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偷了家里500块钱之后……
03-11    《儿童文学》
  
  春风又暖大地,程愈端着一个不锈钢保温杯,轻轻吹开面上的枸杞,呷了一口。窗外的红叶李再一次装点树枝,春天该是个舒适安逸的季节,可却依旧有人愁容不展。
  
  这次的来信者在信封上留下了一个问题:老师,请问是不是犯过一次错的人永远都是坏孩子?
  
  她用第三人称给程愈讲了一个痛心故事——
  
  “我偷了家里500块钱。”罗月把好朋友丽丽拉到角落里,悄悄告诉她。
  
  丽丽还没来得及惊讶,罗月接着说:“不过这都是我小学的事了,那时候我特别调皮,偷了家里的钱又不敢回家,一个人躲在家门外的草垛子后面悄悄哭,幸好我妈出来找我,把我带了回去,没打我,也没跟家人说这事儿,连我爸都不知道。她自己把钱补上了,自打那起我就特别感激我妈。”
  
  丽丽点点头:“这样啊,所以这次妇女节你打算送阿姨什么?肯定是特别用心的礼物吧。”
  
  罗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信封,喜滋滋地说:“我打算把小时候那500块还给我妈,这是我挣的第一个500块,我妈肯定特感动。”
  
  罗月和丽丽是从小学就认识的,可惜后来两人去了不同的中学,整整六年没见,但是上了大学以后却神奇地发现,两人竟然成为了室友,她们非常开心,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中午罗月一个人去了学校外面的天桥上买花,临近妇女节,到处都是康乃馨,但是天桥上的花比花店的便宜两块钱。
  
  在罗月买了花的时候,宿舍却发生了一件大事:丽丽的钱丢了,刚好500块。
  
  学生宿舍出了贼,这是一件大事。
  
  宿管阿姨立刻去调了监控,甚至还出动了学校保卫科,宿管阿姨和保安一致认定,今天并没有宿舍学生以外的人进出过宿舍,走廊监控也看了,甚至没有外人进过她们寝室,那也就说——寝室出了内贼。
  
  丽丽信誓旦旦,早上起床她还看见她的钱包的,可是下午就不见了。寝室的另外两个同学和罗月、丽丽一起被叫到了辅导员办公室。
  
  辅导员四十左右,有些发福,他很爱抽烟,一口黄牙非常醒目,眼睛总是闪着精光,“既然是丢了东西,那失主就先说说,丢了什么,什么时候发现的,自己有什么眉目吗?”
  
  丽丽因为以前染头发被辅导员训过,心里面特别怵他:“就丢了钱,500块,还有钱包一起不见了,钱包里有银行卡和身份证。睡了午觉起来就不见了,没、没啥眉目。”
  
  辅导员抠了抠脑门,点了根烟:“你们三个呢?一个一个说说吧,班长开始。”
  
  班长说的就是罗月了,罗月从小就很活跃,成绩也很好,上了大学主动地竞选班委,成功地选上了班长一职。
  
  “这事我也不清楚,上午我和丽丽在寝室,后来我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经听说了这事,”对于偷钱这个敏感的话题,罗月下意识回避,她问丽丽,“是不是你收在哪里忘记了?等会儿回去我们帮你找找。”
  
  “我都找了。”丽丽委屈地说,“你们回来之前我全寝室都找了,床底都翻了。”
  
  “好了,你们俩怎么说?”辅导员问马佳佳和谢芳。
  
  两个女孩子对视一眼:“我们一大早就出门了,那时候丽丽都还没起床呢,她不是说早上还看见钱包的吗,我们可是在她钱包丢了之后才回来的,这和我们没有关系吧。”
  
  这样说下来,有嫌疑的竟然只有罗月。
  
  丽丽和罗月关系最好,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可是上午罗月给她讲偷家里钱的故事又一遍一遍在她脑子里翻滚。
  
  “老师,我再回寝室找找吧,说不定是我大惊小怪了。”
  
  那天晚上,四个女孩子把寝室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一时间,原本融洽的宿舍气氛变得很怪,在丽丽和罗月之间,莫名多出来很多东西,两个人都半夜没睡着。
  
  几天后,罗月一个人在食堂吃饭,隔壁桌坐的是他们同一个系的同学。她听到那个同学说。
  
  “你认识某某班的丽丽吗?听说她的钱在寝室被偷了,就是她室友偷的,听说还是和她关系最好的那个呢。”
  
  “听说了听说了。就是他们班那个班长嘛,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小时候还偷过家里的钱呢。”
  
  ……
  
  罗月食不知味地扒了两口饭。 她觉得整个食堂的人都在看着她,再也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周围的每一双眼睛都像是一把刀子,每一刀都插在她的身上,鲜血淋漓。
  
  罗月逃也似地冲出了食堂,跑回寝室。前两天还很伤心、很委屈的丽丽正跟另外两个室友喜滋滋地聊着天,罗月在门口就能听见她银铃般的笑声。
  
  罗月气冲冲地质问丽丽:“是不是你出去乱说?”
  
  马佳佳和谢芳赶紧过来把罗月拉开:“你冷静一点,这么凶干什么啊?”
  
  罗月问马佳佳和谢芳:“她是不是也给你们讲了那件事?”
  
  “哪件事?”谢芳一脸惊讶。
  
  马佳佳扯了一下谢芳的衣袖,小声地告诉她:“别问。”
  
  马佳佳的反应说明了一切。她指着丽丽的鼻子:“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把我的秘密告诉你,但是你却告诉了别人。”
  
  丽丽不敢和罗月对视,她明明应该是理亏的一方,却不肯低头认错,哼了一声,“明明是自己做过的事情,不敢承认。”
  
  罗月又怒又臊:“你有意思吗你,你自己丢了钱,有必要把人家小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吗?”
  
  丽丽把丢钱的事情想了好几天,无论怎么想都是罗月嫌疑最大。怀疑在脑海里跑了几天,丽丽已经确定,肯定就是罗月偷了她的钱。丽丽非常生气,说话也大声起来。
  
  “谁知道呢,你可是一个连家里钱都敢偷的人!”
  
  这句话狠狠地扎进了罗月的心里。
  
  后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来越多。愿意和罗月说话的人越来越少。罗月知道,她被人孤立了。
  
  再后来,连辅导员也叫罗月去谈话。
  
  辅导员吸了一口烟,“罗月,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两件事。第一,关于丽丽前两天丢的钱,如果真的是你的话,希望你和我主动坦白。第二,关于你小时候的事情。要知道你是班长,是全班的代表。班干部从来都是品学兼优的,这一次评先进干部,你肯定是评不上了。过两天我会统一召集班委干部开个会,如果大家一致认为你不在适合担任本班的班长一职,很有可能会把你撤下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罗月心灰意冷地从办公室出来。她突然心生歹念,她也知道丽丽好多秘密,她知道丽丽经常说她后妈的坏话。她也想找个人去控诉丽丽的不对,她也想去败坏丽丽的名声。可是现在所有人都避着罗月,甚至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包括她的室友。
  
  两天以后的班委会,全票通过罢免了罗月的班长职务。班上的同学再也不和她说话,取而代之的是大家都在背后偷偷说她的闲话。她突然变得很“坏”,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一两件她做过的“坏”事,而这些事情罗月自己从没听说过。
  
  一个月之后,罗月退学了。
  
  又过了三年,丽丽毕业的时候,从她许久没有用过的行李箱里掏出一个钱包,里面刚刚好500块钱。
  
  坏孩子是不是真的有标签呢?
  
  这个问题太过复杂,程愈得好好想想才能回信,你们是怎么看的呢?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