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足迹遍布中国大地
2018-05-23 08:50:14    《中国儿童报》 人参与

   TIM截图20180523085113.png

 
  ——访地理学家吴胜明先生
 
  2018年2月,北京深冬,气温升高但寒风瑟瑟的一个清早,我们到民大南路11号院——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曾住在这里——拜访地理学家吴胜明老先生,他是《中国中学生报》相识二十几年的老朋友、老作者了。
 
  将中国地理装在脑中
 
  吴老先生记性真好,讲起中国的山山水水,精准的地理数据脱口而出,对地理深沉的热爱溢于言表。倘若有这样一位地理老师站在讲台前,跟你天南地北地谈多彩的中国,你一定会发自内心地爱上地理课。
 
  2017年,吴老给家乡武汉的中学生讲课,问到黄鹤楼有多高,全场只有一个学生答出来。吴老惊喜地问你怎么知道?结果教室里哄堂大笑。原来,不是学生记得数据,只是他快速用手机查了出来。“其实,学生还是要多记些东西。”他赞扬现在的中学生眼界开阔,但也说还需要再打牢知识基础。
 
  “像我学地理学,对很多地理数据很在乎。天安门广场有多大?0.44平方千米,跟紫竹院公园(吴老住所附近的一个公园)差不多大。颐和园有多大?就相当于4个紫竹院公园。长江有多长?长江是6385千米,刚好地球的半径是6300多千米。广西人就说了,我们广西不小啊,跟英国一般大,是24万平方千米。”
 
  若问什么是学问?大脑中随时可提取的地理数据,就是实实在在的学问。
 
  一辈子专注做一件事
 
  2017年吴老的新书出版,书名《中国,多彩的大地》,是厚达530多页沉甸甸的大部头。说起写作过程,他笑眯眯地拎出一个纸袋:“小宋呀,给你看样东西!”一打开,竟是那50多万字的手稿,叠放在桌上有保温杯那么高。每一个字他都工工整整地写在方格稿纸上,随手翻开,竟少有涂改凌乱之处。见到这一幕,如何不令人动容?吴夫人最是心疼:“他呀,这么大年纪,每天匆匆吃口饭就往图书馆跑,半夜还趴在灯下写书,写得眼睛都坏了。”吴老笑吟吟地接过话:“我在图书馆上班。”
TIM截图20180523085145.png
 
  这书写了多久?“写了几十年了!”爽朗的声音再度响起。乍听是玩笑话,仔细一琢磨,却不失真心。一辈子的心血都倾注于多彩的中国大地,就像他所说,真正动笔用了一年时间,可前提是用几十年来完成积淀。就像他走过的仙人桥一样,哪一个不是岁月细细打磨而成的作品呢?这写书的过程,也正是老一辈地理学家治学态度的剪影。
 
  为什么写这本书?不为别的,就是想为瑰丽的中国大地做个记录。“这是责任。”吴老说。中国到底有什么山?有多少湖泊、多少火山?都在书中列出来了。这就是一卷壮丽江山图。他不仅用地理学家的语言,还用138首古诗来诠释“诗样的中国”,万般柔情都在其中。
 
  用双脚丈量祖国大地
 
  实践出真知,这句话是吴老寄语中学生的。他讲了两个小故事:有一次去黑龙江的五大连池,我说刚好可以看看火山,对方说,大夏天你让我看火山?我只好解释,火山有活火山,也有死火山……都说火山很凶猛,殊不知也有温柔的,就跟人的脾气一样。看,要跳出固定思维。作为新中国20世纪60年代培养的第一批研究生,我二十来岁时见到竺可桢,听他做报告就讲一首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他说,这
 
  第一句不对,我到凉州去过,看不见黄河,应该改成“黄沙远上白云间”。这就是从实践中得来,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
 
  吴老是学者,也是作家,时常为了书中的一两张配图,专程跑到一个地方去拍回来。中国大大小小的地方,他几乎走遍。去年,为了实地考察徐霞客所说的“最好的山”,吴老以75岁的高龄登上1918米的高度。他说:“我们心中都有一座山,登上山,就能看到另外一种风貌。”吴老考大学的第一志愿是飞机制造,却阴错阳差考取了地理系。回首过往,他说庆幸自己学了地学。“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在工作中培养的兴趣。”这一钟爱,便是一生。
 
  本报记者宋莹莹杜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