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舍故居感受芬芳流世
2017-01-23 10:27:3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QQ截图20170123093451.jpg

  从前,只从老舍的言语中听听北京腔,在他的书中感受老北京在历史中的风云变幻。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死在北京,老舍写了一辈子北京,没有北京,就没有老舍。

  叩开老舍故居的门,似亲近了这个活生生的人。

  故居在不引人注目的小巷中。我沿着小路向故居走着,想着海淀是很难见到这样的小巷的:墙上白漆掉了几块,淡黄色的墙皮裸露在外面,偶尔有一片灰色的砖稍凸了出来,想是墙倒了一片又填补上去的;槐树很多,虽不是老槐,却已连成阴凉,密密地遮掩在墙上。这种地方,不经意间就容易把人牵进旧时光,扎进去,才能感受所谓“文人故居的”味道;老舍,也必是生长在这样的地方,才是我心中老舍的模样——就应如此才好。

  以前去过的文化遗地或是名胜,从来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众人骂骂咧咧的,匆匆看几眼周围或山或水或奇珍异宝。老舍故居小且并无太多所谓珍宝,游客大多是文学爱好者,只为亲近老舍的气息。正因如此,有时候小地方更能给人容得细细咀嚼的感念。

  故居依旧是清一色青灰的砖,门口咖色的牌匾与烫金的字也稍旧了,小小的门敞开着,似是无人。阳光斜照,四合院的每一道门与每一间房投下影子来——是的,就该是这样的,我心里想着,迈过大小门槛,绕过五彩木影壁,一座小小的院子中只看到两三个人。这的确是再普通不过的小院了,红漆装饰,绿蓝在阴处点缀,被其夫人称为“丹柿小院”的原因便是几颗安静生长的柿树。老舍的头部塑像立在院中,独有一份坚毅安详。

  较大的房间都做了展厅,从老舍儿时玩的小玩意,到投湖至死,一生的经历都在这了;每一篇作品,每一份手稿,所有的心血也在这了。我认真地从头默读一字一句,图片和视频也都耐心看了。老舍的作品人物,好坏是分明的,或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或是在最为艰难的旧时期,丑恶可以极致,善美也可以极致,仿佛这样才能表达他要说的一切。所谓刚正不阿,所谓黑白分明,所谓嫉恶如仇,也不过是如此了。可这样一个人,在文革受尽屈辱,留下的是一个不屈的背影。

  故居里有一间极小的书房专卖老舍图书,我进去转了一圈。一位阿姨坐在椅子上,开口便是读书人特有的说话的味道,极力荐给我书,介绍些内容和感想。我家中书已是看不完,她见我踌躇的样子,又忙说“不必不好意思,不买也无妨”。屋里莫名地涌动着宁静,大概书店就应如此,书店的阿姨也应如此。文人故居的一切就应如此。

  所谓笔墨生香永传,品性芬芳流世,就应如此。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