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围魏救赵”
2017-12-27 13:43:1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在《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围魏救赵,这个计谋源于一个典故。战国时,有一个叫王诩的人,他常入云梦山中采药修道,并隐居在清溪鬼谷,故自称鬼谷子。相传,鬼谷子学问极广,通晓兵法谋略、纵横捭阖之术,著名的纵横家苏秦、张仪就是他的弟子。此外还有一种说法,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孙膑和魏国名将庞涓也是他的弟子。
  孙膑与庞涓本来是同学,后来庞涓嫉妒孙膑才能,于是捏造罪名将孙膑挖去膝盖骨,并在他脸上刺字,想使他埋没于世不为人知。孙膑装疯卖傻骗过庞涓,秘密逃到了齐国。很快,孙膑得到了齐国大将田忌的赏识,被拜为军师。
  公元前353 年,庞涓率领魏国大军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国派人向齐国求援,田忌带着孙膑率军救赵。齐军走到中途,孙膑就跟田忌说,现在魏国主力都在赵国,即使齐军去了,也难免要大战一场,不如趁着魏国现在兵力空虚,引兵直攻魏国。为了保住国都,庞涓一定会率军队回援,这样自然就解了赵国被围困的危机。等魏国军队回援时,齐国军队在途中设伏,以逸待劳,一定能大败魏军。田忌听后,依计行事,果然大破魏军,解了赵国之围。
  围魏救赵计策的中心思想就是避免与敌人进行正面硬碰硬的对抗,而是选择攻击敌人虚弱的软肋,避实就虚,起到一击必中的效果。这条计策自诞生之后,被人们应用于各个领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围魏救赵更是军事将领们克敌制胜、扭转局面的法宝。
 
空中的“围魏救赵”
1.jpg
  1940 年8 月26 日,德国柏林上空飞过几架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从飞机上投下了炸弹和大批的传单。虽然这次空袭给柏林造成的损失很小,但还是令德国人感到震惊,毕竟这是纳粹德国发动战争以来,第一次有数千万的德国人躲在隐蔽所和地下室里哆缩好几个小时。这些英国飞机为什么要来空袭柏林,空袭的背后又有怎样重要的战略目的呢?
  “海狮计划”
  1940 年6 月,纳粹德国在欧洲大陆上取得了一系列战果,北起挪威、南到西班牙的大西洋沿岸已被德国控制。此前,英军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损失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包括2450 门火炮、6400 支反坦克枪、1.1 万挺机枪、7.5 万余辆汽车、50 万吨军用物资,被击沉224 舰船,被击落106 架飞机。英国只剩下500 门火炮和200 辆坦克,空军也受到很大削弱,仅余下1300 多架作战飞机。英国海军也因德国海、空军的封锁,失去了与法国舰队合作的条件。很快,希特勒和他的幕僚们制订出了对英国作战的计划,行动代号“海狮计划”。德国人企图利用空军夺取制空权,然后强渡英吉利海峡,登陆英伦三岛。
3.jpg
  8 月12 日,德国空军司令戈林下令于次日实施“鹰日”计划。作为大空袭的前奏,德国空军12 日对英军的沿岸雷达站进行了猛烈的突袭。英国有6 个雷达站被击中并遭严重破坏,1 个雷达站被完全摧毁。
  从8 月13 日开始至8 月23 日, 在历时10 天的战斗中,德国对英国进行了5 次大规模轰炸,企图摧毁英国空军。德国空军采取的战术手段是集中优势兵力,空袭英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和空军主力配置地区,采取大机群出航,小编队进入目标分波次连续突击的战术,使英国防空力量不能实施集中抗击。
  英国有12 个空军基地被摧毁,7 个飞机制造厂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另外还有1 座弹药库、10 座储油库被炸毁。同时,德国空军本身也损失惨重,轰炸机几乎
