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毙伊藤博文
2017-08-31 09:54:5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hz.jpg
反映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场景的画作
  1909 年10 月26 日,俄国铁道局的“特别专列”缓缓驶入了哈尔滨火车站。几千名俄国军警严阵以待,数个国家的领事团和观光团的官员也早就等候在站台处。俄国财政部部长戈果甫佐夫专程从莫斯科赶来哈尔滨,他等列车停稳后就登上列车。20 多分钟后,戈果甫佐夫陪着一个日本老者走下了火车。
  站台上的日本侨民舞动旗子大喊“欢迎”,俄国军乐队奏响了乐曲。那名日本老者检阅完俄国军队后,就开始和热情高涨的日本侨民问候致意。
  突然,“砰”的一声,人群中响起了枪声。伴着枪响,一个青年冲过俄国士兵的警戒线,朝着日本老者又开了两枪。现场顿时大乱,开枪的青年见俄国宪兵冲了过来,并没有逃走。他扔掉枪用俄语高呼三声:“高丽亚乌拉!”这句话的意思是朝鲜万岁。
  这起刺杀事件在国际上引起了震动,有人们形容这次事件为“一个日本人在中国会见一个俄国人,被一个朝鲜人杀了”。行刺的青年叫安重根,是一名朝鲜爱国志士。而被他刺杀的人,就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内阁的首相、甲午战争后胁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的伊藤博文。
 
断指同盟
azg.jpg
安重根
  安重根出身朝鲜名门顺兴安氏,祖上出过不少名士。安重根的青年时代,朝鲜正遭日本逐步蚕食,并在日本势力的策划下改名为“大韩帝国”。目睹家国沦丧,安重根立下报国志向,投身到朝鲜救国运动中去。安重根参加武装斗争,投奔了海参崴地区的韩国义兵队伍。他曾被任命为参谋中将,带着300 多人潜回韩国,与日军作战,被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打得七零八落,只剩几人逃出了韩国。
  1909 年1 月,安重根来到俄国的下里地区,把曾共事的11 位战友聚到一起,组成一个“断指同盟”。他们用匕首将自己左手无名指的第一指节砍断,将鲜血集中在一个碗中。安重根蘸着鲜血在一面三米长、两米宽的太极旗上,用汉字写下“大韩独立”四个大字。最后,安重根对同盟的其他人说:“诸位等着瞧吧,不出3 年,我一定叫伊藤博文死在我的枪下。”
  当时,伊藤博文正任韩国统监。统监相当于西方列强设在殖民地的总督,他具体实施着日本对韩国的殖民统治。所以,伊藤博文被朝鲜人视为日本侵略朝鲜的罪魁祸首。可伊藤博文身份非同一般,想要接近他进行刺杀几乎是不可能的。安重根只有做好准备,慢慢等待机会。
  机会很快就出现了。1909 年初,伊藤博文与“大韩帝国”皇帝进行一场南至釜山、北达义州的“行幸”。安重根秘密潜回国寻找行刺的机会。但是,他因“器械未曾备齐,且又路途遥远,卫兵也多”,而韩皇也在一行之中,为了避免误伤,安重根没有动手。
  没过多久,伊藤博文卸任统监一职,返回了日本。安重根行刺伊藤博文的计划落空了,偏偏在这时,历史的走向峰回路转,刚回日本不久的伊藤博文又踏上了前往中国东北的行程。
 
“私人旅行”
  伊藤博文这次中国东北之行的目的地是哈尔滨,其核心目的是与俄国财政部部长戈果甫佐夫会面。但是为了掩人耳目,日本对外宣称伊藤博文来中国是“私人旅行”。
  原来,1904 年至1905 年之间,日本和俄国为争夺在中国东北的利益,爆发了日俄战争。俄国虽然战败,日本却也无力独吞整个中国东北。日俄本打算以长春为界,南北划分势力范围,可美国、德国等列强却想与日俄瓜分东北地区,美国提出了“满洲铁路中立化”的要求,试图让日俄交出南满、北满铁路路权。此时,清政府也在有意无意地把日俄之外的列强引向东北,希望能得到一些与日俄周旋的资本。
  东北局势日趋复杂,让日本和俄国感到了危机。他们“化敌为友”,为保障己方在东北地区的既得利益开始密谋计划。但为防止被其他列强阻挠,日俄两国都想办法把这次会面伪装成一次“非正式会谈”。
  当年10 月14 日,伊藤博文从日本的大矶启程,开始前往哈尔滨的“私人旅行”。
 
业余刺客
  获知了伊藤博文的中国之行,安重根当即决定前往中国举事。但是这位慷慨壮烈的行刺者,实在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刺客。根据安重根的回忆录记载,他似乎没有周密的计划、精良的装备、充裕的钱财,仅是揣着一把勃朗宁手枪就上路了,这把手枪还是安重根在参加义兵运动时的武器。也许在这次刺杀行动中,唯一具有专业色彩的细节,就是安重根将手枪子弹的弹头锉成了十字形。这种不规则的弹头形状,会在子弹打入人体后造成翻滚,从而产生更大的杀伤力。
  安重根自知单枪匹马难以做成这件大事,就在海参崴找了一个帮手——禹德淳。禹德淳是一名家境贫困的韩国人,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大的杂货店。日本侵占朝鲜后,禹德淳逃亡到海参崴,和当地的反日势力有所联络,也因此结识了安重根。
  当时的哈尔滨是俄国移民聚居地,俄国人的数量比中国人还要多。安重根他们对俄语一窍不通,必须有一个翻译才行。几经寻找,安重根通过自己朋友打听到一个名叫曹道先的人。曹道先也是韩国人,因为娶了个俄国妻子,所以能说一些俄语。安重根就以接亲戚为名,邀请曹道先作为翻译与自己同行。
  10 月22 日,安重根从报纸上获得了重要信息:前韩国统监伊藤博文将乘坐专列,于25 日下午从宽城子(今长春)站出发前往哈尔滨。根据推算,伊藤到达哈尔滨的时间应该是26 日9 时左右。
  但这时,安重根忽然又对行刺地点犹豫起来。他和禹德淳商量:“伊藤到了哈尔滨后肯定戒备森严,刺杀难度太大,我们最好在南边的火车站举事。”禹德淳自然一切都听安重根安排。两人决定前往宽城子车站,在那里完成刺杀。
  宽城子车站是中东铁路日俄两国管辖路段的分界点,铁路没有连接,从大连开来的列车会停在这里,旅客必须下车换乘才能继续北上。安重根瞅准的,就是伊藤博文换车的时机。
 
