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们跑散了吗
02-24    《知心姐姐》 人参与

 文/言宴

 
  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那时候我大概十二岁吧,读六年级,在校运会上不小心跑了第一名后,便被人称“王美女”的体育老师抓到田径队训练了。其实我挺不乐意的,因为进入田径队又累又苦,但是十二岁的我,是个没有骨气的假小子,一堆零食就让我阳光灿烂起来。哎,自作孽不可活,从此我胡西西就踏上了一条奔跑的不归路。
  当时我总是被王美女留下来单独训练,每当我想方设法偷懒的时候,王美女就指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叽里呱啦地教训我:“你看你,比人家早进队半年,跑不过人家不说,还不知道上进……算了算了,今天你还是回家吧!”我连忙点点头,露出八颗牙齿说了声谢谢,然后乐滋滋地回家了。哈哈,王美女的激将法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就让她一个人在我身后抓狂吧!
   
  被王美女夸奖的那个男生叫任东东,这是我和他绕着操场跑了整整一个夏天后才知道的。我开始还以为他是哑巴呢,因为我第一次问他名字的时候,他只翻了翻白眼,对我哼了哼。
  那时候我同情心泛滥啊,心想,老师让我们帮助弱小者,他这么辛苦地一个人跑,多孤单啊,我要陪他。当我和他一起跑了十圈都不怎么气喘的时候,他终于第一次主动对我说了话:“胡西西,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跑啊!”
  “你怎么知道我叫胡西西的?”难道他也早注意到了我? “王美女每天对我教练说‘哎呀,那个胡西西要是有你们任东东一半懂事就好啦’。”他学着王美女的口气说话,令人忍俊不禁。
  我还想和他说些话的,但是他说完这句话后,很不耐烦地对我翻了翻白眼,又一个人跑掉了。每次他留下我一个人跑掉的时候,我都在心里骂他,但是第二天看到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朝他跑去,和他讲话。哎,虽然任东东比我还矮,也不帅,可我就是喜欢他拽拽的样子嘛。
  你们是不可能明白我的心情的。
 
  秋天就在任东东不停地对我翻白眼中悄悄地滑过了。他的生日也来了。
  早在一个月前我就计划着送他什么礼物,思来想去,终于决定带他去我的秘密基地!那天训练完后,我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他竟然很不屑,鼻子哼哼说他没时间,而且头也不回地就跑掉了。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那么一些小难过,不管了不管了,今后再也不要理任东东了!
  我一个人来到我的秘密基地,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没错,我的秘密基地就是一棵树!不过它可不是一棵普通的树,坐在上面我可以看到不远处的舞蹈教室,我从来没告诉任何人我喜欢跳舞的,其实今天打算讲给任东东听的,可惜他没有这个福气了。
  今天舞蹈教室还没有下课呢,女孩子们排成一列,和我一样瘦瘦的,但比我白好多,我把头靠在树上,开心地看着她们舞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低头一看,竟然是任东东!
  “喂,胡西西,你快下来!”
  “你让我下来我就下来啊?有本事你上来啊!”我就是个小气鬼,我可没有原谅他。
  他在树下急得走来走去,感觉他真的要走了的时候,我连忙说:“好啦好啦,我下来啦!”他抬起头,一脸着急地对我说:“你慢点啊,我接着你!”他站在树下,向我伸出手来,两只眼睛里装满了零零碎碎的阳光,闪闪发光。我心里一热,决定不生他气了。
  跳下树后,我才反应过来,哎呀,我忘了拉他的手了,我怎么就自个儿爬下来了呢!转身一看,任东东的手已经放下来了。
  “喂,你怎么又来找我了?”
  “切,还不是你们家王美女让我来找你的,怕你从树上摔下来!”他转过身去,不看我。我想他一定脸红了。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脸也红了。
  我没有再继续和他斗嘴,开开心心地拉了拉他的衣摆,说:“回家吧!今天你生日,叔叔阿姨都等着你回家吃蛋糕呢!”
  他突然跳了起来,大叫:“我差点忘了!”然后一溜烟地跑掉了,又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可是这次,我心里一点也不生气,也不觉得孤零零的了。
 
