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做情绪的主人   
04-28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428093532.png

  “你们班的小莲 今天中午往宿舍里带 饭,被杨老师发现了。 她差点儿和杨老师打起 来,你得严肃处理这件 事!”
  
  接到分管校长的电 话,我不禁头皮发麻。 都上初三了,还这么冲 动?而这个小莲,据说 脾气暴躁得根本不像个 女生,吵架、顶嘴对她 来说都不叫事儿。刚接 手这个班时,原班主任 就说过这个女孩有点儿 叛逆。但一个多月来仅 有一些小摩擦,不值一 提,我还以为同事夸大 其词了。
  
  “我知道了,我会 妥善处理。小莲这孩子也挺不幸 的,父母离婚了,孩子受的伤害挺 大的,所以性格比较乖戾。”
  
  “哦,人家杨老师还是离婚 单身呢,你看着处理吧!”分管校 长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
  
  哦,都是受伤的人?看来, 这是一场情绪的“战争”。
  
  我把小莲叫过来,问起这件 事时,她还带着情绪。
  
  “老师,我和杨老师道过歉 了。可是,她还是和校长说了。真 可恶!我没错!”小莲依然愤愤不 平,但没有看我,扭头望着窗外, 继续说,“大不了我现在就离校, 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莲为什么总强调“我没 错”?我决定先不论对错,而是等 她情绪缓解一些:“还有别的原因 吗?”
  
  “我没错!我……”
  
  小莲欲言又止,换作别的老 师,可能已经“炸毛”了——你不 是3岁孩子,不知道校规吗?还敢说自己没错?但我没被她的情绪牵 着鼻子走,而是心平气和地猜测: “你是想说,在你道歉后,杨老师 就不应该给校长打电话了?你很 气愤,因为她不给你留情面,对 吗?”
  
  小莲回过头来,有些吃惊地 看着我,却没说话。
  
  “你很担心杨老师告诉校长 后,我会知道,是吗?”
  
  小莲没有回答,但低下了头,身 体放松了一些。看来,我猜对了。
  
  “当我听说这件事,是很吃 惊,也很生气,为什么你违反校规 后态度还这么强硬?我想,你也许 有苦衷。那么,你愿意再听听我的 道理吗?”
  
  她也许有些惊讶于我的坦 诚,不禁抬起头来注视着我。
  
  “杨老师阻止你带饭进宿 舍,你就大吵大闹,换成是你,你 生不生气?你后来的道歉,是真诚 的还是形势所迫?”
  
  她把头埋得很深,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我肯定,我的 话触动了她。年少轻狂,并 不意味着没有同理心,只是 需要老师适时地提醒。
  
  良久,她抬起头来: “老师,我错了,我再找杨 老师认真地道个歉吧。”
  
  我想了想,她能够认错 固然可喜,但要让她真正懂 得尊重别人,我还需要以身 示范:“好吧,晚上我带你 一起去。”
  
  晚上,我们没能见到杨 老师,她有事出去了。不过 我还是当着小莲的面,给她 打了电话,帮助小莲转达 歉意。
  
  我特意开着免提,因为 我相信,让爱流动起来,任 何人都会愿意传递最大的善 意。果然,当小莲听到杨老 师最后说“没事,她还是孩子” 时,脸上浮现起羞涩的笑容,那 个动辄剑拔弩张的叛逆少女消失 不见了。
  
  我想,也许能通过这件事教 会小莲:做情绪的主人,着眼于解 决问题,才能双赢。
  
  庞金东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