消耗了三分之一的数量。
  从8 月24 日开始,德军吸取了前一阶段的教训,集中全力轰炸英国第11 战斗机大队所部署的区域。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德国平均每天出动飞机1000 多架次。英国皇家空军驾驶员为迎击来犯之敌,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之中,每天要出动好几次,飞行员们越来越疲劳。尽管他们咬牙坚持着抵抗,但德军飞机数量的优势开始发挥效力。英国南部的5个前进机场遭到严重破坏,几百架战斗机被毁或遭破坏。此外,103 名驾驶员阵亡,128 名重伤,伤亡人数之和是英国当时全部驾驶员的四分之一。英国面临着灾难性的危险,整个国家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英国首相丘吉尔焦虑地说:“如果敌人再坚持下去,整个战斗机指挥部的全部组织就可能垮台,国家就有沦陷的危险。”
  去空袭柏林
2.jpg
  在如此危机的时刻,英国人决定剑走偏锋,空袭柏林。
  英国皇家空军从本就人员数量紧缺的飞行员中抽调出一部分,让他们组成轰炸柏林的飞行编队于8 月26 日开始对柏林进行空袭。在连续3 天的空袭中,英国空军除了投下炸弹外,更投下比炸弹多得多的传单。这次空袭在德国人心中产生了重大影响,一直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他们对空袭毫无心理准备,英国人的炸
弹与雪片般的传单让柏林市内人心浮动。
  希特勒的报复
4.jpg
  希特勒也被这次空袭激怒了,为了报复英国人,他立即下令德国空军开始对伦敦等英国城市进行轰炸。一时之间,大量德国飞机开始在英国城市上空盘旋。
  9 月7 日晚,由625 架轰炸机、648 架战斗机和驱逐机组成的德国机群从不同航向、不同高度越过英吉利海峡直扑伦敦。英国战斗机部队以为德军要再次袭击他们的战斗机基地,因此主动让出了飞往伦敦的通道。但是,这一回德军改变了攻击目标。当英国飞行员发觉大事不好时,已经来不及拦截了。
  第一波轰炸机开始对泰晤士港、人口稠密的伦敦东区、伍尔威奇工厂等目标准确地投下了高爆炸弹。短短一个小时内,德军就将300 多吨高爆炸弹、燃烧弹泻入伦敦。伦敦市顿时成为一片火海,工业设施、交通枢纽、电力网络、平民住宅相继被毁,爆炸声、坍塌声、呼救声、惨叫声,以及警车、消防车的呼啸声伴着黑烟直冲云霄。城市瞬间化为瓦砾,草木燃成灰烬,整个大地在颤抖,整个天空在呻吟!据不完全统计,那一晚仅轰炸引起的大火就达1300 多处。当太阳再次在伦敦上空升起的时候,伦敦依旧被一片浓浓的黑烟笼罩着,阳光几乎无法透过这层厚厚的烟幕。
  然而,看似成功的轰炸,却是希特勒犯的一个致命错误。他将一部分飞机派去轰炸城市,同时调走部分飞机回到德国,以防止英国人的报复。德国空军力量的分散,为早已精疲力竭的英国空军赢得了一次宝贵的喘息机会。在这段时间内,英国加快战斗机的生产,加紧培训新的飞行员,飞机场也整修一新,短时间内皇家空军就重新恢复了与敌人周旋的能力。
  最终,英国赢得了不列颠空战的胜利。希特勒不得不放弃“海狮计划”,转而把枪口对准东方的苏联。从此,纳粹德国陷入腹背受敌、两线作战的困境,注定将迎来战败的苦果。
 
英帕尔会战扭转印缅战场局面
5.jpg
  日军剑指印缅
  1941 年12 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兵锋直指英属缅甸。1942 年3 月6 日,日军兵不血刃占领仰光,英国统帅哈洛德·亚历山大爵士率英军向印度溃逃。
  1942 年8 月,日军打算制订针对印度阿萨姆邦的进攻计划。可该计划却因美军在中途岛和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获胜而几度搁浅,直到1943 年6 月,日本重组南方派遣军,派有“小东条”之称的牟田口廉也中将出任第15 军司令,使该计划死灰复燃。
