少损失和降低风险的竞争方式——在正式武斗诉诸暴力之前,有竞争力的雄性一般会摆出姿势炫耀其体格,以告诫其对手它不可小看的实力,也是给那些体型稍小的对手知难而退的机会。
  有些动物的争斗方式是很温和的,甚至是很有诗意的。比如,有的动物只要宣告一块很好的石头或者一个阳光充沛的地方属于自己,对手就会知趣地退出竞争。

两强相遇勇者胜
 
海中纠缠的澳洲巨乌贼
jwz.jpg
  巨乌贼一生仅繁殖一次,在一场集体繁殖的狂欢之后它们便很快死去。它们通常集成大群迁徙到澳大利亚南部的礁石,在那里,雄性之间要通过争斗来获得与雌性交配的权利。它们一个挨着一个地排成一行,通过改变身体的颜色发出它们攻击的信号,并伸展出有着丰富图案的腕,以此使自己的身躯显得尽可能庞大。较弱小的雄性通常会放弃争斗,但如果两只体型相当的雄性相遇,它们则会利用腕和锋利的嘴来攻击对方。
 
挥螯示威的细纹方蟹
wfx.jpg
  雄性方蟹有一条粗大的右前螯(áo),这是它向竞争对手发起进攻的唯一武器。这条大螯挡在面前,犹如一面盾牌般在对手面前挥舞。一般的纠纷,大家也就是互相挥舞螯比画比画了事,很少升级为真正的战斗。到了繁殖季节,那可就是大螯“说了算”了——拥有大螯的雄蟹可以轻松战胜对手,获得交配权;而螯部差不多大的雄性之间则免不了要靠“掰手腕”来决定胜负。
 
“超级起重机”武仙犀金龟
wxxjg.jpg
  这种甲虫头部有长长的角,脖颈灵活,可以上下移动,角可以发挥钳子般的功效,这也是它们同性之间竞争的工具,雌性则没有长角。
  如果两只雄性武仙犀金龟恰好在一只雌性面前相遇,就会发生一场大战。双方先摆动头部,发出一种细小的声音。随后这个过程将演变为一场战斗,每只雄性都试图将对手抓握在它的两角之间,然后将其猛烈地摔向地面。它们能够举起相当于自身体重850倍的物体,号称“超级起重机”。
 
会亮彩旗的地蛇鳞蜥
dslx.jpg
  这种体色并不出众的蜥蜴,有着森林中出色的伪装。但在雄性的争斗中,它们可以瞬间改变颜色,使自己变得很显眼,这样才能赢得对手、不会错过潜在的配偶。
  这种蜥蜴的下颚部有一片彩色肉垂,这也是它们身上唯一颜色明亮的部位。平时折叠起来,当保卫领地、吸引配偶的时候可以打开,像一面彩旗一样,用明亮的颜色警告想要侵犯它领土的雄性。另外,这面“彩旗”的功能是向雌性示爱:不同种类的蜥蜴,可能外表相像,但肉垂的颜色却不同,亮明身份可以使雌性确定眼前的雄性是否与它是同一种。
 
“高人一头”的加拉帕戈斯象龟
xg.jpg
  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大龟可以活100岁以上,它们20~30岁的时候才达到成熟。在每年1~6月的雨季迎来繁殖季,雄性会使用多种方法确定自己的支配地方,并且保护它们交配的权利。它们会采用一种独特的方法来建立自己的地位权势——两只雄龟相遇时,每一头都会尽可能地抬高自己的头部,并发出巨大的声音,头抬得越高地位也就越高。如这一招不管用,它们之间还会用壳顶撞对方,直到一方退却。
 
“斗嘴”的丽体鱼
lty.jpg
  丽体鱼是一类好斗的鱼,它们不论雌雄都有很强的地盘意识。尤其在繁殖季节,如果闯入者与守卫领地的雄鱼发生争斗,一般都是先通过身体发出的颜色亮度来决定强弱,弱者会自动退去。如果两者体型和颜色难分伯仲,就要嘴对嘴地咬在一起较劲了。这种行为常会被人误以为是在温情地接吻,但其实是它们在打嘴仗呢。
 
缠绕斗舞的响尾蛇
xws.jpg
  响尾蛇虽然有着致命的毒液,但当它们彼此进行搏斗的时候,约定成俗都不会使用这个武器。雄性在繁殖季节里会为了雌性而搏斗一番,搏斗方式是一场时间持久的缠绕大战。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可能会超过1个小时,双方身体缠绕在一起,都试图用前半身把对手的头压向地面。
 
