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魔鬼,更是天使
2020-10-26 09:30:06    《儿童文学》
  有时候,大自然扮演着天使与魔鬼的双重角色。
  
  几年前,我去青海和新疆交界处考察一个矿山。
  
  矿山西部是塔克拉玛干沙漠,东边是藏羚羊的主要迁徙产子地柴达木盆地,南部是昆仑山主脉,北边是阿尔金山,具体位置更靠近祁曼塔格。
 
 
昆仑山、阿尔金山
  
  祁曼塔格在当地土语里的意思是“花草山”。听名字就能想象,那是花和草的海洋。实际上,那里确实水草肥美,流量充沛的那棱格勒河养育了当地的牧民,也养育了藏羚羊、野牦牛、雪豹,还有很多鸟类等野生动物。
  
  如此神秘而美丽的地方,当地牧民却告诉我们,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非常恐怖的去处,名叫魔鬼谷
 
  
  祁曼塔格乡是中国行政面积最大的乡,有6.5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0个上海、60个香港那么大。
  
  这么大的乡只有两个行政村, 共1239人。
  
  当时正好是夏季,当地传统的放牧季节。
  
  “上山的时候可要小心,尤其是下雨的时候。我们这里降雨量少,但雨季经常出现雷雨。一到下雷雨的时候,魔鬼就会从地底下冒出来。从我们住的地方都能看见那里火光四射、鬼哭狼嚎,可恐怖了。”
  
  或许是害怕我们不相信,牧民又补充说:
  
  “不骗你们的。你看那个地方的草场多好,我们却不敢到那里放牧。以前那里经常有人遭到魔鬼袭击,好多动物也被魔鬼吃了。虽然那里虽然有好多马鹿、青羊,但多优秀的猎人在夏季都不敢到那里打猎。必须等到秋天,那里才安全。”
 
  
  牧民的好心反而激发了我的好奇。我们进入谷中,果然看到当地的水草比牧民通常的放牧区域的要茂盛。我们觉得牧民完全是在吓唬我们,这里不过是他们的秋季牧场而已。
  
  继续往里走,我却发现情况不对。这里的部分山体明显遭到过雷电的袭击,峡谷里堆满了被有烧焦痕迹的碎石,被雷电击毁的树木也明显比别的地方要多。
  
  远处一朵阴云正在靠近,我们的心悬到了嗓子眼里。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暂时选了一个地势较为平缓的地带停下来。所幸,那朵乌云没有形成降雨,零星地干打了几声雷电,但地上没有发生雷击,就匆匆别过,天空再度放晴。
  
  我趁机抓紧时间下车观察周围的地形和岩性,不久就初步形成一个猜测。
 
7.jpg
  
  这里总体上是位于两座大山之间的盆地,周边雪山融化后形成的多条河流最终在盆地形成了星罗棋布的湖泊,估摸着气候上属于微小型内循环带,盆地内蒸发的水汽升空后,就地形成降雨又落回来,所以雨量充足,气候湿润。具体到魔鬼谷,地形变化更加明显,到处都是陡峻的山体和狭长的山谷。
  
 
雷暴
  
  魔鬼谷内的岩性也比较特殊,在大量的石灰岩中夹杂着很多条超基性岩脉。超基性岩又叫铁镁质岩,它们一般来自地下深处的地幔甚至地核,主要成分是铁和镁这些磁性较强的矿物,形成强烈的地下磁场。雷雨来临时,受到地形和地下磁场的双重作用影响,天空中的闪电很容易被地上的强磁场吸引,于是就产生了通常所说的“雷暴”现象。雷暴发生时,峡谷里就可能产生强烈的光电轰鸣,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那些靠近超基性岩脉的山体和树木就容易遭到雷击。
  
  我们现场考察完,收集好资料,当天就离开了。不久,我就听说,魔鬼谷再度发生了雷击事件,一座小山包都被夷为平地。
 
  
  后来,我又查阅了一些资料,前人的科考成果证实了我的猜测。
  
  那里确实不适合在雷雨季节光顾。但或许正是这些危险的存在,让牧民只能在秋季草原成熟后进入,冬季来临前快速撤出,当地的植物和动物资源没有被过度利用,生态环境才得以发育得如此完美,成为牧民的理想家园,成为众多野生动物的天堂。
  
  从这个意义上讲,雷电不仅不是魔鬼,还是这里的天使吧?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