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被孤立怎么办
12-03    《儿童文学》
  
  刚处理完诊疗室里的琐事,程愈端着茶杯半倚在沙发上,享受着短暂的闲暇时光。他最近对品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着热茶和冬天挺相配的,能在这刺骨的寒冷中暖和一下身子。
  
  新入手了一罐素有“色香幽细比兰花”之喻的庐山云雾。这庐山云雾茶经由热水冲泡,淡淡袅袅的烟升起,倒是真有一番云雾缭绕之感。
  
  “咚咚。”被敲门声惊醒,他起身开了门,向门外张望着,却没看到人。正纳闷之际,程愈觑到地上躺着一个黑色的信封,心下了然。
  
  重新回到沙发上,程愈打开信封拿出写得满满当当的信纸,看着上面被水渍浸染过略显凌乱的字迹,皱了皱眉往下读去。
  
  程愈老师,我纠结了很久,才选择了写这封信给您,希望不会给您增加麻烦。如果程愈老师愿意回信,麻烦您把回信放到学校的收信室,原谅我现在无法告诉您我是谁。
  
  我大概从小就不是一个合群的人。小学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喜欢结伴出去玩,而我只喜欢待在教室里看书,不会主动和人亲近。久而久之,他们就说我是书呆子,看书看傻了,是个没反应的怪物。到后面,他们还会在我的书上乱画,在桌子上刻字,告诉老师也没用,老师只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玩闹。
  
  到了初中,我努力地学着与班上的同学相处,可现实却并不如我所愿。因为我喜欢日本文学,喜欢JK制服,和他们的潮流背道而驰,便被隔绝在他们的世界之外。和小学的时候一样,他们不仅不接纳我,还在背后说我精日,穿情趣,还有更难听的话……我不明白,我喜欢的这些东西有错吗?只是因为跟他们不一样,就是错的,就活该被侮辱,活该承受这一切吗?
  
  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恶意?
  
  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够退让了,我不在学校看日本文学,不提喜欢的东西,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地提起。程愈老师,我快撑不下去了,开始怀疑自己喜欢的这一切,我该怎么办?
  
  看完整封信,程愈眉间的川字纹更深了。校园暴力是学校里最令人头疼的问题,而语言上无形的针对,比肢体的碰撞更为伤人。许多老师往往会轻视这类型的校园暴力,导致严重的后果。
  
  程愈觉得,自己也许需要找机会见见这个孩子,才能更好地判断。他从桌旁的一叠信纸中扯出一张,提笔写了起来。
  
  同学你好,很抱歉现在才了解到你的事情,让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久。
  
  在有一个猫的国度里,每只猫都在努力地练习捕鼠,闲暇时候的乐趣便是吃鱼。但有只猫不一样,它不喜欢吃鱼,而是喜欢喝牛奶。其他的猫发现了这只猫的不同,它们觉得它很奇怪,怎么会有猫不喜欢吃鱼喜欢喝奶呢?喝奶这么无法理解的事情,那肯定是不对的。于是,它们开始孤立它,排挤它,甚至在它捕鼠的时候给它使绊子。这只猫很郁闷,自己明明没做什么妨碍他们的事,这些同类们怎么这样。它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孤立排挤就算了,一只猫也可以玩的开心,但是自己没做错事情就不能被这么欺负。于是,在其他猫再次叼走它的捕捉对象时,它直接上去把那只猫挠了一顿。如此以往,每当有其他猫对它打着小算盘的时候,它都会迅速的反击。渐渐地,那些猫虽然还是不跟它一起玩,却再也不敢欺负它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的爱好的自由,无论什么时候,这都没有错。我曾经在一个小学课堂上目睹过类似的“暴力”,那个孩子特别爱看书,他的同学都叫他“书呆子”,不跟他玩。所以他们并不是针对你小众的爱好,他们就是觉得所有人都应该一样,爱吃鱼、不爱看书、不喜欢日本文学……他们的做法绝对是错误的,这时你需要站出来,学会反驳,一味地退让,只会给他们你好欺负的感觉。人习惯于欺负弱者,当面对强者时,他们就算不会讨好,但至少不敢欺侮。说起来很容易,做到自信强大是多么艰难的过程,所以先从说“不”开始吧。
  
  而且这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和你喜欢一样东西的人,你的爱好没有任何错误,多与同好们接触接触吧,你会发现跟有共同语言的人交流起来是多么快乐。
  
  写完回信,程愈下意识喝了口茶,却发现茶已经冷了,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这茶味,像是他现在的心情的写照。
  
  将信纸塞进信封里,程愈叹了口气,揣着信走出了诊疗室。一路上,他在思考怎样有更优的解,一直到把信搁在收信室中给学生的那一栏里,才回了神。
  
  也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明白。自己好像好久都没有这般不确定时候了。
  
  程愈脑袋里这般想着,他并没有急着回诊疗室,而是在林荫小道间缓慢地踱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