  后来我从任东东的教练那里得知,任东东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过,所以后来他就有点恐高了。原来如此,就像小时候我被舞蹈老师批评“腿太弯,手不够长,不适合跳舞”一样,到现在我也不敢穿上舞鞋。
  我感觉自己又多了解了一点任东东,真开心。
  后来我和任东东都作为体育特长生直升上了小学所隶属的初中,依然每天在一起练习,王美人和任东东的教练依然只会夸他。
  因为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自然不好意思再像以前那样有事没事就去找任东东,但每天在一起训练依然是一天里最开心的时光。
  直到那天……
  我和任东东刚训练完,他的好朋友在等他,看见我后,阴阳怪气地说:“嘿,你叫胡西西吧?”我对他翻了翻白眼,哼了哼,没理他。“我知道你喜欢我们任东东!”当时任东东不在,我还是羞得脸通红,生怕他听见了。那个男生得意地笑着说:“不用看啦,任东东知道的!你想知道他怎么说吗?”我犹豫了下,尽管心里又震惊又害怕又气愤,但还是点了点头。
  “嘿嘿,他说,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你的!”说完他就跑掉了。我没有心情去找任东东算账,我感觉浑身无力,只想赶快回家睡个觉,不要做梦。
  长大了真不好玩。
   
  没过多久任东东就退出了田径队,我以为他是不想看见我,后来才知道他是去了一个叫新西兰的国家。心里除了失落和难过外,也有一点轻松的感觉,我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倒不是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让我尴尬,而是他那句“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她”的话伤了我的自尊心。这让我觉得我眼里的任东东一点也不帅了。
  任东东走后不久,王美人和他的教练订婚了。学校里的老师们都说,他们这是跑出来的感情。我立刻想到了任东东,为什么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越跑越远了呢?
  王美人结婚后性情大变,温柔得让我很不适应。现在我有了两个教练,王美人说,她以前对我严厉是为了激励我,我心里其实是明白的,但是嘴上仍然“哼哼”装不理解。任东东的教练立刻帮王美人说话了:“你这个孩子现在怎么和任东东一样,哼哼什么啊?”怕了他了,又提任东东。可是我为什么会怕听到这个名字呢?
  初三的时候,我在市运会上轻轻松松地拿了个冠军,还一不小心破了纪录。男子组得冠军的那个男生没有任东东好看。凭着这个奖杯,我又顺顺当当地升上了重点高中,继续绕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着,可是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跑了。怎么说呢?我感觉这样跑着挺没意思的,但是除了跑步,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至少现在的我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个某方面很厉害的人了。
  而这些其实都是任东东带给我的。虽然他也给我带来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比如喜欢翻白眼啦,喜欢哼哼啊,偶尔有点拽啊,但是这些都提醒着我,我的少年时光是饱满的。
  我想对他说句谢谢,像个淑女一样,然后朝他一脚踢过去,像个假小子一样。
   
  我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任东东。
  那时我已经高二了,他从新西兰回来,我们在小学的校庆上碰见的。他长高了,我得仰着头看他,他皮肤也白了,比我白好多。见了我,还很有礼貌地和我打招呼,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尴尬地点点头。他长大了,陌生了,一点也不是我心里的那个任东东了。
  那天和他走在学校的操场上,两人一路沉默,我偏过头看他的侧脸,他突然也偏过头看我,问我:“你还记得你的秘密基地吗?”
  “当然了,”我快步走在了他的前面,不敢让他看见我的脸。“不过那棵树早就被砍掉了。”
  我怎么也忘不了小时候的那个他,当时的阳光就像现在这样,零零碎碎地装在他的眼睛里。那个站在树下,一脸着急地伸出双手,对我说:“你慢点啊,我接着你!”的小男生,永远活在我十二岁的记忆里,闪闪发光,如同此刻挂在我脸上的晶莹泪水。
编辑/陈瑶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