  牟田口廉也是一个日本军国主义狂热者,更是引发“七七卢沟桥事变”的罪魁。他计划了“两步走”的行动方案:第一步,日本第28 军西进至印缅边境的若开山脉一线,消灭英印第14 集团军中的精锐——第15 军。第二步,牟田口廉也亲率日军3 个师团在英帕尔平原消灭英印第14 集团军,占领英帕尔,进而杀入孟加拉地区。
  1944 年1 月7 日,日军大本营以“大陆指第1776 号”指令下达“乌”号作战计划,英帕尔战役的大幕正式拉开。
  蒙巴顿抓住日军要害
6.jpg
  1944 年2 月,日本第28 军以两个师团率先在若开山区发动战术突袭,但调整到位的英印第15 军很快粉碎了这次进攻,总数8000 人的日军死伤5000 余人。
  恼羞成怒的牟田口廉也遂亲率第15、31、33 师团以及由4.5 万名印度战俘组成的傀儡武装,共约10 万人,于3 月8 日跨越印缅边界的钦敦江,拉开“乌”
号作战的第二步。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路易斯·蒙巴顿得知日军行动后,立即赶到英印第14 集团军司令部。在听完军团司令斯利姆的汇报后,蒙巴顿敏锐地指出,日军要背靠宽阔的钦敦江作战,还得依赖丛林山地运输线,攻势不可能持续。于是,蒙巴顿决定把钦敦江以西的部队撤至英帕尔附近,诱使日军远离后方,拉长补给线路。同时,他又做出部署,派飞机轰炸日军运输队。
  这种战术正与“围魏救赵”的计策不谋而合,英军没有简单地选择在日军正面将其击溃,而是选择对手薄弱的补给线环节予以打击,在切断其补给后,日军无法长久支撑,会自行崩溃。
  对于蒙巴顿的决策,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专家称它“正中日军要害”。
  坚守英帕尔
7.jpg
  日军以第33 师团和第15 师团分别从南面和东面向英帕尔进攻,而第31 师团则向英帕尔以北的科希马进攻。如果日军占领科希马,英帕尔将被完全孤立。
  3 月9 日,日军进攻开始。英印第17师不敌撤退,由于此时日军挡住他们的退路,英印第17 师撤到英帕尔时,付出了1200 人伤亡的代价。
  3 月28 日,日军将英印第20 师赶到英帕尔西南,封锁了英帕尔的南部通道。日军第15 师团则轻装前进,快速夺取了英帕尔东北的乌克鲁,并于4 月8 日占领
英帕尔至科希马间的秘宣,切断了英帕尔- 迪马普尔公路。为了进一步拿下英帕尔,牟田口廉也从第53 师团调来两个步兵大队增援,并亲临第33 师团指挥。
  面对日军两个师团形成的合围之势,驻守英帕尔的英印军队只有杰弗里·斯库纳斯中将指挥的第4 军。斯库纳斯只得向集团军司令斯利姆求援。为了及时增援,斯利姆和蒙巴顿借用美国45 架C-47 运输机满载着英印第15 军第5 师赶到英帕尔,此时日军距离机场仅有十几公里。
  英帕尔防区是一个碗状地带,四周是布满山林的高地。从4 月9 日起,日军集中坦克和重炮对防守北端的英印第5 师进行连续猛攻。11 日,英印军被迫退守坦努帕尔。5 天后,日军打通了谢纳姆隘口。
  5 月8 日,日军多次试图占领更多的帕莱尔公路入口处的制高点,但都被英印第20 师挡住。不过,英印军的坦努帕尔防线也已经漏洞百出。12 日,英国空军对日军阵地进行猛烈袭击,英印军组织敢死队,才收复大部分阵地,使战线再次稳定下来。
  血战科希马
  当英印军在英帕尔苦战之际,科希马的英国守军也在“鬼门关”上走了个来回。
  3 月15 日,主攻科希马的日军第31 师团乘木筏渡过钦敦江,分成3 个纵队向科希马挺进。
  科希马的守军只有500 来人。斯利姆将这一危急情况报告给蒙巴顿,蒙巴顿从英印第5 师、第7 师中抽调部队前去增援,并令其直辖的第3 特种突击旅做好空运准备。然而,在这些部队到达前,战斗已经打响。
  尽管英印士兵英勇奋战,无奈人数太少,无法改变被日军包围的结果。随后,日军切断科希马- 英帕尔公路,将英军在科希马仅有的3500 人团团困住。随着
战事推进,科希马守军逐渐被挤压到不足2.6 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避暑山”。
  这里以前是地区助理专员的花园和网球场,如今成为英日两军的战场。4 月8 日,英印军又向科希马空投了两营伞兵增援,但不少士兵落在日军阵地上成了俘虏。
