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水一战 韩信破赵
2017-08-30 10:01:5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70830100359.jpg
  发生于汉高祖三年(前2 0 4年),汉军和赵军在井陉交战。井陉口是太行山八大隘口之一,在它以西,有一条长约百里的狭窄驿道,易守难攻,不利于大部队行动。
  汉高祖三年十月,韩信率一万余新招募的汉军越过太行山,向东挺进,攻打项羽的附属国赵国。赵王歇和赵军统帅成安君陈余亲临前线,集中2 0万兵力于太行山区的井陉口,占据有利地形,准备与韩信决战。双方兵力相差悬殊,战争看似朝着有利于赵军的方向发展。
  当时,赵军主帅陈余手下的广武君李左车,很有战略头脑,他向陈余认真地分析了敌情和地形:韩信越过黄河,实施外线作战,前段时间俘虏了魏王豹,并乘胜进攻赵国,士气旺盛,“其锋不可挡”,所以赵军必须暂时避开汉军的锋芒。正面坚壁不战,用一部分兵力绕到敌后切断汉军粮道,最后前后夹击,一战而擒韩信。但陈余却是一名崇尚正面攻击的将领,认为韩信兵少而疲,不应避而不战。韩信深谋远虑,自知双方兵力相差悬殊,如采用强攻,必会受挫,于是决定在离井陉口很远地方驻扎下来,反复研究地形地势和赵军部署。当韩信探知李左车的计策没有被采纳,赵军主帅陈余有轻敌情绪和希图速决的情况后,立即指挥部队进到离井陉口三十里远地方扎下营来。他选拔了两千轻骑,每人带一面汉军的红旗,趁天黑悄悄从山间小道迂回到赵军大营的侧后方埋伏,等翌日见赵军出动,营垒空虚之时,攻入赵军大营,把赵军旗帜拔下,插上汉军旗帜。
  当汉军接近井陉口时,韩信,立即传令中军主力全部到河边背水列阵,营垒上的赵军远远见汉军背水列阵,无路可退,都禁不住讥笑韩信不懂兵法,认为韩信置兵于“死地”。然而,天色大亮之后,汉军阵营扬起一阵轻尘,随着激越的鼓声,一队旗仗转出,韩信在众将校的簇拥下纵马来到阵前。陈余眼见韩信兵少,自己又占据有利地势。于是率轻骑锐卒蜂拥而出,欲生擒韩信。韩信佯装战败,命令弃旗鼓仪仗,迅速转入阵中。陈余见此情景,当即下令全营出击,直逼汉阵。汉军士兵看到前有强敌,后有水阻,无路可退,所以人人死战 ,个个拼命,赵军的凶猛攻势就这样被抑制住了。双方厮杀半日有余,赵军仍未能获胜。这时赵军营垒已空,韩信预先伏下的两千轻骑长驱直入,在赵军营垒遍插汉军红旗。鏖战中的赵军突然发现背后营垒插满汉旗,队形立时大乱。韩信挥军趁势反击,将2 0万赵军杀得大败,斩杀赵军统帅陈余,生擒赵王歇。
  在井陉之战中,双方在作战指挥上的得失高下是显而易见的。韩信取得作战胜利,关键在于巧妙地掌握士卒心理状态,灵活用兵,出奇制胜,速战速决,从而一举全歼赵军,谱写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精彩篇章。
  井陉之战的结局,对楚汉战争的整个进程具有重大的意义。汉军的胜利,使得其在战略全局上渐获优势。韩信在这里运用了心理战术,正所谓“ 置之死地而后生”。心理学上同样有个著名的试验“ 温水煮青蛙”,把青蛙放置在凉水里慢慢加热,青蛙游得怡然自得,直到水温慢慢上升,等到青蛙发现水温受不了,已无力跳出水了;相反,如果把青蛙放在滚烫的水里,它会立刻蹦出去,能逃多远逃多远。这个试验也同样印证了一个道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 背水一战”是需要实力的,并非人人陷入绝境,都会有逆转的能力。领导者在运用“ 背水一战”这个战略时,要对下属情况有充分的了解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且这种战略,是有风险和局限性的。所以,从某种角度说,“背水一战”是一个传奇。
 
雪松 摘自《影响历史的战争》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