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MBA妈妈遭遇女儿管理危机
12-01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策划/知心热线   主持人/任慧
 
  “知心姐姐,您好,我是一个十岁女儿的母亲,很欣赏知心姐姐的教育理念,感觉特别贴近我们的生活。近来我和女儿相处越来越困难,于是决定给你们打个电话,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的开场白,但透过那清晰笃定的语气,直觉告诉我,这位母亲属于事业有成之人,事实果真如此。她是一位有着大型企业管理经验的MBA(工商管理硕士),但在如何管理女儿的问题上,她却感觉无所适从。
 
  一千名员工pk一个独生女儿
  这位母亲告诉我,大概四年前,因为工作关系,她报考了MBA课程,那段日子必须全力以赴地拼搏,之后又需要将所学用在工作之中,无形中减少了对女儿的关照。这一年工作日渐步入正轨,可她却发现自幼乖巧懂事的女儿变了,经常对她的想法提出反对意见。她困惑地说:“我常常反思自己,为什么可以带领一千多名员工创造企业的最大效益,但对于我的独生女儿,却感觉束手无策呢?”
  “我就是受不了我妈总是天底下最有道理的样子……”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略显愤怒的声音,打断了母亲的叙述。我着实吓了一跳,母亲显然知道那是她的女儿,于是主动向我解释:“我女儿在那屋听我给您打电话呢!”
  “知心姐姐,你觉得全天下的道理会只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吗?”女孩率先发问。
  哦,这问题问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在得到我否定的答案后,女孩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客观正是对她潜在的支持,于是通过电话对妈妈说:“您听见了吧,不能总是您有道理的!”然后对我说:“在我们家,我妈认为只有她说的才有道理,根本就不听我的意见,十分独断。今天打这个电话,也就是想让知心姐姐做个评判,究竟是我错了,还是我妈错了?”
母女双方自由辩论,开始!
 
  第一回合:做作业
  母亲率先提出女儿做作业的问题:“女儿很不自觉,我几乎每次进她屋子都看见她在玩。而且她很不仔细,我给她检查作业会发现很多问题,给她指出来才会改,如果我不盯着的话,她写完了就放到一边不管了,我没有办法就只能每天陪她写作业,然后帮她检查,可她非但不领情,还很有情绪……”
  女儿显然对母亲所陈述的事实并不赞同,她告诉我说:“关于做作业也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学习的时候我妈从来看不见,可她每次去我屋子都能赶上我在休息。而且只要我一写完作业,她就让我做辅导题,谁喜欢做那个呀?我就先玩一会,剩下的时间正好够做完作业的就行了,省得我做完作业了她看我闲着又该给我找事了。我确实有点粗心,可是既然我妈总是不放心非要替我检查,那我还认真干什么?”
  “你觉得做作业是属于谁份内的事情?”我这个“评判官”向女孩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当然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了!”女孩脱口而出。
  “那么如果妈妈不陪着你做作业,你会主动些、认真些吗?”我再次发问。
  “那我肯定会啊!因为我得对自己负责啊!” 
  我隐约感觉到母亲对着听筒发出了丝丝感叹之音,于是问她是否相信女儿的这个表态,妈妈虽然支支吾吾地表示了一定的怀疑,但她的语气似乎没有刚开始那么强硬了……
 
  第二回合:做饭
  女儿肯定也听出了妈妈对自己的不完全信任,于是赶紧举出另外一件事情来说明妈妈的独断,那就是做饭。
  几年前,母亲曾带女儿回过老家,目的是为了让女儿感受农村孩子生活的艰难和读书的不易以此激发她好好学习的信念。没想到回来后女儿感触最深的却是对舅舅家表妹的羡慕,理由是表妹“可以自己做饭吃,而我妈什么都不让我干”。
  对此,母亲甚为不解,认为女儿这是在故意找茬和自己顶撞。因为在她看来,外甥女一早起来上学前,还要给一家人做好早饭是多么辛苦的事情,哪像自己的女儿可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于是对于女儿想做饭的要求,给出了附加条款,那就是必须有母亲在场的情况下才能实施。
  又是母亲必须陪同,这不是和刚才提到的写作业问题很类似吗?

