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诗人和他们的菜
2018-10-08 13:35:10    智力课堂
  
  食物,是人世间最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之一。对于诗人们来说,也不例外。
  
  古代的诗人们写诗词的时候,也经常会写到食物。但诗人喜欢的食物都有什么呢?他们诗中的食物,跟我们平常吃到的有什么区别?这些诗人“吃货”的一面,跟我们了解到的他们一样吗?下面,就让我们去看看“吃货”诗人和他们的菜吧。
  
美食盛宴
 
1.jpg
  
  陆游和橙醋洗手蟹
  
  橙子在古代应该算销量很大的一种水果,写吃橙子写得最美的应该是南宋周邦彦的《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美人剥橙,绝对赏心悦目。而南宋大“吃货”陆游,更是写了很多与橙子有关的诗,如“枕伴橙香似昔年”“恰是搓橙破橘时”“玩残指爪带橙香”“新橙宜蟹螯”,可见他不仅是个“吃货”,而且还是个“吃橙达人”。同时也可以看出,陆游热衷于一种吃法,就是把橙子和螃蟹放在一起吃。
  
  其实“橙蟹”是古代人非常中意的一对组合,橙子可以祛除螃蟹的腥气,又能增加果味的清香。《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汴梁的饭馆里流行一道菜叫“橙醋洗手蟹”,是用生蟹切块,拌上橙泥、醋(或梅子)、盐等制成,口味重的还会考虑加个花椒。客人洗个手的工夫,就能上菜了,做法又快又简单,味道也十足。想想看,鲜蟹的腴滑、橙子的清甜、醋和梅子的酸爽、盐的咸、花椒的香和麻几种口味结合在一起,真是享受!怪不得陆游又有诗写“轮囷新蟹黄欲满,磊落香橙绿堪摘”,蟹和橙还没彻底成熟呢,他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苏轼和生蚝
  
  如果从所有诗人里面推举一位最大的“吃货”,我一定会投苏轼一票。这位可爱、豁达的诗人,一生都在说真话,不停地得罪人,贬官再贬官,别人是走一路哭一路,他却走一路吃一路。
  
  他曾写过一首诗,里面有两句是“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三个地方不只帮他完成了人生功业,也为他的食谱做出了很大贡献。在黄州,他发明了东坡肉、东坡豆腐,在惠州他迷上了荔枝,还研制出了烤羊脊骨。可能是看他过得太爽了,皇上又把他贬到了儋州,也就是今天的海南。宋代时那里还是非常蛮荒的地方,连一个状元都没出过,食物也跟内地非常不同。
 
3.jpg
  
  大家以为苏轼到了这个地方能消停了,谁知道他马上又找到了自己爱吃的食物——生蚝。他的吃法是“剖之,得数升,肉与浆入与酒并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就是把生蚝里的肉剖出来,和酒一起煮(为了去腥),尝起来非常美味。对苏轼来说,这趟海南真是来值了,毕竟在内地哪有机会吃到这么棒的海味啊!他非常萌,吃完生蚝以后还特意写信嘱咐儿子:“千万不要对朝廷里那些当官的说生蚝好吃啊!如果说了,恐怕他们争先恐后地求着贬到海南来,跟我抢生蚝吃可怎么办呀!”明明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过着痛苦的生活,可生蚝给了他新的勇气,他又有心情开玩笑了。对苏轼来说,只要美食还在,世界就是美好的。
  
  古诗中的美食何止万千,它们令人着迷的色香味,成为了沟通诗词歌赋和人间烟火的桥梁,也让我们有幸认识了诗人们的另一面——除了忧国忧民,他们还爱吃爱笑;除了高傲浪漫,他们还有情有义。他们是伟大的诗人,也是可爱的“吃货”。在温暖的食物面前,诗人也变得温暖起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