会摔跤的箭毒蛙
jdw.jpg
  雄性箭毒蛙在繁殖季节里,只和自己的伴侣一起生活3个月,并且会通过摔跤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小小的领地。它们白天活动,从早晨开始就发出守卫领地的叫声,晚上则发出吸引雌性的叫声。如果一只雄蛙竞争者进入了另一只雄性的领地,领地的主人便会用高分贝的叫声警告入侵者。如果这还不能阻止竞争者,那么双方便开始摔跤搏斗,都试图将对方压倒在地上,直到一方胜利,有时摔跤过程可长达20分钟。当一只雄性迫使另一方趴在地上时,赢家还会爬到对方的身上,以示获胜。
 
“叼啄大战”疣鼻天鹅
ybte.jpg
  天鹅是一种大型的飞禽,雄性体重可达12公斤,无论对于竞争对手还是其他动物而言,都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它们是一夫一妻制的鸟类,雌雄双方共同承担筑巢、孵化、育雏的任务。雄天鹅体型稍大,在保卫领域方面很有攻击性。它们之间会用嘴互相啄对方,并用翅膀拍击对手。斗争将十分激烈,有时甚至以一方死亡而告终。

掌控庭院的动冠伞鸟
dgsn.jpg
  雄性动冠伞鸟要想吸引雌性,首先需要一块“庭院”。雄鸟会将林地中一块较小区域内的落叶清理掉,这个区域就可称为它的庭院。当一只雌鸟靠近一群雄鸟的庭院时,雄鸟会立即升起扇形的肉冠,展示鲜艳的橙色羽毛,同时上下跳跃。雌鸟在做出选择之前会在雄鸟间移动,决定做出后与一只雄鸟交配,之后雌鸟会离开,雄鸟则继续等待下一只雌鸟的到来。
 
胜者为王的北象海豹
bxhb.jpg
  在象海豹的社会里,只有少数雄性才能有繁殖的机会,即使能获得交配权,成功也是相对短暂的。在每年12月到第二年3月之间,大量的北象海豹群聚在岛屿的近海地区进行繁殖。雄象海豹体型比雌性大很多,它们之间通过残暴的打斗成为雌性的“后宫掌管者”,独自占有10~12头雌性。
  在争夺统治权的过程中,雄象海豹通过展示视觉和声音信号来击退对手:鼻子膨胀起来,发出响亮的咆哮声,在几公里之外都可以听到。如果这样的方式没能解决问题,那么一场肉搏战则接踵而至。战斗中的双方猛烈相撞,撕扯脖子,拍击、抵撞、啃咬对方。尽管它们的脖子和肩部的皮肤很厚,但重伤还是难免,而且很可能致命。最终,只有1/10的雄性能成功地成为“后宫掌管者”,但由于挑战者的崛起,这一角色很少能超过三年。
 
“脖斗大战”的长颈鹿
cjl.jpg
  长颈鹿会用什么“武器”进行较量?脖子,它们标志性的长脖子。年轻的雄性长颈鹿通过长脖子的互相撞击、缠绕角力一比高下,建立自己的统治地位。通常情况下,这更像是一种看似友好的仪式,而并非激烈的冲突,竞赛时间可长达半个小时,但偶尔也会发生脖子折断的情况。
  长颈鹿生活在组织松散的群体中,成熟的雄性会寻找准备交配的雌性,如果这时有另一头雄性参与竞争,它们就会“脖斗”一番。一头成年雄性长颈鹿的大脑,能够承受3.5米幅度的摆动,一次出击的效果可以将一个体重1.5吨的对手击倒在地。

铁蹄利齿的斑马
bm.jpg
  雄性斑马和其他马科动物一样,为了保护雌性,它们会用腿猛烈地踢并撕咬对方。斑马平时结成小群活动,每群有一只公斑马作为首领,负责群体的采食和安全。如果食物分布比较分散,小群的斑马会结成大群,这就给公斑马们提供了争夺雌性的机会。在争斗中,公斑马们会把锋利的凿型门齿和马蹄作为武器,有时会给双方都造成重伤。
 
真正的“角斗士”鹿类
xl.jpg
  在秋天,很多鹿类迎来了自己的繁殖期。雄鹿通过竞争获得配偶。年长的雄鹿有较大的鹿角,因而身体较重,它们会通过嘶叫声宣告自己对领地的统治权,看护好自己的妻妾。如果声音未能解决争端,两头雄鹿就会采取另一种方式——角斗来一决高下。彼此在对视过程中先评估对方的体型大小,然后两头体型相仿的雄鹿互相冲向对方,撞击、锁住对方的鹿角。在这场“角斗”战争中,一些雄鹿会受伤或者死亡。
 
孙鸾/文 英缘 劲硕 晓晨 张帆 等/图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