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孩!
02-11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知心姐姐:

  我是一名六年级学生。爸爸妈妈很忙,没时间照顾我,从小我是跟着姥爷姥姥长大的。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我总是不愿意去上学,除非是爸爸送。如果是别人送我去的,我也会自己想办法逃学,害得老师常常派五六个同学抓我回来。我暴躁的性格大概就是这时候开始养成的吧。
  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没有同学跟我玩,我很孤独,脾气也越来越坏。到了六年级,分班了,看着原来的老师和同学大多数都不在一个班,我想总有老师会变一种方法来对待我。原来我不喜欢做课间操,现在也改了,可还是忍不住犯别的错。前几天,我让一个同学帮我把卫生区的垃圾撮起来,他不撮,我就把他约到音乐教室里摁倒吓唬了一下。
  还有一次,五一班有人从三楼扔雪球砸到我们班同学,我决定帮他报仇。下午,我用502强力胶粘住了五一班的门锁,顺便在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门上涂了强力胶。校长知道后,就通知我别去上学了。我很想上学,可现在只能呆在家里。我知道自己错了,也知道暴躁的脾气对我的成长不利,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希望知心姐姐能帮我解除暴躁的脾气,让我早点重返校园!
毅崇
  
毅崇:
  你好!
  你的来信满满4页,蓝色的圆珠笔字迹工整而秀气,个别地方还能隐约看到细心修改的痕迹,不看内容的话,我肯定想不到你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孩!
  你的经历让我想起了另一个男孩。他叫张一晨,是我的一个小笔友,今年15岁。从小学到初中,他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每次和老师发生冲突,他总是占上风。临近中考时,学校老师终于忍无可忍,不让他去学校了,他父亲托人给他争取了返校的机会,他不但态度强硬地拒绝了,还找到班主任老师,说“以后我跟你就是仇人”,然后头也不回地告别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张一晨回到家里,无事可做,父亲只好带着他上了工地。半年后,母亲实在不忍心看他被火红的太阳烤晒,就花钱找了一所中专学校让他去读。在新的学校里,他才感到什么是真正的窒息:他喜欢大大的操场,可是这里没有;他渴望被人关注,可是老师从来不管学生在做什么;他渴望有个可以说话的好朋友,可是身边的同学都是“出来混的”,抽烟、酗酒、打架是常事。他告诉我,自己以前有些事情做错了。
  “知道错了,却有些晚了”,这是一句让人心生怜悯的话,也是世上最悲哀的一句话。在张一晨的经历中,每个人都能读到一种启示,即使像我这样一个成人。在他给我的来信中,我看到这样一句话:“不知是我抛弃了希望还是希望将我遗忘。我抬头望着苍天,苍天无语……”这不该是一个15岁的孩子所能承载的迷惘,可是张一晨却必须面对这一切,直到他的学业和人生都有所起色。
  毅崇,你并非真的脾气坏透了,你具备成为一个男子汉的许多特点,却因为几念之差与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有了差距。看得出来,同学们都“怕”你,老师们也对你另眼相看,但这恰恰是你没有朋友的真正原因。谁会喜欢一个经常欺负别人的人呢?如果有人逼迫我替他做事,我不但会拒绝,而且会反抗的。来,试试看,把以前的做法反过来:帮助同学打扫他的卫生区;有人被误伤,赶紧看看伤者要不要紧,先别去急着报仇……要想重新回到学校,首先一定要向那位被你吓唬的同学、班主任老师和校长真诚道歉,假如你的诚意足够,我相信大家都会改变对你的看法的。
  说了这么多,我仍没想出让你的脾气不再“暴躁”的方法,因为怒气的力量十分强大,不是几句话就能消除。毅崇,我只能提醒一下,爱他人、尊敬他人是最能软化我们内心锋芒的方法。当控制不住情绪时,你可以想想日渐年迈的姥姥。
  张一晨曾失落地说:“我不小心走进了夜色中,却没有一盏灯愿意照亮我的道路。”我看不见他落寞的神情和懊悔的泪珠,却能感受到他的无助。然而,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没人能够拯救我,除了我自己。”是啊,你要学着做一盏灯,来照亮自己的脚下。
  知心姐姐希望你能像枣树一样静静地成长,既拥有坚硬的身躯,也能结出温和、殷实的果实,而不是变成一棵张牙舞爪的荆棘树,让人不敢靠近!
知心姐姐
编辑/王浩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