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篇压全唐”——张若虚
2018-11-06 14:23:56    《儿童文学》
  
  对于《春江花月夜》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这首诗被闻一多先生称作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清末王闿运称它为“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总之,是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这样一首高妙的诗,在唐代,几乎没有被人提到过,从唐至元,几乎无人重视,不能不说是遗憾,也不能不说是奇怪。
  
  实际上,不仅是诗,张若虚大大的生平也是个谜。
  
  他的生卒年月、字、号均不详,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当时的文名与贺知章、张旭、包融等人齐名,被称作“吴中四士”。嗯,有点如今演艺圈“归国四子”的意思。
  
  “张若虚,扬州人,兖州兵曹。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号吴中四士,诗二首。”——《全唐诗》
  
  当其余三人都在圈子里发展得蒸蒸日上,分别在《全唐诗》中以多首诗歌赫然在列之时,为什么我们的若虚大大却这么佛系呢?
  
  是经纪公司不够重视?是粉丝应援不够给力?还是个人作品不够惊艳?
  
  非也非也,都不是。小编认为,恰恰是因为若虚大大太不佛系,非常有个性,才导致无人愿意收这首诗。
  
  要知道,《春江花月夜》这个诗题,乃是南朝亡国之君陈叔宝的“名作”。亡国之音,如此不吉利,人人避之不及,张若虚大大却坦然拿来创作,足见他性格中的“恃才浮诞”的一面。
  
  《春江花月夜》《玉树后庭花》《堂堂》,并陈后主所作。叔宝常于宫中女学士及朝臣相和为诗,太乐令何胥又善于文咏,采其尤艳丽者以为此曲。——《旧唐书·音乐志二》
  
  是的。有人就这样评价张若虚:“天宝中,刘希夷、王昌龄、祖咏、张若虚、孟浩然、常建、李白、杜甫,虽有文章盛名,俱流落不遇,恃才浮诞而然也。”
  
  虽然我们对张若虚大大的生平知之甚少,但由此也能看出他的性格应该是如李白那般傲骨不摧,同时也和杜甫一般至情至性的。恃才浮诞者,往往会流落不惧。
  
  但幸好,到了明朝,《春江花月夜》逐渐被人认识到其艺术价值,成为了名垂千古的诗篇。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对了,除了《春江花月夜》,张若虚在《全唐诗》中还留下了一首诗,你们知道是哪首吗?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