  日军截断了水源,守军只能靠运输机投下的装满水的车轮内胎维持生计。4 月10 日,英印第2 师、第7 师终于在迪马普尔完成集结,开始向科希马靠拢。15 日,英印第2 师的一个旅在坦克和飞机的支援下,发动强大攻势。3 天后,他们与科希马守军会合,送去了食物、饮水和药品。很快,英印第2 师主力皇家波克郡步兵团打到“避暑山”顶峰,科希马守住了。
  5 月3 日,英印第2 师在炮兵和坦克的火力掩护下,向占据在附近杰萨密山上的日军发起全面进攻。经过7 天的血战后,英印军终于占领大部分日军阵地。日军指挥官佐藤幸德见拿下科希马无望,补给线又被英国空军和特种部队卡住,再加上雨季到来,丛林泥泞难行,于是向第15 军司令官请求撤退。接到电报后,牟田口廉也电告佐藤必须固守科希马战线。然而,佐藤把牟田口廉也的训令置之不理。
  6 月25 日,佐藤率第31 师团主力,带着1500 名伤病员向乌克鲁撤退。第31师团的撤离行动,使第15 师团陷入被英印军南北合围的危险境地。牟田口廉也得
知消息后,急派参谋长久野村赶去制止,但佐藤称“极度缺乏补给,无力执行命令”,依然后撤。
  “乌”号计划走向崩溃
  就在佐藤从科希马撤离之际,牟田口廉也决心孤注一掷,将第33 师团和第15师团主力集结在帕莱尔,企图从北面打入英帕尔。
  6 月10 日,日军开始行动,这时雨季已经开始,丛林变为泥潭。日军与英印第20 师在丛林里正面遭遇,随即展开惨烈拉锯战。筋疲力尽的日军于22 日冲出丛林,打到英帕尔城郊,但迎接他们的是用坦克、机枪、迫击炮和铁丝网构筑的坚强防线。
  7 月2 日午夜,经东京大本营同意,日本南方派遣军司令部下达停止“乌”号作战的命令。盟军情报部门截获了日军全线撤退的命令,蒙巴顿立即指示英印第14 集团军开始全线追击。8 月20 日,狼狈撤退的日军强渡钦敦江,各渡河点都遭到炮火和飞机的轰炸。9 月初,钦敦江西岸不再有日军的一兵一卒。
  西方和日本军史学家都将英帕尔-科希马之战视为日本损失最惨重的陆战战役。日本第15 军以10 万之众发起进攻,结果寸土未得,反而丢掉5.3 万条人命和所有坦克火炮。作为日本驻缅骨干武装力量,第15 军已不再具有一个战役兵团的战斗力了,盟军在印缅战场从此转入了战略进攻阶段。
  
史巴兹迫使德机保护本土
8.jpg
  1944 年,盟军决定实施诺曼底登陆。此时,盘旋在欧洲大陆上空的德国空军成为盟军登陆诺曼底的一大障碍。为了在夺取制空权的较量中获得胜利,盟军统帅部出现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以艾森豪威尔为代表,主张用重型轰炸机攻击德国人在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运输系统,通过切断补给来孤立登陆地区,并认为这是登陆成功的最佳保障。这是一种直接、简单的作战思路。
  另一种意见以空军将领史巴兹为首,主张盟军利用轰炸机攻击德国本土,尤其是轰炸德军的生命线——石油运输线和炼油设施。如果德国空军将主要力量用来保护本土,那么它就无力顾及诺曼底了。史巴兹强调说,单纯攻击德国人的运输系统,德国空军为保存实力,可能不会派飞机应战。众多的德国飞机一旦到达诺曼底,盟军的登陆作战依然困难重重。
  艾森豪威尔并不同意史巴兹的意见,他觉得这种空袭敌人本土的做法是舍近求远。他对史巴兹说,我这边还没有登陆,你都想着攻打德国本土了,这不是天方
夜谭吗?无奈,史巴兹只好服从上级的命令,派自己的轰炸大队去攻击德国人在法国境内的运输系统。虽然,史巴兹服从了命令,但心里并不服气。不久,他就又对艾森豪威尔提出轰炸德国石油设施的请求,并以不同意就辞职的坚决态度让艾森豪威尔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于是,史巴兹带领着美军第八航空队直奔德国境内的石油设施。结果,盟军以很小的代价,令德军高层惊慌失措。德国人不得不把大批的飞机留在了德国境内,以保卫石油运输线和炼油设施。这样,在诺曼底地区的空中优势一下全部倒向了盟军这边,从而保证了接下来登陆作战的顺利进行。
  史巴兹的策略非常成功,通过打击敌人的要害部位,不让敌人形成拳头之势,迫使敌人抽调兵力以图自保。以极小的代价获得极高的回报,以迂回而非直接的方式,令敌人处于被动之中,确保最后胜利,这正是“围魏救赵”的精髓所在。
海松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