失算蔡家沟
  10 月24 日,安重根、禹德淳和曹道先一同登上了火车,但他们手中车票的终点却变成了宽城子以北的三岔河站。原来,安重根手里的钱已经买不起3 个人到宽城子的车票了。情急之下,安重根只能买了3 张目的地离宽城子较近的车票。
  上车后,安重根他们打听到,宽城子以北有一个名为蔡家沟的站,南来北往的列车会在那里停驻30 分钟。于是,他们在名为“蔡家沟”的小车站下了车。
  蔡家沟车站非常小,甚至连候车室和办公室都是合用的。候车室楼下有个俄国人开设的小茶馆,3 个人就在那里安顿下来。根据车站运营的时间表和打听到的消息,安重根他们判断,伊藤博文的专列经过蔡家沟的时间应该是在第二天早上6 时。那时天还没有大亮,伊藤可能不会下车。就算他下了车,也很难清楚地辨认出他,而登上火车直接刺杀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经过慎重考虑,安重根决定兵分两路:禹德淳留在蔡家沟继续等待,自己回到哈尔滨等待结果,如果蔡家沟失败,自己就在哈尔滨动手。
  当天晚上,蔡家沟被俄国士兵戒严了,就连当地的俄国店主也被命令“不许出门”。半夜里闻知此事的禹德淳心凉了半截。第二天6 时,随着一阵汽笛鸣响,伊藤博文的专列开进车站,稍作停留后,火车继续开往哈尔滨。蔡家沟的刺杀行动宣告失败。
 
哈尔滨的枪声
sq.jpg
安重根用过的手枪
  26 日清晨7 时左右,安重根换上一身旧西装,戴上鸭舌帽,将手枪装上7 颗十字纹子弹,乘坐马车来到了哈尔滨火车站。
  为了迎接伊藤博文,俄国军队加强了哈尔滨站的安保措施,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当时的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通知俄方,对进站的欧洲人和中国人都要查看通行证,但对日本侨民一律放行。正是由于日本领事的通知,给了安重根一个机会。因为在俄国士兵眼里,留着辫子的中国人和白皮肤、大鼻子的欧洲人很容易认出,但韩国人和日本人无论装束还是外貌特征上都很难分辨。安重根没有受到任何怀疑便顺利进入了候车室。
  火车进站后,安重根挤到了欢迎队伍的第二排。他虽然不认识伊藤博文,也没看到过他的照片,但他观察到,俄国人都身着军装,日本人都穿着便服,而从火车上走下来的“一个留着胡须的矮个老人走在最前面,行举手礼”,安重根就此判定“他就是伊藤”。
  伊藤博文走到了安重根附近,距离他只有四五米时,最前排负责警戒的俄国士兵举起枪敬礼。安重根从第二排跳了出来,从敬礼的士兵中间,瞄准伊藤博文的要害处,连发三枪。因为对自己瞄准的人是否为伊藤博文没有把握,安重根又对着“一群日本人中走在最前面的身材高大者”再发三枪。安重根后来射出的三枪,中弹者是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川上俊彦、伊藤随行秘书森泰二郎和南满铁路理事田中清次,他们分别伤了右臂、腹部和左腿,但无性命之虞。
  伊藤左肺、左腰和腹部中枪,虽经医生及时抢救,却还是因为内脏大量出血殒命。完成射击之后,安重根扔掉手枪,慨然就缚。
 
志士就义
  俄国士兵把安重根押解到了火车站的宪兵派出所,并在哈尔滨搜捕韩国人,滞留在蔡家沟火车站的禹德淳和曹道先也没能幸免。
  1909 年11 月3 日,安重根等人被转移到日本占领下的“关东州”旅顺监狱署中。第二年2 月7 日,关东都督府地方法院刑事法庭公开审判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一案。在这个由日本人组成的法庭上,安重根没有再说什么,甚至对于死刑的判决也没有上诉。
  他说:“我不怕死,所以不上诉。假如我有罪,就罪在我是个善良而弱小的韩国国民!”
  3 月26 日,安重根被押赴旅顺监狱的绞刑室中执行死刑,年仅31 岁。
  当时的中国报纸,无不连篇累牍地对刺杀事件进行报道,并将安重根与荆轲作类比。孙中山褒扬他“功拜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章太炎称他为“亚洲第一义侠”。几十年以后,已是共和国总理的周恩来还曾这样评价:“中日甲午战争后,中韩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就是在20 世纪初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开始的。”
  2014 年1 月19 日下午,安重根义士纪念馆在哈尔滨火车站落成开馆。纪念馆包括安重根义士事迹陈列室、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地点标识,以供后人对这段历史进行缅怀。
海松 摘自 北京日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