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悯农》不悯农
2017-02-14 15:00:59    智力课堂 人参与 0评论

mn.jpg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诗人李绅的这一首《悯农》想必大家从小就会背了。小的时候,长辈们常用这首诗教大家不要浪费粮食。所以,每当我们念起这首诗时,脑海中闪过的诗人形象即使不是一个同情百姓疾苦的布衣诗人,也得是个两袖清风、为百姓办好事的好官吧。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李绅原本的家境是很不错的,算是个豪门小少爷了。可是因为幼年丧父,李绅家道中落,失去了豪门小少爷的身份。在那段时间里,他体验到了一些民间疾苦,因此生活作风还比较简朴。但是,当他在元和元年(公元806年)考中进士,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后,他的行事作风就完全改变了。

  李绅自考中进士后,仕途一直很顺利,他曾做过节度使、刺史和观察使这类地方高官,后来又官居宰相。位居高位让李绅获得了很高的收入,而高收入让他过上了富裕甚至算得上奢侈的生活。他在当司空时,有一次宴请刘禹锡,出手十分阔绰。不只好吃好喝地招待刘禹锡,还大方地把私养的家妓(豪门大户家中所蓄养的歌妓)送给刘禹锡。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要养一个家妓可是要花很多银子的,能养得起家妓的人都是很有钱的人。随手能将家妓送人,这得多有钱?刘禹锡还写了一首诗——《赠李司空妓》,其中有一句“司空见惯浑闲事”,表明官场上这种互赠家妓的“浑闲事”他见惯了。

  除此之外,有传言说李绅爱吃鸡舌,一天能吃三百个,以此证明李绅生活奢侈。这个传言可能就有些夸张了,因为以当时的社会水平,就算他想吃,市场上也提供不出那么多鸡舌。不过就算没有如此奢侈,这时的李绅也已经是整日美酒、佳人、华宴,哪里还能想到那些在烈日下耕作的农民呢?

  如果说李绅上述的这些做法都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那么李绅为官残暴,甚至为了仕途草菅人命的做法,则真正地暴露出他恶劣的一面。

  有一个姓崔的巡官,曾经和李绅同时考上进士,有同窗之谊,也就是我们现代所说的同学。这个崔巡官后来被分配到李绅的管辖区工作,他本来是要去拜访李绅的,谁知还没等见到李绅,他家的下人和百姓起了争执。这件事传到了李绅那里,李绅大怒,不仅把起了争执的两人都处以极刑,还把与此事无关的崔巡官杖责了二十。因为李绅觉得崔巡官没有及时来拜访自己。

  至于草菅人命,则要提起他晚年经手的“吴湘案”了。李绅接手“吴湘案”后,经过调查,发现吴湘罪不至死,但他却执意要处死吴湘。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吴湘的父亲曾经得罪过一个叫李吉甫的人。这个李吉甫是谁呢?他可是李绅一直想要巴结的李德裕的父亲。当时的朝廷官员分为两派,一派是以李德裕为代表的“李党”,一派是平民官员组成的“牛党”。李绅一心想加入“李党”,因此就想巴结李德裕。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以李德裕为代表的士族官员“李党”败给了庶人官员“牛党”。“吴湘案”被平反,已经去世的李绅因此被剥夺了爵位,甚至连累子孙都不能做官。

  这位写下《悯农》的诗人却不知悯农,还骄奢淫逸,醉心官场弄权,多么可笑又可悲啊!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