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清明节做成诗
2018-04-02 09:40:43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古代的节日多,在今天看来,很多都是“民间节日”,可在古代,它们可都是堂堂的大节,节日活动比现在的“国家法定节日”热闹多了。

 
  中国是诗歌的国度,古人平时就爱邹几句,赶上节日更收不住了,清明、寒食、端午、七夕、中秋、重阳、腊八、除夕、元夕等等,诗词里都少不了描写,诗词成了节日文化大全。
 
  过两天就是清明节了,咱们先从清明节开始,看看古人怎样把节日做成了诗。    
 
  与清明节有关的诗,最有名的当属杜牧的《清明》,无人不知。因为它传播广,有人还给它不同的断句,同样清新隽永:
 
  清明时节雨,
  纷纷路上行人,
  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
  有牧童,
  遥指杏花村。
2.jpg
 
  作为传统节日,清明节最主要的活动是踏青和祭扫。
 
  唐朝诗人韦庄有一首《长安清明》,春景写到了极致:
  蚤(通“早”)是伤春梦雨天,
  可堪芳草更芊芊。
  内官初赐清明火,
  上相闲分白打钱。
  紫陌乱嘶红叱拨,
  绿杨高映画秋千。
  游人记得承平事,
  暗喜风光似昔年。
 
  《郊行即事》是宋朝理学家程颢的名篇,写尽游春之乐:
  芳原绿野恣行事,
  春入遥山碧四围。
  兴逐乱红穿柳巷,
  困临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
  只恐风花一片飞。
  况是清明好天气,
  不妨游衍莫忘归。
 
3.jpg
 
  宋朝词人张炎的《朝中措》也写春景,但有了伤感。
 
  清明时节雨声哗,
  潮拥渡头沙。
  翻被梨花冷看,
  人生苦恋天涯。
 
  燕帘莺户,
  云窗雾阁,
  酒醒啼鸦。
  折得一枝杨柳,
  归来插向谁家。
 
  词人清明时节寻春却被大雨所困,可恼的是自己的狼狈被梨花冷眼看到了,还怪他不思故土,却苦恋他乡山水。词人无奈,只好到歌舞场消磨时光,醉酒解愁。可是,醉乡虽好,能久留吗?归途中,词人随手折了一枝杨柳,但流落他乡,这柳插到哪里呢?天涯游子欲归无处的悲哀,溢于词中。
 
  张炎的伤感是个人的,屈大均伤感的是家国。他在1682年写的《壬戌清明作》(清朝入关已经40年),把不能复国的伤痛表现的淋漓尽致。
 
  《壬戌清明作》(壬戌,康熙二十一年,即1682年)
 
  朝作轻寒暮作阴,
  愁中不觉已春深。
  落花有泪因风雨,
  啼鸟无情自古今。
  故国江山徒梦寐,
  中华人物又销沉。
  龙蛇四海归无所, (龙蛇,比喻那些蛰伏的志士)
  寒食年年怆客心。
 
  作为明朝遗民,屈大均的这首诗虽然表面也写了春景,但心里的深沉忧愤却拦不住:恢复旧国已成空想,壮士白白消殒而无立身之处,每到清明,益发感伤与沉痛。
 
  屈大均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年轻时屡屡参加反清活动,中年后归隐,潜心著述。去世多年后,有人举报他的著作《皇明四朝成仁录》(记录崇祯、弘光、隆武、永历四朝死节之士的事迹)有反清情绪,雍正、乾隆分别下令焚毁该书,并有所波及,导致他的很多著作被毁。屈大均诗风格慷慨激越、情感沉烈恢宏、词语璀璨瑰丽,在当时影响很大。
 
  祭扫,是清明节的另一项重要活动。宋朝余姚人高翥的《清明日对酒》,写尽了凄凉:
 
  南北山头多墓田,
  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
  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
  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诗人清明节来祭扫,满目青冢,烧纸的烧纸、痛哭的痛哭,甚至思念泪滴成血。扫完墓各自归家,儿女欢乐,但有一种动物却不会离开,那便是狐狸,所谓“狐死必首丘”(即使死了,也要将头对准丘穴的方向)。“狐犹如此,人何以堪”。看来,还是“人生有酒须当醉”吧。
 
  高翥的这首诗,和他的为人很相符。他一生游荡山水,一生无官无职,到晚年贫困潦倒,病死于杭州西湖。作为“江湖诗派”的大家,高翥的诗清新质朴,平易自然。这首《清明日对酒》曾入选《千家诗》,广为流传。据传,明朝时有人争坟地打出人命,有个秀才把高翥的这首诗改换了几个字,连讽刺带规劝,妙趣:
 
  南北山头争墓田,
  清明殴斗各纷然。
  衣衫撕作白蝴蝶,
  脑袋打成红杜鹃。
  日落死尸眠冢上,
  夜归儿女哭灯前。
  人生有事须当让,
  寸土何曾到九泉。
 
  清明节诗词,最冷的当属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戏曲理论家李渔的《清明前一日》:
 
  正当离乱世,
  莫说艳阳天。
  地冷易寒食,
  烽多难禁烟。
  战场花是血,
  驿路柳为鞭。
  荒垄关山隔,
  凭谁寄纸钱?
 
  李渔(1611-1680)的青壮年,正赶上清兵入关后大举南下,狼烟遍地。在逃难者的眼中,盛开的红花变成了鲜血,葱茏的柳条变成了皮鞭。“战场花是血,驿路柳为鞭”是反映战乱的名句,冷到人的骨头里。“清明前一日”即寒食节,本应禁烟火,可到处战火,哪还管禁烟火?清明节,本应该祭扫先人,可战乱使大家四处逃离,先人的墓地变成了荒垄,哪还有人会“寄纸钱”?
 
4.jpg
  相似的,还有明朝大诗人高启的《送陈秀才还沙上省墓》:
 
  满衣血泪与尘埃,
  乱后还乡亦可哀。
  风雨梨花寒食过,
  几家坟上子孙来?
 
  高启生活于元末明初,和李渔一样,也赶上了兵荒马乱的年代。这首诗说:战乱后,穿着沾满了血泪和尘埃的衣服总算回乡了,正赶上寒食和清明,但见梨花飘零,扫墓者寥寥无几,因为他们的后人在都死在战乱中了。
 
  兵荒马乱的年代与现在相去甚远,但那种环境下的节令诗,也可一读。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