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2019-03-12 10:01:02    从小学做人
马东瑶
赏唐诗读故事
  
  同学们,诗圣杜甫你们应该非常熟悉了。
  
  有一回,他看了精彩的表演,心里却有一点难过……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这首诗告诉了我们原因——
 
1.jpg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
  
  杜甫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火霍(huò)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群帝骖(cān)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氵项(hòng)洞昏王室。
  
  梨园子弟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qú)唐石城草萧瑟。
  
  玳(dài)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舞蹈中的盛世情怀
  
  安史之乱后,杜甫流落到四川,在夔(kuí)州见到李十二娘表演剑器舞,为她的舞姿所倾倒。杜甫问她师从何人,李十二娘说自己是公孙大娘的弟子。杜甫立刻想起,开元五年,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时,曾在郾(yǎn)城看公孙大娘表演剑器舞,流利飘逸,精彩绝伦,从此将这舞姿深深印在脑海中。
 
2.jpg
  
  公孙大娘是开元年间著名的舞蹈艺人,容颜美丽,舞技超群,最擅长剑器舞。
  
  剑器舞是唐代的一种“武舞”,舞者穿戎装,手舞单剑或双剑。
  
  在玄宗初年宫内宫外的舞女中,会表演剑器舞的,只有公孙大娘。剑器舞已失传,但从杜甫的描写中,我们还能感受到公孙大娘出神入化的舞技。
  
  诗歌说,当年有位佳人叫公孙氏,一支剑器舞耸动四方。人山人海的观众,为她的舞艺而失色惊叹,天地也为之起伏动荡。她飘落之间,如同后羿射下九个太阳般耀眼;她腾举之时,如同众仙驾龙车翱翔于天际。她上场时鼓声如雷,身形一现鼓声停;她一曲舞罢,如同江海波歇清光凝结。
 
4.jpg
  
  诗歌开篇就表现出公孙大娘冠绝天下的舞姿,但这并不是杜甫主要想表达的。
  
  诗歌接着说,而今公孙大娘的容颜和舞姿都已不存在,所幸有弟子李十二娘继承衣钵。
  
  十二娘本是临颍人,来到白帝城,一支剑器舞出神入化。
 
5.jpg
  
  问答之间,聊起公孙大娘,不禁伤心,叹惋不已。
  
  玄宗的侍女八千人,公孙的剑器舞艳压群芳。五十年光阴迅速流逝,安史之乱的风尘昏暗了王室。梨园弟子如轻烟般散去,只有李十二娘的舞姿尚存开元余韵。
  
  玄宗泰陵前的树已有合围之粗,白帝城的草木也在寒秋中枯萎。
  
  急管繁弦,一曲舞罢,乐极生悲,一轮明月已东升。
  
  离开时,我恋恋难舍,茫然不知所往,踯躅(zhí zhú)荒山,只恐生茧的双脚走得太匆忙。
 
6.jpg
  
  原来,公孙大娘是代表开元盛世的一个符号。
  
  诗人从李十二娘的舞姿中,追怀逝去的公孙大娘,也就是追怀逝去的开元盛世。
  
  从“不知其所往”的结句中,我们感受到诗人对盛世的无限留恋,也感受到他在如“荒山”般的现实中的无限迷惘。
  
  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也表达了相似的感慨:“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李龟年是开元时期的著名乐工,安史之乱后流落到江南,诗人与他偶遇。
  
  江南风景虽好,却已是落花遍地的暮春;正如诗人和李龟年,也已是流离失所的暮年。个人的际遇中,又隐含着国家的盛衰之变。
  
  岐王宅、崔九堂,是歌舞升平的盛世的象征,也是诗人当年长安浪漫生活的写照。
  
  而如今,一切已如落花坠地,让人无限感伤。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