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诗和远方
2018-02-24 09:26:28     人参与
闫继勇
1.jpg
  古时的读书人不全是为了功名,他们也有诗和远方,他们的故事今天读来,依然是那么优雅,那么有情怀。
 
白云欲寄君
 
  陶弘景是南朝人,幼时聪慧过人。用芦笛在沙土上练习写字,隶书、行书、草书都有所成。又博览群书,在文学、医学、道学、佛学等方面都有成就。读书不拘泥于书本,注重探究考察。
 
  这里有个很生动的故事。一天,陶弘景读到《诗经•小宛》的“螟蛉有子,蜾蠃负(抱)之,教诲尔子,式谷似之”几句,就有所怀疑。恰好一个朋友也来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先去查书本,书本说的跟《诗经》注解的一模一样。他想:这些书尽是我抄你,你抄我的,查书是查不出什么名堂了。我何不亲自到现场看个究竟呢?于是,陶弘景来到庭院里找到一窝蜾蠃。经过几次细心的观察,他终于发现,那螟蛉幼虫并非用来变蜾蠃的。而是蜾羸衔来放在巢里,等自己产下的卵孵出幼虫时,作为它们的“粮食”。由这件事可以看出他治学多么严谨。
 
  由于才学卓越,声名远播,被朝廷聘为诸王侍读,帝王宰相长拿朝中大事跟他商量。数年间他深感官场的冗繁累赘,决意隐居山林,朝中挽留,又被他诚心所感动,只好同意他归隐。不过,他虽隐居深山,朝中有大事常与他书信商量,所以被世人成为“山中宰相”。
2.jpg
  陶弘景以前的友人当了皇帝,想请他出山做官,信中说,荒山野岭有什么好,不如朝中做官。陶不想入朝,一时没有回复。
 
  这一天天气晴好,天空高远,朵朵白云悠闲地飘在山岭上空,绿树青山,流水潺潺,鸟鸣上下,好一个神仙居所。陶弘景忽然有了回复皇帝的灵感,就写下了一首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多么自然,多么优雅,多么委婉的回答啊。
 
梅花一枝春
 
  南北朝时期另一位诗人陆凯,也是诗情满怀,他十五岁就做了黄门侍郎,后来与文学家、史学家范晔交情很深。但是,他们一个北朝为官,一个南朝供职,各有其主。古时候通讯又不方便,二人只能暗中书信往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二人相见,从黄昏开始,他们边喝边聊,酒后又茶,说诗歌、说历史、说朝政、说南北分合。说到机密处,再来一杯暖暖的酒。外面大雪纷飞,室内却热情洋溢。如果有一天南北合一,二人同朝共事,该是多么美好啊。此后一别,南北千里,相聚难期。虽有书信往来,但无奈山高水阔,纸短情长,往往不能尽意。朋友和书信都成了他们盼望的远方。
3.jpg
  那一年冬末,陆凯公事到了江南,北方虽然还是寒风凛冽,可是,江南已经春意萌动。河面冰解,溪水淙淙,有鸭有鹅,争鸣不止。岸边小石桥,一树梅花正在绽放,粉红得恰到好处,只有江南才有这样婉约的梅花。恰在此时,驿馆的使者问陆凯要寄书信不。陆凯想给好友范晔写封信,怕耽误信使的行程,就灵机一动,折下一枝梅花,寄给友人。随后又因事有感写了一首诗: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4.jpg
  这首诗后来在南北两朝的文人中传开来,“一枝春”就成了梅花的代名词。
 
  古文人不管是人生追求还是与友人交往,有了这样的诗情画意,他心里就充满着对远方的向往,有了诗和远方,每一个日子都是春天。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