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纳兰性德
2019-01-11 16:28:19    《中国中学生报》
1.jpg
  人的出身各不相同。有的人天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比如贾宝玉,比如他。
  
  作为当朝重臣的长子,生来注定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作为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举足轻重。他就是纳兰性德,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臣,前途无量的达官显贵。
  
不靠老爸靠自己
  
  依仗老爸纳兰明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地位,要给纳兰性德在朝中谋个位置,哪怕是从底层做起,也会飞黄腾达。可他不,他靠的是自己。
  
  纳兰性德自幼饱读诗书,17岁入太学,18岁考中举人,19岁成为贡士,深受康熙皇帝赏识。25岁那年,他随康熙从北京出发,到沈阳祭祖。一行人千里迢迢而来,一路上冒着大雪,纳兰性德在途中填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2.jpg
  
  “山一程,水一程”寄托的是亲人送行的依依惜别情;“身向榆关那畔行”激荡的是“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豪迈情;“夜深千丈灯”催生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烈烈壮怀情。这情感的三级跳,既反映出词人对故乡的深深依恋,也反映出他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出身于书香豪门世家,又有皇帝贴身侍卫的优越地位,自然是眼界开阔,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定更强烈。
  
  “夜深千帐灯”既是上阕感情酝酿的高潮,也是上下阕之间的自然转换。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更何况“风一更,雪一更”。风雪交加夜,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不怕。可远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遥远,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卧不成眠,“聒碎乡心梦不成”的慧心妙语可谓是水到渠成。
  
重情重义真英豪
  
  纳兰性德的一生,注重的是一个“情”字。
  
  对朋友情满天下。纳兰性德对身边的朋友一向看重,不分满族和汉族,贫穷也罢,富有也罢,只要情投意合,必定真诚相待。他不仅对朋友仗义疏财,而且对他们足够尊重,所以他也像战国时四公子一样,门下食客三千。姜西溟科举不中,他送去安慰;顾贞观失意了,他陪人家喝酒;吴汉槎被发配边疆,他托父亲帮忙,结束了吴兆骞的流放生涯,回京后又聘他为馆师。
 
3.jpg
  
  吴汉槎在1684年10月病故,纳兰性德11月从江南回京,专门为他操办丧事,出资送灵柩回吴江。
  
  对爱妻情有独钟。纳兰性德和妻子卢氏不但恩爱,而且情投意合。生活中,两个人曾经赌胜负,胜者喝茶,败者看着。有一次,纳兰性德说:“你知道烂醉如泥的泥是什么意思吗?”卢氏不假思索地说:“人喝多了,像一摊烂泥一样软,站不起来。”纳兰性德拍手大笑说:“你错了,这个泥,指的是一种小虫子才对!”说着端起茶就要喝。卢氏抢过来说:“我不信。”纳兰性德就说:“我们查查吧!”查来查去,终于查到了正确答案,泥指的是南海中的一种小虫子,卢氏这才认输。
 
4.jpg
  
  纳兰性德喝茶时太开心,以至于把茶都弄洒了。好在茶已经凉了,没有烫伤妻子。这样的乐事实在太多了,所以当爱妻去世后,他深情地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是多么深沉的思念呀!读来令人泪下。
  
  再看词的上阕: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5.jpg
  
  秋风凉、黄叶落、日西沉、人思往事,恨自己,当时只道是寻常。往事已矣,恩爱难忘,对亡妻的思念之情,跃然纸上,让人黯然神伤。
  
  寻常小事、小景,却抒发了最真挚的感情。纳兰性德,不愧清朝第一才子的称号。
  
  清风阁主人
  本文首发于2019年寒假合刊
文编/蒋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