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网游当强制分级
05-1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两会上,许多社会热点问题受到代表、委员的关注。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阿姨,就大热的网络游戏提出建议:“虽然不少网游有实名认证,但孩子借别人的身份证一样可以玩,这个门槛形同虚设。因此,应该从源头上治理,尽快出台网游的强制性分级标准。”
1.jpg
于欣伟委员(右)在接受记者采访
 
网络游戏门槛低 青少年受害不浅
 
  说起网络游戏,同学们都不陌生。去年流行的《王者荣耀》,火热度高,却也争议不断。于欣伟委员注意到,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用户达到5.83亿人,已然造就了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仅以《王者荣耀》为例,11岁到20岁的玩家高达一亿多。然而,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惹人忧,竟有13岁男孩因痴迷打游戏和父母发生口角而轻生。
 
  “游戏玩家的低龄化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些游戏确实毒害了青少年。”于欣伟委员说,“特别是伴随着手机和上网价格的下降,很多中小学生痴迷网游。”
 
  更令人担心的是,有些游戏为了吸引玩家,并不是在正向传递我们的历史文化,反而在篡改历史。
 
  比如:在网络游戏中,荆轲变成了手持奇怪兵刃的美女刺客,刘备变成了肩扛火枪身穿风衣的黑帮教父……几千年来人们熟知的历史人
 
  物变得面目全非,这很容易产生少年儿童对于历史的理解误区。
 
实名认证形同虚设 强制分级亟待出台
 
  “手游上瘾等问题,必须从娃娃开始防护。”网络游戏从诞生时,就面临是否分级的讨论。国际上有先例,美国推行游戏分级制,德国有娱乐软件自我监控系统,日本勒令游戏公司加强监控。于欣伟委员认为,这是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就像电影分级一样,让缺少自我约束、自我保护的未成年人免受不良游戏的侵害。
 
  2017年,国家网信办起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其中要求,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禁止未成年人接
 
  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的0:00至8: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等。这提供了依据,但很难解决现实问题。
 
  今年两会,于欣伟带来了提案《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建议尽快出台网络游戏的强制性分级标准,比如:按年龄,6岁、12岁、18岁和全年龄段;按内容,健康导向、时间限制、对抗程度等,进行分级,确定不同游戏的适用人群。“必须要由政府部门牵头,强制推动和执行”,于欣伟委员对记者说。
 
对抗网游成瘾
 
  家长得示范、技术得升级在分级制推出之前,还是有不少家长犯难:孩子沉迷网络游戏怎么办?有不少中学生诉苦:学习很累,课余时间玩个游戏,换换脑子,爸妈却严令禁止,他们自己还玩呢,怎么就不能理解理解我们?
 
  身为一名家长,于欣伟也从妈妈的角度分享了一些经验。她认为,有些游戏确实益智,但对于自控能力弱的孩子来说,问题在于容易沉
 
  迷于网络游戏。因此,分级也显得更加重要和迫切。
 
  “首先,家长要以身作则,有时候不让孩子做的事,自己还做,这就不行。养成良好的习惯可以一辈子受益,比如守时、守信。对于玩游戏来说,就是约定好一星期玩几次、一次玩多长时间,到时间就停止,并且信守诺言。你还可以和爸妈商量好,大家互相监督。这样是不是就有动力多了?”
 
  除了一家人互相监督,于欣伟委员还呼吁,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还要进一步升级技术手段。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从技术上增强实名制认证、身份证认证、人脸识别等,应该都不是难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