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密谋一个月,只为给她一次“惊吓”
06-04    《儿童文学》 人参与
1.jpg
高源
  有件事我们密谋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今天!
 
  “怪不得最近总觉得你们鬼鬼祟祟……”结束的时候田妈终于说话了。她哭得像个泪人,又笑得像个傻子。哎呀大人们总这样,伤心时哭,高兴时也哭,这实在让我们很难分辨好吗。不过这次无须怀疑,她哭当然是因为欣喜和感动。
 
  田妈是我们的班主任,温柔与严厉、幽默与严肃并存,跟我们打成一片时疯疯癫癫——“这个知识点,我敢说,期末肯定会考……要是不考,我就把我的姓倒着写!”(她就仗着自己姓“田”,下了许多赌注。)可一旦拉下脸来,沸腾的教室绝对像拉了电闸似的,瞬间鸦雀无声。她重视学习,但也爱玩,元旦晚会上全班一起包饺子搞得整个教室水汽腾腾香气四溢,或者春天突然领我们跑出去种树,诸如此类,不算稀奇。她常爱意满满地喊我们“憨子”,谁要是没被她骂过,就说明还不够可爱。所以我们都以被封为“憨子”为荣。
 
  上个月,有天课间我和小暖一起(严肃认真专业地)研究占星学,引起了其他同学的兴趣。“你们觉得,咱班主任是啥星座的?”我问。大家七嘴八舌,班长也凑过来兴味盎然地听了几句,然后一拍桌子:“猜来猜去多累!看我老将出马!”第二天他就调查出了田妈的生日,居然是临近的日期。于是大家计划给她过生日,而且要出手不凡、惊艳全城的那种,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也可能是惊吓。
 
  密谋就这样开始了,班里每个人都是主谋。重度浪漫主义的小暖提议大家给田妈折纸鹤、星星和心,越多越好;胃口极佳的大芒说用班费买大蛋糕,蛋糕上写“田妈生日快乐”;音乐课代表说可以合唱我们的班歌《感恩的心》,保准达到飙泪的效果;我提议每人给田妈写一封“情书”;有同学自告奋勇,负责拍照和摄影;还有同学家里是开礼品店的,自愿贡献几十支红色蜡烛……
 
  真是一次规模浩大的秘密行动啊。别的不说,光是折纸鹤的彩纸,校门口五家文具店的存货全被我们班买空了!早读,大家边折纸鹤边背书;课间,大家边折纸鹤边聊天(甚至在去厕所的路上也边折边走);自习课,大家边折纸鹤边看书(当然这需要一定功力,不够熟练的根本做不到)……一切必须瞒着田妈,嗯,到了考验同学们视力和默契的时候了!大家一折纸鹤,坐在门口的同学就开始放风,远远看到田妈走来就赶紧大声咳嗽。听到暗号,大家都迅速“销赃灭迹”,摆出一副沉醉于书本的样子;田妈一走,成千上万只纸鹤立刻重回舞台。真是齐心协力默契无比的一家人啊。
 
  想象一下吧,连一米七八的大汉都在女生的细心指教下用粗大的手指叠出了精巧的纸鹤和星星!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神神秘秘鬼鬼祟祟,这样的日子真好玩!
 
  今天晚自习,派两个同学去办公室拖住田妈——他们拿着练习册装傻,问了一大堆问题。我们麻利地把桌椅推到教室后面,开辟出一块空地,按照合唱的队伍站好。关了灯,拉紧窗帘,点上蜡烛,一切准备就绪!很爱演的班长跑去办公室对田妈说有人打架出事了,吓得她一路狂奔冲进教室——
 
  黑暗中闪烁着五十支蜡烛,每人都像捧着一颗温暖的星星。
 
  讲台上摆着一只大蛋糕,蛋糕上写着“妈妈生日快乐”,落款是“憨子们”。
 
  大家亲手折的纸鹤、星星和心被串成了许多花环,盛满了整整两个大纸箱。
 
  写给她的“情书”已经装订成厚厚的一本,里面都是一笔一划的真情,还夹着许多记录美好记忆的照片。
 
  音乐课代表领头,大家唱起了《感恩的心》……
 
  田妈呢?平日出口成章的她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是哭,哭个不停。
 
  搞得我们也哭了。唉真是太感动了结果把自己也感动了。
 
  唱完歌,她一一拥抱了我们。
 
  至于那个大蛋糕,呃,没有任何人吃到。因为全都被狂欢的人群涂在了脸上……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