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死刑疑云
2017-08-25 09:21:3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川岛芳子,又名金璧辉,是日军侵华时期臭名昭著的女间谍。日本战败后, 川岛芳子在中国被捕并被处以极刑。然而,就在她死后不久,人们开始对她的死刑提出种种质疑,甚至认为川岛芳子并没有死。直到今天,她的死依旧是众说纷纭,争议不断。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场争论变得如此旷日持久?60多年前的北平到底发生了什么?
 
枪决之谜,看不清面容的尸体
  1948年3月25日清晨5点,北平各家报纸的记者冒着严寒聚集在北平第一监狱门口,他们接到国民政府的邀请,前来报道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的情况。但无论他们怎么交涉,得到的回答依然是谢绝入内。这与之前报道川岛芳子庭审时的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低调的行刑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的半年前,1947年10月,国民政府发布公审川岛芳子的公告。当局邀请了北平各大报纸的记者全程报道庭审过程,甚至还联系了电影公司为庭审拍摄纪录片。公审当天,人们纷纷涌入设在北平的河北省高等法院,争睹日本女间谍的真面目。由于场面失控,法官被迫推迟公审日期。
  再次开庭公审时, 法庭设在露天场地上,前来参加公审旁听的民众可谓人山人海。
  为什么川岛芳子的庭审过程能够做到如此的公开透明,而眼下的行刑过程却做得如此的遮遮掩掩?记者们满腹狐疑,用脚狠踹监狱大门,一旁围观的民众也帮着记者一起砸门。而此时在监狱里,川岛芳子已经被押上了刑场。经记者与监狱反复协商以后,监狱方面还是没让在场的中国记者进入监狱,而只是让两名美国记者进去了。
  大约又过了1个多小时,川岛芳子的尸体从监狱中抬了出来。大家立刻一拥而上,然而令人疑惑的是,眼前的这具女尸满脸都是血污和泥土,一点也看不出川岛芳子的本来面目。据说当时用的是炸子,从后脑射入,在前脸炸开,看不出面目。之后,日本僧人古山大行受川岛浪速委托,向监狱方面请求安葬川岛方子,遂将尸体运走火化。
  川岛芳子执行死刑后次日,北平各大报纸在报道川岛芳子死讯的同时,竟联合发表了记者们写给国民政府司法部的抗议书。抗议书中抨击了监狱只许外国记者进入的崇洋媚外的行为,同时还在相关的报道中对监狱方面遮遮掩掩的奇怪举动提出了质疑:“为何将死者的面部弄得那么血肉模糊,又沾满泥土,以致使人难以辨认? ” 更有细心的记者发现: “ 川岛芳子一向以男装短发著称,公审时留给民众的印象依然,但为何死者的头发却长得能够盘绕在脖子上?”这一连串问号,一时间成了家家户户饭桌上谈论的话题。
  然而一天之后,不但国民政府没有任何动静, 就连各大报纸也都集体失声,不再对川岛芳子的行刑事件做任何报道。继而,各种传言纷至沓来,甚至有小道消息说,川岛芳子并没有死。
  1948年4月1日,也就是对川岛芳子行刑后的第6天,北平的《经世日报》突然曝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报道详细讲述了该报的一位记者见到川岛芳子的来龙去脉,其中还有采访川岛芳子的内容。这篇报道的出现,使本来就迷雾重重的行刑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李代桃僵,10 根金条换命?
  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的几天后,有一位名叫刘凤贞的女子报案,说自己的母亲失踪了,同时她还说,自己的姐姐刘凤玲就是川岛芳子的替身。据她讲,她的姐姐在监狱里得了很严重的胃病,已经治愈无望,是她的母亲将她的姐姐卖了,得了10根金条,姐姐做了死刑犯的替身。
  据说刘凤玲长得像川岛芳子,会说日本话,而且非常孝顺,说反正活不长了,不如去换金条给母亲养老。但是,监狱答应给10根金条,却只给了4根,刘凤玲母亲去要,结果就此失踪。
  川岛芳子的日本家庭老师本多松江就曾做出过这样的推测:“当我听说死者的耳朵附近长着又密又厚的头发时,我立即想到这是替身,而不是芳子。”
  川岛芳子的亲哥哥金宪立在一篇回忆文章中也提到,肃亲王家在东北靠近蒙古边境有领地,对川岛芳子执行死刑后不久,看守领地的人曾经给他打电话,向他暗示川岛芳子已经平安到达,并且准备出境。
 
疑云再起,60 年后“方姥”是谁
  2006年,长春女画家张钰向人道出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她说以前有个方姥,姥爷说她是川岛芳子,然后还说要找“ 小方阁下” , 将方姥的一件遗物——掐丝景泰蓝座狮摆件交给他。从小与她生活在一起的方姥姥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而且一直活到1978年才去世。张钰口中的这个神秘的“方姥”真的是川岛芳子吗?一时间,支持的声音、质疑的声音纷至沓来。几十年前,川岛芳子到底有没有被处死?只有她的家族和本人知道了。
猫猫 摘自《历史真相》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