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们向往“天堂”,她却羡慕“地狱”
04-08    《儿童文学》 人参与
高源
  昨天放学时我闷闷不乐,因为各科留的作业东一块西一块拼了满满一黑板,语文占据的领地最小,英语最大。没想到连历史老师也跑来凑热闹,说节后上课要抽查背书,还要默写。
  群情激奋,课代表们身负重任重返办公室,跟老师讨价还价,几乎都无功而返,只有数学老师仁慈,决定把一张卷子换成两道题。事实证明,不要高兴得太早:课代表把黑板擦了一角,在缝隙里抄写“清明特供”习题——非同凡响的习题——班上数学最牛的同学把笔杆都快咬断了也毫无思路!
  看小暖面不改色地抄着题,我问她做不出来怎么办,她神秘一笑说:“别担心,我有后援团!”
  她所谓的“后援团”只有一个人,就是从外地回来过清明小长假的学霸表姐。表姐读大一,在小暖眼中没有什么数学题难得住她。
 1.jpg
  今天小暖带我去她表姐家,美其名曰补习功课,其实就是胡侃闲聊。表姐卧室里塞满了书,那感觉很酷,好像墙是用书而不是砖头砌的,床是用书而不是木头搭的。挨着窗户有张桌子,因为书摞得太高,感觉窗户小了一半,窗帘都省了。
  “天哪这么多书,”我心想,“她不会窒息吗?”
  小暖很久没见她了,揪住她就问东问西。最让我们好奇的是大学生活:上大学是不是特自由?可以随便选课吗?可以翘课吗?没有早读也没有晚自习?听说教授特忙,除了上课根本见不到人?真的有一百多个社团?……
  对我们这种被课程表钉得死死的初中生来说,高中就是地狱,大学就是天堂。对未来美好的向往全都寄托在一句话里:“努力学习,坚持,上了大学就解放啦!”
   这些问题让表姐一脸为难。她像是纠结了一会儿才说:“嗯……跟高中相比,大学确实自由多了。没有老师监督,时间全凭自己安排。但是,”她停下,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这并不意味着解放,因为当你有论文要写,有英语四六级要考,有期中或期末考试,有教授列的书单……即便没人催,你也会天天屁颠屁颠地去上自习的。”
  “诶???”我和小暖有点失望。
表姐继续说:“生活会前所未有地丰富起来,好像走进一个新天地。比如,你们可以加入社团,交朋友,参加很多活动;比如有偌大的图书馆任你遨游;比如旁听其他院系感兴趣的课;对了,离开家要学会生活自理,我有朋友没做过家务,入学时连袜子都不会洗……”
  “我会洗。”我弱弱地插了一句。
  小暖说:“听起来没有想象中完美,但也比现在好得多。再熬几年就好了,就没有大人天天围在身边管束了。”
  表姐严肃地摇摇头:“你们居然羡慕我?我实在羡慕你们啊。”
  “有没有搞错?!”匪夷所思!脱离了中考和高考火海的人居然羡慕我们?
  “十四五岁,多么好,”她说,“单纯地生活,每天只想着学习,不用考虑找工作、生活的压力、社会的复杂……而且一放学就可以回家!我好想再穿上校服,做一回中学生啊。”
  小暖摊开习题册:“如果清明假期要写这么多作业,你还会这样想吗?”
  表姐没有回答,却说了句奇怪的话:“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上升的路和下降的路是同一条路。说到底,人生没有哪个阶段是更好或更坏的。我们在得到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失去啊。”
  真逗,我想,我们彼此羡慕,那为何不在拥有的时候就珍惜呢。她珍惜她的成熟,我珍惜我的幼稚。
  “享受”,而不是“熬”过现在的时光。因为每一个现在,都是“最好的时光”啊。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