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光的人——莫奈
2018-10-12 10:51:59    
曹凝
 
  你曾经长时间观察过一棵树吗?你有没有发现同一棵树在早晨和中午看起来是不同的?其实,不单是树,大自然中的万事万物给人的印象都是变化的,而光,正是让变化发生的“魔法师”。今天,就让我们跟随“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奈(1840~1926)的脚步,走进大自然,捕捉光和它所带来的变化吧!
 
1.jpg
  
走,到户外去画画!
  
  对现在的画家而言,去户外写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在莫奈那个年代,法国的画家们更习惯在画室里作画,莫奈最初画画时也是如此。让莫奈从室内走向户外的是一位叫欧仁·布丹的风景画家。一开始,莫奈对这位画家并不是很服气(没错,15岁便因画漫画而小有名气并赚了很多钱的莫奈有些自负),但多次交流之后,莫奈的态度改变了。欧仁·布丹鼓励莫奈走出画室,他说只有在自然光中才能真正地接触自然,他说流动的光会赋予事物不同的面貌,他说“我不希望你在这里停下”。于是,莫奈推开门,开始了户外创作。
  
  与在室内作画时的固定光源不同,户外的光是不断变化的。为了捕捉光照在事物上那瞬间的面貌,就必须画得快!按部就班地画草稿、调色、上色显然不行,莫奈就用画笔把颜料“摆”在画布上,放弃对细节的描绘,直接涂抹出整体的印象。所以,莫奈的画,更适合眯缝着眼睛远远地看,而不是瞪大眼睛贴近了看。比如,我们接下来要说的这幅《日出·印象》。
 
2.jpg
  
被骂出来的“印象派”
  
  当时,户外写生虽不是主流,但也有一些支持者。这些支持者们组织了一次画展,莫奈带着作品《日出·印象》参展。作品描绘的是黎明时分法国勒阿弗尔港的景象:晨雾笼罩,一轮红日将天空染成了红色,蓝色的海面也映上了一缕橙色的光;在光影中,近处的小船模糊不清,远处的建筑更是若隐若现……你看,整幅画中没有清晰的线条,只有用色彩涂抹出来的轮廓。哦,对了,画面中还没有黑色——船的影子不是黑色。把影子画成黑色是许多人的习惯,但莫奈不是根据习惯作画,而是根据自己所看到的作画。(不妨观察一下本文中出现的莫奈的画,看一看他笔下的影子都有哪些颜色。)
  
  《干草垛》
 
3.jpg
 
4.jpg
 
5.jpg
  
  现在,我们知道《日出·印象》是一幅伟大的作品,但当时,人们可不买它的账:有人觉得这是个没完成的草稿,有人说糊墙纸都比它精致,有一位记者评价这幅画是“对美与真实的否定,只是一种印象”。莫奈和同样喜欢户外写生的画家们没有因此而动摇,他们大声宣布:我们画的就是自己对事物的印象,我们就是“印象派”。所以,说“印象派”是被骂出来的可一点儿也不夸张。
  
不停地画呀画
  
  为了更好地描绘印象,捕捉到事物自身在光影中的变化,莫奈常常会坐在同一个地方画同一事物。起初他认准干草垛,一画就是一年多,画了二十多幅。本来,莫奈只想画两幅的——晴天和阴天两种光效下的干草堆,但当他拿着画布走到户外时,却发现现实中的光比想象中复杂得多,于是,他决定把所有光的效果都画出来。莫奈同时架起几个画架,全部铺上画布,他从一张画布上开始画画,当光的效果发生变化时,他便停下来,转向另一张画布作画。就这样,莫奈不停地画呀画,画出了《干草垛》《鲁昂大教堂》《睡莲》等一系列作品。
  
  《鲁昂大教堂》
 
6.jpg
 
7.jpg
 
8.jpg
  
  《睡莲》
 
9.jpg
 
10.jpg
 
11.jpg
  
  渐渐地,人们认识到了“印象派”的价值,莫奈也因此收获了荣誉和财富。不幸的是,莫奈的眼睛开始生病了,对光和色彩的感受力大大减弱,老年时的莫奈甚至要通过看颜料包装上的文字来确定颜色。但即使是这样,莫奈还是没有放下画笔——他的里程碑式巨作《垂柳与睡莲池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完成的。这组展示睡莲的画作很大,每幅都长十二米多,高达两米,它们被放置在巴黎橘园美术馆两个椭圆形的房间中。今天,我们走进这座美术馆,依然会感觉到自己被水和植物所围绕,被粉色的云朵和蓝色的光所环抱,就像莫奈当年那样。
  
  当然,穿越时空的光不只在博物馆里莫奈的作品中,更在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中。你也可以做一个捕捉光的人,从观察身边的那棵树、那朵花开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