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决定开始这场冒险
07-30    《知心姐姐》
  
  高考录取结果出来了。意料之中,我没有被录取。那是一所即便是被录取了,我也上得很不甘心的二本学校。
  
  高三的复读班也开始招生了。选择复读,再冒一次险。还是,去读三本?依旧还是等着父母为自己做决定。潜意识里总觉得路是父母为自己铺出来的,是要按照父母的指引走下去的。至于现在,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我自欺欺人的认为这责任更多的是该父母去承担。
  
  心里隐隐的有一丝不甘,也有些许的难过。我在想,我是不是迷路了,走上了不属于我的路。好比那年800米赛跑时,我跑进了别人的跑道,最终被罚下场。可是,人生如果被罚下场,那,又会怎样?
  
  吃午饭时,我接到了涓打来的电话。挂掉电话后,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碗,对爸妈说:“爸妈,几个同学准备出去小聚一下,晚上我可能会很晚回来。”
  
  “嗯。出去转一下也好,不要玩得太晚回来。”老爸淡淡地说。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老爸,他头上的白头发似乎更加明显了,那一刻,突然有一种辛酸的感觉。我放下碗筷走进卫生间,关上卫生间的门,坐在地上抱住双腿。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管,我拿出mp3塞住耳朵,耳边传来熟悉的音乐,但是,眼泪还是再一次从脸庞淌下。
  
  用冷水洗了个脸,抬头望了眼镜子里的自己,似乎这些天来一直都没有笑过。每天在客厅里游魂般地走来走去,每一步都如同走在空荡荡的阶梯教室,每走一步都发出余音绕梁的寂寞回响。一行人都是高中三年的死党,涓、冰还有我三个女生,二牛和菜边两个男生。我们在江滩边坐了一个下午,谈天说地,看太阳一点点落入江心。
  
  菜边跟涓被录取了。而我们剩下的三个人都在等待着最后做决定的那个时刻。何去何从,大家心里似乎都有个方向,但是却还无法做出最后的决定。我们了解彼此心中的纠结与烦闷,那天下午我们似乎很有默契,没有人谈论这个敏感的话题。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天色也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我们五个人从城西走到城东。幸好这是一座小城。
  
  原路返回的时候,钟楼上沉沉的钟声在报时,已经是深夜十点了。这个时间,那些高三的学生应该才下课。走在这条熟悉的放学路上,还来不及细细体味高中三年每次走这条夜路时的心情,耳边就传来了家长骑着自行车接子女的喧闹声。
  
  当涓看着那群人从身旁经过时,她不禁感叹了一句:“突然想起我们家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了。被我压了三年,饱受我的摧残,现在也应该光荣退休了。”
  
  我看着涓,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酸楚。涓解脱了,她家的自行车也解脱了。可是我呢?家里的自行车或许还要再强撑一年,爸妈还要每天晚上接我。
  
  夏天还好,可是冬天的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当我随着人流走出校门的时候,大老远看到爸妈被冻得通红的脸,因为冷而不住搓手跺脚……当我的眼光迎上爸妈那急盼的眼光时,心里除了感动还有难过。
  
  多么想这一切早一点可以结束。可是,这一切也许还要再重演一次。
  
  我忍住想要流出的眼泪,假装开心地笑着建议去唱卡啦OK。在大家的赞同声中,几个人欢呼着向KTV走去。
  
  路上,冰突然喊住我们,她指了指旁边的一家药店,说要进去买些药。
  
  “要不是刚好看到了,我就忘记了。”冰笑着对我们说。
  
  “买什么药啊?”菜边问道。
  
  “也没什么,我妈这几天因为我高考志愿的事情,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我爸让我买一点中药带回去。”冰无奈地笑了笑说。
  
  “我妈在我高考前那几天也给我熬中药喝来着,说是可以辅助睡眠,味道好苦。我妈那几天非得让我喝,可是我觉得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对一旁的二牛小声地埋怨着说。
  
  “小姑娘,不要瞎说啊,前些时候钟楼那里一位家长也来我这里买这种中药,那家长前几天还来了,说效果挺好的。”药店老板有些不高兴地嘟哝着。
  
  我尴尬地笑了笑,顺口问道:“那他家孩子最后考得怎么样啊?”
  
