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一直在相遇,也一直在分离
12-24    《儿童文学》
给程愈的知己们
 
  “人群中那个或者那些和你契合的灵魂,此刻正在和你做着相同的事,那就是即使不知道你的具体身份,却依然努力着在自己的人生中前进着、努力着、挣扎着,只为了坚持到那个人生的路口与你碰面,而且保证姿势尽量好看。”
  
  不久前阿茗在接受不正式的采访时这样告诉我,当然他也向老师发起了提问。他像一个充满思辨性思想的小大人,和他聊天的过程中我带着一丝惴惴不安,因为他的回答和提问总是那么犀利,每一句话都直戳心底。
  
  和阿茗的采访记录后面会放在@程愈程愈程愈 (微博)里。作为一个拥有究竟是上北大还是南大这种烦恼的学霸,希望他的故事可以帮助到大家,尤其是在学习方面。
  
  我遇见过很多人,他们大多为伤心事而来,我和他们一起伤心,一起走出伤心,然后一起在下一个路口分道扬镳。
  
  我一直在相遇,也一直在分离。
  
  把自己的感情投入到别人的感情里是非常可怕的。相遇的感情有多深,离别的刀子在心里割得就有多深,所以我格外感激那些愿意留在我身边的人。
  
  在南山中学安定下来以后第一个留下的是泠,也许泠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感激她的,因为她的存在,我在偌大的南山中学不再形单影只。
  
  在生命的列车里,因为你而留下的人是值得被感激的,因为他们可能本应该现在下一个站就下车,而你让他们错过了自己的轨迹走上了你旅途,他们会失去很多很多,得到的不过一个你。
  
  而最近留在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除了《紫雾心谜》的朋友们还有你们,现在在看这篇文章的大家。每一个我都心怀感激,感激这份相遇与停留,无论我们是否有过交流,无论时间长短。
  
  其实我也曾害怕,害怕我对大家的帮助微乎其微,甚至害怕我自以为是的帮助会适得其反,尤其是那些走在寒冰尖刀上的孩子们,他们的心理已近崩溃。回复他们之前我都会把自己的话斟酌无数遍才敢发出,如果因为他们信任我向我倾诉他们的故事,我却伤害了他们,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这一度使我恐惧,而更让我恐惧的是孩子们的负面情绪像潮水一样向我涌来,可浪尖上却不止我一个人,还有泠、张扬、乐柏利和很多身边的好朋友们。其实我也有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孩子们的时候,大部分情况下我会向我的朋友们求助,他们也会我整理信件,尤其是泠和乐柏利。可是他们还都很小,如果我将烦恼传达给他们该怎么办?
  
  虽然我一直希望帮助所有人,但我并不是神。我会苦恼、彷徨、忧虑,这也就是几个月前我关闭微博私信的原因,在帮助大家的同时,我也希望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这一点我一直对大家抱有歉意。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尤其是有很多同学会和我说:“老师,真的不能开私信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时候,我非常难过,虽然私信已经关闭了,但是老师可以主动联系大家,如果你真的需要可以给我留言,我不能保证会立刻回复,但我会在你身边。
  
  还有同学会故意来挑战老师,他们不一定有烦恼,他们想试试如果伪装成烦恼的样子老师会不会上当,这样的同学我也感激你们,你们愿意花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来和我进行一场交谈。
  
  但是老师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你们挑战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我很可能会被你善意的谎言蒙蔽,尽可能安慰你们,帮助你们。因为我自认为比你们多看过一些世界的黑暗,你们编造的悲惨世界也许自认为荒诞不经,但我有可能真的见过。
  
  有人说人的一生不是在找自己,就是在找知己。只有在找到了才会停留,每一个留在我身边的人,我都将其视为知己,我相信他们一定都理解我,我也愿意理解他们,虽然我们也许素未谋面,但我们的灵魂一定相互吸引。
  
  而灵魂与灵魂之间,最大的吸引力,不是容颜、财富、也不是才华;而是传递给对方的温暖和踏实。
  
  是你们让我感受到这些美好的东西,我也会尽可能把我的温度传递给你们。
  
  我希望这样的传递不仅仅局限于我和大家,更多的是大家和大家。在我身边有很多阳光的孩子,譬如阿茗。
  
  当然如果有其他想要被老师采访的同学们也可以在下方评论留言,作为你们的知己,老师想了解你们每一个人。
  
  一路走来,感谢有你!
  
  感谢每一个留在我身边的人!
  
  程愈
  
  2018年12月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