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的不是后羿?是他?
2020-07-20 08:00:09    《儿童文学》
顾抒
 
  “哎,你这榆木脑袋,虽亲眼见过至射之人,却无知无觉。”

  “至射之人,你是在说——”

  …………

  “至射之人,便不需要再凭借有形的弓箭,他以呼吸为弓,意念为箭,目标尚未有所反应,已然一箭穿心。”非鱼仿佛很羡慕地说道。

  “可你说我亲眼见过至射之人,那是谁?”小白心向往之,急忙问他。

  “原来,你没有见过师傅射箭。”非鱼缓缓地说,“那真是太可惜了。”

  选自《白鱼记焦螟》
 
关于射箭,你知道多少?
 
2.png
 
非鱼来告诉你
 
  小白来拜访非鱼,非鱼正在射箭,他邀请小白一起练习。
 
  最后他们俩能合力除去在耳朵里作祟的焦螟,也与射箭有关。
 
  射箭除焦螟只是神奇的故事,但在古代中国,射箭的的确确是一项重要的技艺。
 
  在那个时代,贵族的男孩自幼学习射箭,既是一种本领,也是一种社会风尚。成年之后,就要按照不同官阶到不同的场合定期参加射箭比赛,从乡射、燕射、宾射,乃至天子举行的大射,各有射礼。小白虽然年龄不足,又身在异国,却深知这项技艺的重要,一天都没有放松过练习。
 
3.jpg
 
  射,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从矢从身。篆文从寸,寸,法度也,亦手也。——《说文解字》
 
  甲骨文里的“射”字就是弦上之箭,金文加上了拉弓的“手”,而篆文则将弓变成了身,将箭变成“矢”,最后像手的“寸”又代替了“矢”。这就是“射”了。
 
  后羿射太阳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不过,“羿射九日”的故事主角原本并不是后羿,而是一个叫大羿的人,他是帝尧的臣子、箭术师傅。传说大羿五岁时被父母抛弃在深山,在那里长大,因善于射箭,被帝尧封于商丘。
 
  而后羿虽然也善于射箭,却是夏太康时期的人。《左传》和《离骚》都提到过他,评价不高,说他不重视农业生产,喜欢打猎,尤其是猎杀狐狸。
 
  看起来,后羿和大羿完全不是一个人。
 
  帝俊赐羿彤弓素缯,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山海经海内经》
 
  非鱼:只有帝俊赐给大羿朱红色弓弩和白色短箭的故事,却没有射九日的故事。不过,其他古籍里有记载“羿射九日,落为沃焦”,说明古本《山海经》里是有这件事的,只是后来散失了。
 
  有人说,所谓“羿射九日”,“九日”其实并不是“九个太阳”,而是“九个部落”。传说蚩尤被杀之后,东夷崇拜太阳的十个部落发动了叛乱,长期内战,民不聊生。帝尧命令大羿征服那些部落,赐给大羿一把红的弓,弓的威力巨大,可以射穿云月或千里之外的物体。
 
  据说,这把弓的弓身是用补天之石在地火之中炼成,弓弦用神龙和翼虎筋皮制成,箭羽是用铁鱼之骨和火鸟的羽毛做的,要拉开这把弓需要天生的神力。最后,大羿平定了叛乱,消灭了其中九个。
 
  非鱼:故事传来传去,就变成了“羿射九日”,说不清到底是平定部落还是射杀猛兽,反正故事成了这样:十个太阳烤焦了大地,老百姓没吃没喝,怪禽猛兽趁机害人,于是大羿上射九日,下杀猰、凿齿、九婴、大风、封豨和修蛇,为民除害。至于彤弓素缯,也不知到底是帝尧给的,还是帝俊给的了。
 
  再后来,大羿的名字又和下一个时代的后羿混到了一块儿。加上《淮南子》里面的“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大羿射九日就变成了后羿射九日,和嫦娥奔月合成了同一个系统的神话故事。(东汉之前,没有资料显示嫦娥和后羿是夫妻关系。)
 
  尽管大羿和后羿是否同一人存在争议,但射箭显然是很重要的,它不仅是一门技术活,更是一种神圣的仪式,甚至被当时的人认为具有巫术的力量。
 
  庭氏掌射国中之夭鸟。若不见其鸟兽,则以救日之弓与救月之矢夜射之。若神也,则以大阴之弓与枉矢射之。——《周礼》
 
  意思是:“庭氏负责射杀都城中的妖鸟。如果有(夜里怪叫)而不见其形的鸟兽,就用(日食时)救日的弓箭和(月食时)救月的弓箭射杀它们。如果(发出怪叫声的)是神怪,就用救月用的大阴弓和救日用的枉矢射它。”
 
  商周时代,射箭又被赋予了丰富的人文内涵,“以射观德”,甚至发展为一种选拔人才的制度。《礼记》里说了,天子大射时,“射中则得为诸侯,射不中则不得为诸侯。”到了后来,魏国的李俚甚至以射箭来裁决法律纠纷。
 
  “射”的身代表着立身之本、“寸”除了像手,也有法度的意思,代表着处世之道。每一种射礼都有严格的礼节要求。
 
  孟子在《孟子·离娄下》里讲过这么一个故事:“郑国派子濯孺子侵犯卫国,卫国派庾公之斯追击他。子濯孺子说:‘今天我的病发作了,不能拿弓,我是必死无疑的了。’问他的驾车人:“追我的人是谁?”驾车的说:‘是庾公之斯。’子濯孺子说:‘我能活了!’驾车的说:‘庾公之斯是卫国善于射箭的人;您为什么觉得自己能活呢?’子濯孺子说:‘庾公之斯是跟尹公之他学的射箭,尹公之他是跟我学的射箭。尹公之他是正派人,他看中的朋友一定也是正派的。’庾公之斯追到跟前,说:‘先生为什么不拿弓?’子濯孺子说:‘今天我的病发作了,无法拿弓。’庾公之斯说:‘我向尹公之他学射箭,尹公之他是向您学射箭,我不忍心用您传授的技术反过来伤害您。虽然这么说,可是今天这事,是国君交付的事,我不敢不办。’说完便抽出箭来,在车轮上敲掉箭头,射了四箭之后返身回去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射是末,礼才是本。
 
  春秋之后礼崩乐坏,射箭的人文内涵渐渐消失,变为征伐的工具。据说唐代仍有射礼,每年三月三、九月九两次,到了五代,就未见再有射礼举行了。
 
在《白鱼记·焦螟》中写射箭,
 
从我的私心来说和王小波的《夜行记》有关。
 
春秋战国时代还有一个神射手叫养由基,
 
以后也会在《白鱼记》里出场,
 
敬请期待。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