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发明”很重要吗?
2017-02-03 11:00:05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1评论

QQ截图20170203100538.jpg

  活字印刷术,它是由宋代的毕升发明的。但也许你不会相信,自那以后的几百年时间里,活字印刷术在中国几乎就没有被像样地使用过!这么省时省力的发明为什么没人用?难道是古人愿意当冤大头不成?其实,这是由汉字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

  首先,汉字的数量太多,而除了“之乎者也”等少数常用字外,大部分汉字的使用频率并不是很高。这样一来,如果你想用活字印刷一本书,就要事先制作数量极其庞大的字模,而且在印书的时候绝大部分模是用不到的。但假如这本书正好频繁使用了某些生僻字,你事先制作好的字模可能就不够用了,于是不得不现刻一些来救急。

  第二,要印书就首先要找到所有的字模来排版,但汉字是表意不表音的,从字库里找字模就成了一项很费事的工作。这样,对排字工文化素质的要求就比较高了,否则如果遇到大量不认识的字,一个个地现翻字典,就会严重影响印书的进度。但在文化普及水平很低的古代,很难找到足够数量且符合要求的排字工;另一方面,那些真正读书识字有文化的人基本上都忙着考科举去了,谁会愿意干这种差事?

  这样算下来,从成本和速度上来看,活字印刷并没有什么优势。于是,古人在印书的时候通常还是选择雕版印刷。

  再看火药。虽然中国古代早就发明了火药,但直到近代被西方列强敲开国门的时候,中国军队的武器主要还是冷兵器。是中国人不思进取吗?当然不是。

  先从历史上看,中国古代大部分时间里是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而那些偏远地区的小国国力都很弱,无法对中央五朝构成威胁。因此,人多势众的中央王朝根本不需要什么“高精尖”武器来对付它们,也就没有发展火药武器的动力。

  另外,火药的发明只是热兵器发展的一个因素而已。弹道学、冶金技术和金属加工技术才是热兵器发展的主要环节。而中国古代在这些方面偏偏很弱。因此,即使想要发展热兵器也是有心无力,结果往往是士兵站在大炮后面比在大炮前面更危险。而那些简单的火药武器拿来吓唬吓唬人还可以,但要想打胜仗,还是要靠真刀真枪这些“硬家伙”。

  与火药类似的是指南针。中国古代一直是个大陆性国家。而在陆地上,要想判断方向实在是太容易了,日影、星星的位置、树木年轮、植物外观等等都可以用来导向,根本不用劳烦指南针出场。即使是航海,由于主要沿着近海航行,也往往可以通过观星来确定方位,例如郑和在七下西洋的过程中就有《过洋牵星图》留下来。

  另一个就是造纸术。虽然很多人认为造纸术的发明对中国文化的传承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但我们仍然要考虑到,读书识字在古代毕竟只是少数人的事情,而广大人民所掌握的一些知识主要还是靠实践积累。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古代始终用毛笔这样费事的书写工具,更加剧了文化人和普通人之间的距离。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直到1980年,中国人的文盲率仍然相当高,尤其是农村,很多人遇到写信之类的事仍然要找人代笔。繁琐的书写工具和高昂的书写成本,无疑是这一现象出现的重要因。

  而在欧洲,这几项发明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由于欧洲人使用的是字母文字,因此可以大批量生产字模,排版也异常简单,在速度和成本上远远优于雕版印刷。大量印行的报纸和小册子对推动教育和文化的发展起了极大作用。欧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处于封建割据,四分五裂的局面,但以重炮为代表的热兵器面对封建贵族们的城堡时显示了巨大的威力,为政治上的统一扫清了障碍;而在远洋航行中,大炮和指南针更是不可或缺的。因此,这几项发明实际上对西方人的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在中国古代,它们的影响确实十分有限,更不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发明。与那些真正对中国历史和文化产生过深远影响的发明(丝绸、瓷器、中医)相比,“四大发明”只能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典型了。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