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哥哥,“谈恋爱”很可耻吗?
2020-03-25    《儿童文学》

   (文/绘:荆歌)

 
  新学期还没有开学,弟弟的“女朋友”就没了。
 
  弟弟说,米青青要转学了,她要去浙江诸暨的舅舅那里读书了。
 
  “她全家都去吗?”我问。
 
  弟弟说:“不是的,就是她一个人去。”
 
  那又是为什么呢?
 
  弟弟说,米青青爸妈看到她书包里有一个钥匙圈,里面嵌着吴胖胖的照片,他们还发现了一封他写给她的信。
 
  “你还给她写信啊?写了什么?”我问。
 
  弟弟哀伤地说:“也没写什么。”
 
  “没写什么为什么要写呢?”
 
  弟弟说:“我只是抄了两首诗给她。”
 
  “什么诗?”
 
  “你别问了,不要问了!”
 
  我说:“一定是情诗!”
 
  弟弟说,他再也见不到米青青了,她爸妈让她转到诸暨去读书,就是为了不让她见到他。她爸妈把米青青骂了半夜,她爸爸还打了她,说女孩子这么小年纪就谈恋爱,是不要脸,是败坏了家风。
 
  弟弟的脸上,满是哀怨。
 
  诸暨这个地方,邻居茂林叔叔说起过它,说它是西施的故乡。我就对弟弟说:“诸暨是西施的故乡你知道吗?西施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米青青去了那里,就要变成美女了!”
 
  弟弟不说话。
 
  我说:“米青青这样转学走了,她爸妈会不会跟老师说,都是因为她跟你谈恋爱吗?”
 
  我不是故意要吓唬弟弟,我是真的为他担心,如果米青青的家长对老师说了,老师一定会跟我们爸妈说。
 
  弟弟突然就紧张起来,说:“那爸妈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我看他那可怜的样子,有点同情他,就说:“爸妈现在肯定还不知道,要是他们知道了,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爸爸早就要打你了!”
 
  弟弟说:“那怎么办?”
 
  我说:“你可以自首,坦白从宽。”
 
  弟弟说:“我不说!我怕!”
 
  我安慰他说:“其实爸妈不一定会知道,你老婆的爸妈估计不会跟老师说,这种事,知道的人多了,对他们女儿不好,他们脸上也无光。”
 
  弟弟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还很郁闷呢,或者是听我这么讲稍微感到轻松了一点。
 
  他忽然问我:“哥哥,谈恋爱很可耻吗?”
 
  我说:“你才多大?小学生谈恋爱,应该是可耻的吧!”
 
  “为什么大人谈恋爱就不可耻呢?他们还会结婚,还要生孩子,一点都不难为情。”
 
  我说:“因为他们是大人!”
 
  弟弟说:“哥哥,你想过谈恋爱吗?”
 
  我马上说:“不想,女生很讨厌!”
 
  其实,我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我喜欢班里的一个女生文雯,只要她一天没到学校上课,只要很长时间看不到她,我的心里就空落落的。而看到她坐在教室里,听到她说话,我就觉得很踏实。甚至看到太阳下她的影子从门口一闪而过,我都觉得有一种特别的快乐。
 
  但是我从来都不敢和她说话,每次看她都只是偷偷地看。而发现她的目光扫过来看我的时候,我就马上避开了。
 
  我在教室里撑俯卧撑的时候,听到她在,或者感觉到她也和同学们一起在看我的时候,我就能无穷无尽地撑下去。
 
  看到弟弟的书包里,藏着有米青青照片的钥匙圈,还知道米青青也有同样的钥匙圈,上面有弟弟的照片,还知道弟弟竟然抄情诗给米青青,我真的有点佩服他。而且,还有点嫉妒。要是我也有这个勇气,要是我的书包里也有一个钥匙圈,上面有文雯的照片,而她那里也有印着我照片的钥匙圈,那有多好呢!
 
  那是一种我想都不敢想的好,一旦想起来是会让自己发抖的。
 
  我为什么这么胆小?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不怕苦不怕累也不怕死的,为什么连多看文雯一眼都不敢?和弟弟比起来,我就是个胆小鬼,而他,还真有点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呢!
 
  弟弟问我谈恋爱是不是可耻,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并不觉得这是无耻的。我只是觉得,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才是难为情的。
 
  要是像弟弟一样,抄的情诗都被米青青的家长知道了,如果再告诉老师,最后同学们全知道,自己家长也知道了,那不是太丢脸了吗?
 
  既然是丢脸的事,为什么大家还要去做呢?
 
  我经常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找一个像文雯一样文静漂亮的女人,和她谈恋爱,一起拍很多照片,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然后抄很多情诗给她,然后跟她结婚,一辈子在一起。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