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课上展示,该何去何从
12-11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81211110859.png

  
  课上展示已经成为很多中学 生必备的技能,在同学们和老师面 前,完成PPT内容的展示,不仅能调 动大家的积极性和参与度,也能够 让同学们对彼此有更多的了解,但 是这样的一种教学模式,也给一部 分同学带来了焦虑。
  
  9 月 8 日,一名 15 岁美国高 中生发推特说:“请停止让学生当 着全班面做演示吧,给他们一个不 必这么做的选择。” 这条推特截 至目前获得了 40 万个赞,有 13 万 人转发。
  
  2014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 国人最恐惧的事情就是“公开演 说”。而对于部分患有焦虑症的学 生而言,被迫在抱着评判态度的集 体面前展示作业堪称噩梦。他们认 为,这不但是对焦虑症患者的不公 平——他们很可能把作业完成得不 错,却会在展示环节被扣分,而且 还会导致长期的压力和焦虑。
  
  一名 14 岁的中学生对《大西 洋月刊》记者说:“没人应该被逼 着做一些让他们不舒服的事情。尽 管我知道当众演说旨在提高你的自 信,而且它也是作业的一部分。但 我想如果一个学生真的为此很焦 虑,你应该试着把这个过程改得更 轻松一点儿。学校不该成为学生 们害怕的地方。”
  
  接受采访的学生们透露,他们 能够理解老师鼓励学生直面恐惧、 培养演说能力的意图,但学生们认 为学校有必要为压力太大的人提供 额外选项。每个学生都有自己擅长 的技能,他们应该被允许运用最能 体现自身优势的方式展示作业,比 如单独在老师面前演讲,或者以 论文或其他表达方式在更私人一 点儿的场景下展示,而不是所 有人都得口头表述。
  
  他们同时提出,区分真正焦 虑的学生和那些只想逃避作业的 学生也很重要。很多学校对于有 其他障碍症的学生会设立一定的 宽限条款,这些条款也应该适用 于真正需要它的焦虑者,但不是 那些仅仅宣称自己不想做演示 的人,“焦虑和紧张之间区别很 大”。
QQ截图20181211110852.png
  
  不过,反方观点也很快出 现——Quartz 杂志刊出了一篇关于 暴露疗法的科普文,引用了美国 心理学会的介绍:“当人们避开令 他们恐惧的事物时,虽然在短时 间内可以减轻恐惧感,但从长期 效果看,恐惧会进一步加重。” 暴露疗法正是用于治疗焦虑症的 有效方法,逼迫患者面对恐惧事 物,他们的大脑将逐渐把这件事 和恐惧分开,最终习以为常。
  
  抛开讨论内容不谈,值得关 注的一个现象是,这些发声构成了学生在社交网络上的一次非正 式联动。和前辈们相比,如今的 美国高中生可以跳过繁文缛节, 在社交媒体上对教育系统施加直 接影响。他们能够看到其他学校 如何管理校务,并借此机会对本 校管理提出意见,甚至可以和全 国学生跨校合作,让学生的声音 被更多人听见。
  
  此前的一些大型运动包括“反 对歧视性服装条例”“反对过重学业 负担”“校园枪支管控”等。社交网 络俨然变成了美国学生寻求改变的 主要阵地。
  
  顾天鹂 (来源:大西洋月刊)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