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总是很乖的你,今天忽然想叛逆
06-29    《儿童文学》
高源
1.jpg
  今天我突然冒出一个困惑:有没有人能完全正确地度过一生?
 
  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成为一个不犯错的正确的人。即便偶尔出现失误,也都是无伤大雅、不值一提的那种。像班里稳居第一的乔乔同学:成绩好,人踏实,性情温和,也不是书呆子,有自己的业余爱好,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简直完美无缺。去年班主任给我们新年寄语,一一表扬我们的优点并指出需要改进的部分,口若悬河,说到乔乔时却卡了壳:“你啊,你……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缺点。”她不是开玩笑,是当真想不出能提什么建议,因为乔乔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正确的人”。
 
  话又说回来,究竟什么才是“正确”呢?有必要永远保持“正确”吗?那样的人生岂不太无趣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困惑,主要因为今天不知怎的,特别特别不想写作业。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期末考试迫在眉睫,作业和复习压力陡增,我常常怀疑初二就这么忙,高三可怎么活下去。而且,昨天老师心血来潮,撂下一场“惊喜”的数学考试,我们都惊吓得措手不及。平日数学还不错的我,这次却得了一个足以令我怀疑人生的分数。
 
  “一次考试而已嘛,又不是中考,也不是高考,没啥大不了。就算真的是中考……嗯,也只是一次考试而已嘛。”小麦的本意是安慰我,却把我搞得更加哭笑不得。有些东西,不能不看重,又不能太看重,比如考试成绩。说到底,还是要看得很重……好吧,虚伪。
 
  疲惫加上沮丧,糟糕的情绪使我无法像往常那样“正确”下去。晚自习老师不在,我拼命专心写作业,却屡屡失败。教室像败北的战场,一片萧瑟,大家都埋着头,平日里调皮的同学今天也不打趣逗乐,气氛异常沉闷。我想尖叫,想摔东西,想冲出教室虽然不知道能去哪里。
 
  “唉,好烦哪。”我轻声说。小麦看了我一眼,小声说了句“坚持一会儿就下课了”就继续低头学习了。
 
  一直在做乖学生,今天想破个例。我给班长递了张纸条:“我想提前回家。”班长回了句:“想什么呢你。”
 
  我很少这样任性,可即便在叛逆高发的年纪,偶尔任性一回,也是不被允许的。
 
  我又递了张纸条:“那我去卫生间总可以吧!”
 
  不等班长回复,我就起身冲出了门。
 
  我往操场跑去,那是学校里最开阔的地方。吹一吹风,焦躁的心会平静下来吗。抬头看见月亮黏在楼边,圆圆的,满满的。
 
  风远远送来口琴的声音。会是谁呢?这时候还能自由活动的,不是逃课就是请假,要么,就是老师。我好奇地循声而去。
 
  操场的看台上坐着一个人,孤单地吹着口琴。若在平时,我八成不会去搭讪,但今天例外——今天有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洒脱。我大方地走到那个男生旁边,一屁股坐下,说:“吹得不错啊。”
 
  他放下口琴歪着头问:“你怎么可以不上课?”
 
  “老师不在,我溜出来的。”话一出口,觉得自己非常不酷。
 
  “我作业没交,被罚站在教室外面,索性就揣着口琴来这儿了。”
 
  我们东拉西扯地聊了会儿,月亮又艰难地升起来一点点。
 
  “我叫物喜,初二(10)班的。你呢?”
 
  “物喜?哈哈哈哈。”我觉得这名字很不可思议。
 
  “是的,因为我爸喜欢范仲淹。”
 
  “哈哈哈哈,那,我叫己悲好了。”
 
  看了眼手表。“啊居然这么晚了!”我有点慌,再不回去就下课了,被班主任发现就麻烦了。
 
  “你快走吧。我……再吹一会儿口琴。”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期末考试加油。”
 
  我冲回教室,好在一切如常,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消失和重现。
 
  打开作业本,我又回到了正确的轨道。
 
  唉,我骨子里还是个乖学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