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物可遣乡思情?
2018-01-31 09:19:35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丁莹
  关于动物,我们的祖先曾留下多少动人传说,这些传说往往和故乡联系在一起。如杜鹃啼血,让人想到故国、故园;鸿雁传书,让人想到家人、朋友;燕子双飞,让人想到爱情、家园。还有那叫声凄厉的寒蝉、啼猿,无不勾起我们的乡愁,勾起我们对家、对亲人的思念。在古人的诗文中,飞禽走兽乃至小小的飞虫,都蕴含着浓浓的情感,深深的寓意。今天,我们来聊聊诗词中寄寓着无限深情的动物们。
 
大雁
 1.jpg
  王湾在《次北固山下》中写道:“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两句诗表达了诗人思乡之情浓烈却无法回归故乡的遗憾。大雁可归我却不能,鸿雁传书却传达不了我的乡书,这是多么让人伤感和无奈!薛道衡在《人日思归》中写道:“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以此来表达他急切返家的念头。“归雁”是很多背井离乡的游子自叹不如鸟儿,多少淹留他乡的文人借“大雁”的意象传递他们无法道尽的愁思,表达他们渴望与家人团聚的梦想。
 
  大雁是一种候鸟,所以春去秋回,而游子很多时候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雁可以来去自如,传递书信,而浪迹天涯的游子却常常是书信无凭。这些,会让人无端地对大雁充满羡慕之意,而对自己的处境满怀伤感。高飞的大雁啊,你可知道人间回乡梦难圆!
 
杜鹃
 2.jpg
  杜鹃俗称布谷,又名子规、杜宇。古代神话中,蜀王杜宇因被迫让位于臣子,自己隐居山林,死后化为杜鹃,杜鹃遂成为凄凉、哀伤、思归、离别的象征。
 
  李白在《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中写道:“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诗人借子规啼鸣,传达了对远离故土的友人的思念。秦观的《踏莎行》中“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两句,则是借斜阳中的杜鹃声表达了自己思归之意。
 
  神话中的杜宇是失国、失位的苦主,杜鹃的叫声是“不如归去”。所以,那些失去故国家园、辗转漂泊异乡的游子会闻杜鹃而心生思国、思乡、思亲之情。那些忠君爱国者甚至愿意化身杜鹃,为国尽忠,就像文天祥所言:“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鹧鸪
 3.jpg
  鹧鸪的形象在古诗词里也有特定的内蕴。和杜鹃一样,鹧鸪的鸣声特别,让人听起来很像“行不得也哥哥”,极容易勾起人们旅途艰险的联想和满腔的离愁别绪。
 
  鹧鸪是古诗词中常见的意象,像唐人李群玉《九子坡闻鹧鸪》中的“落照苍茫秋草明,鹧鸪啼处远人行”,南宋词人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中的“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等,句中的鹧鸪都不是纯客观意义上的鸟,而是借以抒发思念家乡、缅怀故国之情的意象。
 
  古诗词中对鹧鸪的描写,大多是取它的叫声。一声“行不得也哥哥”让多少游子潸然泪下,顿生归心。但李白的一首《越中览古》“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金殿,只今唯有鹧鸪飞”却是借“鹧鸪飞”写出了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别有韵味。
 
蟋蟀
 4.jpg
  蟋蟀的形象,最早见于《诗经·豳风·七月》。诗歌对蟋蟀的活动规律描写细致:“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古时人们觉得蟋蟀的鸣声同织机声音相仿,时令又届深秋,因而就将蟋蟀与促人纺织、准备冬衣以至怀念征人联系起来,蟋蟀也被唤为“促织”。
 
  南宋词人姜夔在《齐天乐》中这样写道:“哀音似诉,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写出了一位缅怀远人的女性闻蟋蟀声后的惆怅。
 
  一只小虫能进入诗人视野,其一在于它与人为邻,甚至同处一室,成了游子思乡时的一种情感寄托;其二在于它叫声悦耳,促人惜时劳作。岳飞在《小重山》中写道:“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英雄尚因蛩鸣而思乡,况常人乎?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