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推后到校时间带来的……
06-12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TIM截图20180611110932.jpg

 
  ○朱慧宇本报记者邱璇
 
  2月26日,黑龙江省教育厅印发了《关于推后全省中小学生早晨到校时间的通知》,决定从3月1日新学期开学起实施,全省小学生、初中生早晨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00,高中生早晨到校时间不得早于7:30;上课时间各地根据实际情况自行确定。
 
  问题来了,推后到校时间会给学生、老师和家长的日常带来哪些变化,这些变化他们适应吗?教育厅之所以印发这项《通知》,原因无外乎两个字——减负。那么,推迟到校减负了没,多大程度上减了负?带着疑问,记者走进了黑龙江省鸡西市八五七农场学校,看看推后到校时间给他们带来了什么。

  从7:00到8:00,生活发生什么变化?
 
  27号那天一接到《通知》,八五七农场学校就忙起来了,立即开会讨论,制定新的作息时间表。几天后新作息表出炉,3月1日起正式实施。
 
  “以前,我每天早上5:30就起床,6:15去学校,7点上课,基本不够睡。而且业余时间少,晚上写完作业就没多少娱乐时间了。现在,早上6:30起床,比以前多睡一小时呢,而且能从容地收拾房间,吃早餐。晚上写完作业后,还可以弹弹琴,锻炼一下身体,10点钟睡觉。”七年级(2)班的徐瑾同学告诉记者。徐瑾妈妈笑笑地看着孩子,对记者说:“我也不用5点来钟起来做饭了。晚上下班做饭也不用赶时间,孩子放学晚了,6点左右到家,饭也做好了。总的来讲,改时间后感觉宽裕许多。”
 
  王一安同学的家长表示,新作息时间表实行以来,生活改变最明显的是早上时间充足了,可以多睡一会儿,更好地为孩子准备早餐。孩子也
 
  能踏实吃早餐,不像从前那么匆忙、慌乱地度过一个早晨。这个改变,他和孩子都十分适应。
 
  刚接到通知的时候,孙连荣老师感到震惊,因为早早起床,6点多来上班的作息时间已经根深蒂固,万万没想到还会变。“对新作息表非常满意,千万别改回去了。”改时间后,孙老师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我们学校之前6:40早读,7:00准时上课,学生6点多就到校了,家长需要5:30之前做好饭,冬季的时候,出门还是黑天呢。”朱慧宇老师如是说。
 
  “以前必须5:30起来赶时间。现在非常好,能吃好饭,学生上课状态也好了。”张丽杰老师显然对新作息表也满意。“嗯,不会有打哈欠的,不会有第一节课下课就跑去商店买吃的了。一些学生早上能起来背诵一些东西,比如英语单词,也有时间看自己的书,做自己的事儿。”旁边的尹秀云老师一边点头,一边补充道。十多年来,早上7点上课几乎是雷打不动的铁律,尽管怨声载道,大家也不得不去习惯。看来,这次省教育厅做出推后到校时间的决定,得到了学生、家长和老师100%的肯定,切切实实减了学生、家长和老师睡眠不足的负担。
 
  除了睡眠不足,压力还来自哪里?
 
  当被问起有没有压力,有哪些压力时,王一安同学感慨:“我觉得大家都有压力,大多来自学业:怕考试考不好,怕学习路上掉队。”八年级(1)班的孙妍也感到压力不小,可能是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有时没法实现心里有落差。不过,她会通过课余时间上兴趣班来排解压力。
 
  徐瑾同学自认为压力不算大,一定的压力还能激励她前进。“压力主要来源于学业,自身心理的原因也有。所以,平常听歌唱歌都是我排解压力的方法,有时还会写写歌之类的。我还喜欢看科幻、悬疑类的电影,也能放松和减压。”看来,压力同学们多少都会有,关键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减压方法,学会调节紧张情绪。
 
  老师们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除了睡眠不足之外,九年级的压力主要来自中考。现在早晨还有部分学生打哈欠,可能是因为数学听不懂。”数学老师孙连荣对一些同学的数学显然很担心。
 
  朱慧宇老师的思考更长远,他觉得学生负担重的根本原因是将来要考大学。优质大学资源有限,大家都想超过同龄人,所以很难完全素质教 育。朱老师道出了压力的根源——升学考试。
 
  减负,路还有多远?
 
  事实上,黑龙江省教育厅此次印发《通知》并非偶然。今年两会以来,整个三月份,一个个文件、规定和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意见雨后春笋般出现,效果均初步显现。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老生常谈的减负。
 
  在新时代老百姓的十大教育期盼中,“减负”位列第二。什么是“减负”?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内容,我们把它叫作负担。在正常范围内的,我们把它叫作课业、学业,叫作必须付出的努力。
 
  教育的担子不仅是孩子一人在挑,家长、老师、学校等全社会都在承受。陈宝生呼吁,减负要抓住学校教学减负、校外减负、考试评价减负、老师教学减负、家长和社会减负五个方面。“整个社会都要提高教育素养,树立正确的成才观、成功观,不要听信那些似是而非的理念,要按照教育规律办事,按照学生身心发展规律来办事,让他们健康成长。”本报记者宋莹莹两会上采访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致远学院常务副院长汪小帆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第四中学校长马景林。
 
  “减负的路很长,首先要坚定信心,再难改再难解也要解”。“要让我们的学生能够在全面发展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兴趣来发展。其实学生对某一个东西有兴趣,那就不是负担,就不需要减。”汪小帆说。
 
  马景林认为,减负涉及三个方面:“第一个是负担本身,就是我们的作业量,我们学习教材的量,我们要求的知识总量,要不要减、能不能减得下来,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是对于学生来说,你会发现,学习基础比较好的孩子,可能负担相对比较小;学习基础较弱的孩子,负担相对就大一些。可见,这个负担是相对的。
 
  第三个是对于老师来说,有好的学习方法的指导,怎么去一步一步让有个体差异的学生掌握到相同的知识,也就是如何科学地学习,这个大家要关注。”老师的水平高,对学科把握得好,既能够在知识上融会贯通,又能够在方法上深入浅出。那么,孩子在课堂上的效益、效率就会高,相对来说课下的负担也会减轻一点。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减负必须靠增效来实现,增强效益、效率是减负的渠道。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