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读唐诗也清凉
2018-07-31 10:12:53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0731101355.png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何处避暑纳凉?一卷唐诗在手,游目骋怀,感受清凉世界,平静浮躁心灵,自可扫退滚滚热浪,给自己一份闲适,一份快乐。
 
  一
 
  孟浩然的夏天有些孤独,有些遗憾,但是他的心境是清静闲适的。他写过一首诗——《夏日南亭怀辛大》,就表达了这种清凉快意的人生感受。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夏日酷暑炎热而“忽”落,诗人拍手称快;明月清新皎洁而“渐”起,诗人欢欣鼓舞。沐浴之后,洞开庭户,诗人“散发”不梳,靠窗而卧。嗅荷香阵阵,清风徐徐;听竹露滴地,嘤嘤成韵,自是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如此良宵美景自然少不了弹琴放歌。古人弹琴,常常沐浴焚香,摒去杂念,孟浩然也是诚心正意,情志高洁。只可惜,无论是志在高山之声,还是意在流水之音,都没有知音欣赏。晚上,他终于在梦中见到故友。
 
  我们羡慕孟浩然如此诗意浪漫的生活,我们也感谢孟浩然,用淡淡荷香、习习清风、嘤嘤清露、朗朗月色,还有幽幽清梦,送来阵阵清凉。
 
  二
 
  王维的夏天过得幽雅清淡,有厌倦尘世喧嚣、远离功名利禄的清高雅致,也有隐居山林别墅、脱离尘俗杂念的闲情逸趣。他的千古名篇《积雨辋川庄作》,就是这种思想的直观反映。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此诗描写夏日隐居生活三乐:一乐,是农妇田夫无忧无虑的劳动生活。连雨时节,天阴地湿,空气潮润,静谧的丛林上空,炊烟缓缓升起来,山下农家正在生火做饭呢。女人家蒸藜炊黍,把饭菜准备好,便提着送往东面田头,那里,男人们一大早就在劳作了。男耕女炊,夫唱妇随,其乐融融,是为田家乐吧,亦是诗人的安逸乐。二乐,是山水田园之风光迷人。看吧,广漠空蒙、布满积水的田野上,白鹭翩翩起飞,意态是那样娴静潇洒;听啊,远近高低、蔚然深秀的密林中,黄鹂互相唱和,歌喉是那样甜美快活。天气空蒙而迷茫,画面开阔而深邃,是山水田园之美,更是陶醉不醒之乐。三乐,是诗人隐居山林的禅寂生活之乐。诗人独处空山之中,幽栖松林之下,参木槿而悟人生短暂,采露葵以供清斋素食,去心机,绝俗念,还有谁会无端地猜忌呢?
 
  这个炎热喧嚣的夏天,王维用无忧无虑的生活,优美迷人的风光,淡泊自然的心境,带来习习凉风。
 
  三
 
  杜甫饱经离乡背井的苦楚,备尝颠沛流离的艰虞,于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在四川成都安顿下来。时至初夏,浣花溪畔,水木清华,一派恬静幽雅的田园景象。诗人心花怒放,题诗《江村》,一展欢愉。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
 
  全诗写“幽”,处处见“凉”。一曰村幽:清江绿波,弯弯曲曲,抱村而流,悄然而去,别有天地,一派幽静。二曰物幽:梁间燕子,时来时去,自由而自在;江上白鸥,忽远忽近,相伴而相随。燕子也好,鸥鸟也罢,忘机不疑,乐群适性,幽中见意,静中显凉。三曰人幽:老妻画纸为棋局,痴情憨态,望而可亲;稚子敲针作钓钩,天真无邪,纯真可爱。棋局最宜消夏,清江正可垂钓,村居幽事,件件如意。再加上故人供禄,高枕无忧。
 
  杜甫的心境是宁静的、欢悦的。这个夏天,他用清凉赶走炎热,用欢乐感染了我们的心灵。
 
  徐昌才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