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被背叛了两次,我还能再相信别人吗
2019-07-01    《儿童文学》
  
  “程愈老师,我能够信任你吗?”
  
  程愈看着黑色信封上的这一行似鲜血般浓稠的字,沉默了良久。
  
  诊疗室的来信一般都是白色或者粉蓝的信封,透着青春期纯洁的颜色,它们被规规矩矩地塞在信箱里,等待着有人来收取后送到程愈手中。
  
  而这封带着沉郁黑色的信,被人随意塞进了门与地板的缝隙里。黑色信封在黑暗里实在太不起眼,程愈打开诊疗室门的时候,没注意差点一脚踩了上去。
  
  他不是第一次被人问到过这个问题,有许多同学都会反复跟他确认,他是否是个值得信任的诊疗师。但是这样被红色墨水写在信封上的问题,还是头一遭。
  
  程愈叹了口气拆开信封。
  
  “程愈老师,很抱歉这样冒昧来信。我一直有个问题,遍寻不得其果,听说您解决了很多同学的问题,所以我想来问问您。
  
  我从小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你要相信爸爸妈妈,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们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对他们付出了最初的信任,结果是他们在外忙工作,从不记得我生日,从来没有问候和礼物,直到他们离婚,我被直接分配给了奶奶。
  
  我是个不善言谈的人,朋友很少,初一的时候我结交了一个朋友。她告诉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以彼此信任,分享心底的秘密。我渴望友谊,对她付出了我的第二份信任,我跟她无话不谈,甚至我隐藏的最深的秘密都告诉了她。但结果是,班上渐渐地有人指着我窃窃私语,我一开始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个好朋友把我的秘密当做谈资四处张扬。
  
  班主任知道后,不由分说先教育了我一顿。我知道她是个好老师,但是她也不信任我。
  
  等待换来的失望,推心置腹换来的背叛。
  
  程愈老师,人与人之间,存在对等的信任关系吗?或者说,信任这种东西,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想您会说,一两次的失望和背叛,并不能代表全部人,可谁又能保证我遇到的下一个,不会是坏的结果呢?
  
  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答案。
  
  如果有幸收到您的回信,请把它放在小花园最里面的木椅背后。
  
  期待您的答案。”
  
  程愈放下信纸,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复,而且拿起手机打开微博,发了个提问:
  
  大家有过被背信的经历吗?又是怎样建立新的信任的呢?
  
  提问一出,便有蹲守的小粉丝兴冲冲地前来回复了。
  
  『@啾啾啾啾啾啾: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年轻时候总会眼瘸看错过几个人,虽然也很难过吧。但是人生嘛,总是要向前看的,前面把霉运花光了,总会遇到真正值得信赖的人。程愈老师是不是感情受挫了,快说出来让我开心(划掉)安慰一下呀!』
  
  看到这个跳脱乐观的回复,程愈不由得扬了扬嘴角,手机叮叮当当响了起来,提醒他来了更多的人回答。
  
  『@紫雾成谜:我曾经有个把她当成好朋友的人,后面才知道她是为了一些利益才来迎合我,背地里跟其他小姐妹说着我的坏话。那段时间我真的挺受伤的,觉得这个世界都没法信任了。但是我知道,那只是我懦弱跟害怕而已,人就是在碰壁中成长的,只要迈出那一步就好了。现在我的朋友就超级超级好,她不会辜负我的信任的!』
  
  『@佛曰自在:和别人建立信任的前提是你首先得信任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何谈获得别人的信任呢?ps:程愈老师我想跟你交朋友!』
  
  『@小黑兔奶糖:我觉得就算有人背弃了自己,也不该放弃跟别人交朋友的机会!未来的阳光是自己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背信弃义的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
  
  晚间,程愈将微博上一些回答整理进了回信里,空洞的道理无法说服人,只有相同的例子才能让人感同身受。在末尾,又写了这么些话:
  
  “信任本就是一个自带风险的过程,是两个意识互相试探直到交合的过程。你问我是否能信任,那要不要试试冒个风险和我交个朋友呢?”
  
  次日,程愈将回信放在信里说的那个地方,却没有立马离开,而是选择坐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里。他有预感,不久之后来信的那个人就会来找答案。
  
  果不其然,中午的下课铃响了没多久,一个身影便飞奔而来,拿出了木椅后面的回信,看了起来。那是个秀气的小姑娘,眉毛细眉随着阅读的深入紧皱而又舒展开来。
  
  突然间,小姑娘抬起头来朝四周环视,正好撞见了程愈看向这边的眼神里。她对着程愈隔着老远说了句什么,也不管他有没有听到,便拿着信走了。
  
  程愈倒是看清楚了小姑娘说的什么,不禁失笑,他心里也明白,这只是个开始。
  
  『程愈老师,那就请多多关照了。』
  
  他动了动嘴皮,似乎是在应和小姑娘,又像是说给自己。
  
  『好。』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