  “她妈说考得还不错,分数过二本线了,至于录取的是什么学校我就不清楚了。”
  
  听完,我猛然一愣,心中一紧。
  
  钟楼。二本。中药。似乎都跟我是那么的贴切。
  
  “那家长姓什么啊?”我赶紧问老板。
  
  “就是钟楼对面那栋楼的吧,姓李,她丈夫在实验中学教书。她前不久老是到我这里询问一些辅助睡眠的方法。这中药是很苦的,熬制方法也麻烦,要熬八九个小时效果才好。药的残渣是很苦的,所以服用的时候必须用筛子反复过滤好几遍才能服用。”药店老板随意地说着。
  
  我一个人走出药店,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夜晚微凉的空气。
  
  药店老板说的那位家长,就是我妈妈。
  
  一个人站在药店门口的路灯下,看着那些接送孩子的家长骑着自行车从我眼前穿梭而过,想到家里摆着的那个过滤中药的筛子,还有妈妈每次给我喝的中药,没有一丝残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妈妈每次熬中药时是怎么度过那烦闷单调的八九个小时,我更加不知道在熬好药后,妈妈到底要用那筛子过滤几次,十几次,甚至更多,才能让中药中不残留那些苦涩的残渣。
  
  我无法想象当妈妈告诉别人她的女儿考上二本时,她是怎么努力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其实内心是那么难受。妈妈一直以为她的女儿绝对能考上一本,她甚至希望她女儿能考上一本中的重点,可是最后的结果是她女儿连二本院校都上不了。这种心理落差太大了。结果出来的那刻,妈妈心里究竟有多不甘,有多难受,我无法去想象。可是,从分数出来到现在,爸妈从没说过一句责骂的话,哪怕只是暗示。
  
  同伴们陆续从药店走了出来,我推辞说有点不舒服,决定不去KTV了。看着他们恹恹的表情,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望着他们的身影渐渐远去后,我走到电话亭里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电话的嘟嘟声,每一声都紧随着我的心跳,起伏在夜色之中,愈发的清晰,愈发的宁静。
  
  “喂,请问你找谁?”妈妈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那么亲切,顿时,我的眼泪再次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我心疼妈妈。
  
  “妈,是我。我现在在外面,大概半个小时后就到家了。我跟你说一声,玩太晚了,怕你跟我爸担心。”我极力抑制哽咽的喘息声,说着说着,开始没办法多说一个字,再多说一个字,我此刻的情绪就会在妈妈面前暴露无遗。
  
  “要我跟你爸爸去接你吗?”妈妈急切地追问道。
  
  我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而,用俏皮的语气笑着说:“不用了。妈,你早点睡吧。明天一早不是还要去学校复读班报名吗?明天我们可不要红着眼睛,我们要精神饱满地去学校。”
  
  “姗姗,你决定了吗?要复读了吗?”电话那一头,妈妈的声音有些急促。
  
  “嗯。妈,我要再拼一年。”我坚定地说。
  
  我不知道电话那边的妈妈在听到我的决定后是怎样的反应。只是,我明白爸妈其实心里还是希望我复读的,因为他们一直是那么相信他们的女儿,他们比我更加不甘心。
  
  挂掉电话后,旁边的马路上已经空无一人了,我顺着电话亭的壁柱无力地蹲了下来,不必再顾及什么。黑暗中,此刻的我面对的只是我自己。我开始放声唱歌。把所有会的歌都唱了一遍,声音渐渐开始发颤,我用双臂环抱住自己的双肩,流出了眼泪。
  
  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开始,我跨出的每一步都应该是面对未来的崭新的一步。身上承载的不只是自己的未来,还有父母的期待。
  
  我会羡慕那些考上大学的同学……
  
  复读一年的冒险性我也清楚……
  
  复读班学生要承载或多或少的不公,还有旁人的歧视……
  
  复读的结果或许会更差……
  
  但是,我决定开始这场冒险。
  
  这个夜晚,我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做出人生中第一次影响今后一生的决定。
  
  在这个人生的分叉路口上,当决定权完全被赋予在我手中时,我看不到父母的脸,我看不到任何人的表情,听不到任何人的话语,建议或者是命令。我只知道,我心里蕴藏着父母的大爱,他们的爱润物细无声般丝丝扣扣地攥入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漆黑之中,我看不到他们的脸,但是我的掌心一直存留着那深厚踏实的温暖,那是爸妈的体温,那是来自他们的支撑。
  
  编辑:李源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