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不喝这杯奶茶,最好的朋友就要跟我绝交
04-01    《儿童文学》

  校园里,不论老树还是新树都抽出了绿芽,林道两旁的红李,也开出了簇簇繁花,只是空气中的丝丝凉意,还未曾消退。

  程愈坐在长凳上,点开了邮箱中的来信,这是一个关于朋友的故事:
  “阿疏做了一个噩梦,暗夜中的大海,变成了深蓝色,汹涌、狰狞。她置身在冰冷的海水中,身上被捆上了一根手腕粗的麻绳,绳子的一端是她形影不离的朋友——杨笑,她张开着一双黑色的翅膀,站在海面上,奋力拽着绳子,想将阿疏拖进海的深处。阿疏拼命想解开绳子,游回岸,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仿佛在告诉她,没了绳子的固定,她瞬间就会被海浪吞噬。”
  阿疏被这个梦境困扰了很久,她约了杨笑——这个导致她噩梦的始作俑者。
  到了奶茶店,阿疏在杨笑开口前,抢先点了一杯柠檬茶,杨笑顿了顿,给自己点了一杯加了珍珠的香芋奶茶,杨笑盯着阿疏的茶,沉默着,她们都在等着对方,等着先开口的那一方。
  阿疏注意到杨笑的目光,想了想,先开了口:“你知道吗,我并不喜欢喝奶茶。”
  “奶茶很香、很甜,有珍珠可以嚼,还有淡淡的紫色,那么漂亮!”杨笑道:“而且你之前不是都和我喝一样的吗?”
  “不,我不喜欢,不止奶茶,我也不喜欢吃生煎,不喜欢看恐怖小说。”阿疏望着杨笑那双充满了惊讶的眼睛。
  “它们那么美味,那么有趣,你竟然会不喜欢?”杨笑似乎很无法理解:“你之前不都是和我一起吃,一起看的吗?”
  “我喜欢的,是软软的包子,是青春文学。但你从来都不喜欢这些,你总是让我选择你喜欢的。”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呀!我们爱好一致了,才能在一起呀,好朋友不就是应该这样吗?形影不离,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杨笑反驳着。
  “可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必要所有的东西、事情都一样啊!”阿疏变得有些急躁了,她觉得杨笑有些偏执,有很强的占有欲,这样的杨笑,让她有些害怕,“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不想像连体婴一样,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我想我应该要有自己的想法。在你看来,这就是背叛了吗?”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有什么想法不应该最先问我?最先考虑我的吗?我做什么事都想着你,你却还要这样对我!”杨笑开始愤怒了,“你现在是觉得我束缚了你的自由了吗?你之前不是也愿意和我做同样的事吗?那你现在是不想和我一起玩了吗?在我的心里,你始终是第一位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难道不应该形影不离吗?”她向阿疏不断地强调着“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就应该时时刻刻粘在一起吗?就不能与其他朋友相处了吗?”阿疏的眼中蓄满了泪水, 她看着自己眼前这位最好的朋友。从相识开始,她们似乎就被绑在了一起,一起补习,一起参赛,在别人眼里被羡艳的亲密无间,其实只需要一点点的火星,就会点燃她们之间的战争。阿疏觉得这很不可理喻:“就因为这样你就要对我冷言冷语了吗?”
  “那是因为在你的心里已经不把我当作是朋友了,所以我为什么还要对你好呢,你背叛了我们的友情,我们已经做不到形影不离了,我们的友情也不够纯粹了!”杨笑喝完最后一口奶茶,将杯子捏在手里,仿佛是在给自己勇气。
  “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阿疏在杨笑的质问中很失落,她问杨笑,也在问着自己。
  故事写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有人知道她们故事的后续,也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结局,包括程愈。
  程愈背靠长椅,看着前方手挽手前往教学楼的学生们:
  形影不离,本是形容朋友彼此关系密切,经常在一起的好词,但在阿疏和杨笑这里,却变成了一种“捆绑”。从阿疏起初的自愿到后来的被动,从杨笑无知无觉的强势中,她们友情的天平开始了倾斜。
  但朋友间的相处之道,有千种百种,每一对伙伴,都有自己相处的方式,收到的信件里,十之八九都有关朋友,友情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没办法清算彼此付出的多少。可朋友,到底该如何相处呢?
  这个问题,困扰着阿疏与杨笑,也困扰着程愈,你们是否能给程愈老师讲讲你们与朋友的相处之道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