  第三回合:辅导班
  对于女儿发起的“挑战”,母亲展开了“反击”,提起了报辅导班的事情。
  母亲告诉我说,女儿做事耐心不足,之前选择上表演课辅导班,但她上了一段时间就没兴趣了。母亲不顾女儿的强烈反对,替她报了英语和数学辅导班,“表演不学也就算了,英语和数学是直接和小升初相关的,别的家长也都是这样选择的。”
  “总是说我不听话……”女儿在电话那边嘀咕着:“知心姐姐,其实我并不想上任何的辅导班,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时间我多想和同学们去玩儿会呀!可我妈之前就动员我上表演辅导班,说那里也是玩着学的,我相信她就去学了。可上了一段时间发现那些课真没意思,于是我妈就说我没耐心。现在她又说学英语和奥数更好,表演不好,我真的很纳闷,怎么都是她有道理啊?” 
  (这真是一对极为相似的母女,思维敏捷,据理力争,虽然女儿力邀我做“评判官”,其实我知道热线只是她们沟通的一个平台,而我就是那个值得她们信任的中间人。该是“对症下药”的时候了,我于是向她们提出申请,可否单独和每个人聊一会。女儿要求和我先行沟通,母亲爽快地放下了电话。)
 
  道理是相对的,母爱是绝对的
  “世界上有绝对的正确,或者绝对的错误吗?”我问女孩。
  “应该没有吧……”
  “那么在你们家,相对来讲,你认为是你犯的错误多一些,还是妈妈?或者是你懂得道理多一些,还是妈妈呢?”
  在我们的谈话中,这个女孩第一次陷入沉思。
   (这真的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的沉寂意味着她飞快地开动脑筋在思考。我也保持沉默,静静地等待她的答案,我想会是一个聪明的答案。)
  “我知道我也会犯错……”片刻之后,话筒那边传来女孩的声音,带了些许反思后的冷静。
  “能告诉我你的问题在哪里吗?”
  “学习不太认真,比较粗心,而且有时候没耐心。”
  “这话我刚才听你妈妈说过,为什么觉得妈妈说的不对呢?”
  “其实我知道妈妈很多时候说的是对的,可是她那种态度让我受不了,她总是指责我,而且定了那么多的规矩,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我甚至觉得我还不如她最笨的员工。再说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对啊,我做对的时候,为什么不能鼓励我呢?”
  “其实你很希望得到妈妈的认可和鼓励是吗?”
  “嗯,我特别希望!”我听出了那份深深的渴望,于是建议她分两步走,首先她要努力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找机会和妈妈认真地谈一谈。当然,我会先向妈妈转达她的想法,我们一起努力帮助她实现她的心愿。对于我的这个建议,女儿快乐地同意了,然后大声叫妈妈来听电话。

  家庭MBA的学问在哪里?
  “您对公司员工的要求,是完全听命于您,还是会着力培养下属独自解决问题的能力,不需要您事必躬亲?”我问这位妈妈。
  “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我必须注重人才的培养,通过合理的梯队建设,以实现各个环节的有效管理,从而达到企业整体的健康发展。”妈妈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么,您觉得企业管理和家庭管理之间是否存在相似之处呢?” 
  这个问题显然触动了她的神经,迟疑了一会,她对我说:“其实我也知道,女儿会慢慢长大,她会有她的思考,可毕竟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希望她重复我之前走过的弯路,我希望可以把我的人生经验都告诉她……”
  “您听说过‘别人嚼过的馍馍不香’这句话吗?”
  母亲又迟疑了一会,然后说:“是啊,谁也不能代替谁的成长。她不亲身体验摔倒的痛苦,就不会知道爬起来继续走对于一个人是多么重要,我也不可能指导她一辈子。”
  “您说的真好!”我发自肺腑地赞叹到,“我觉得您的女儿确实如您所说,聪明懂事。何不给她充分的空间,给她充分的信任,以及由衷的认可和积极的鼓励,而不是需要完全听命于您的‘附属品’。或许您不仅会发现她更快速地成长,而且还多了一个替您分忧解愁的‘密友’,幻想一下那幅图景,是不是格外的温馨呢?”
  “温馨?”母亲重复了几遍这个词语,“是啊,我们家好久没有这种温馨的感觉了!其实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哪有时间监督我们学习呢?家务活又哪会不需要我们做呢?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越珍惜,越关注,反而特别患得患失。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我常常和员工分享的这些人生经验,是不是也适用于我的女儿呢?”
  “您已经给出答案了,不是吗?我相信,您不仅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也会成为优秀的家庭MBA的!”我似乎听到了她在电话那头的会心一笑……
 
  知心姐姐的话:
  现代社会,拥有高智商、高学历、高收入的母亲越来越多,事业的辛苦付出使得她们往往需要承载家庭角色缺失的压力。很多时候,正因为她们所体味到无尽的艰辛,便格外希望可以将自己的经验系数传授给子女,却忽视了子女顺其自然的成长规律,忽视了子女成长所需要的尊重和信任,忽视了自己也是在挫折中前行的。我想,如能学会放手,学会欣赏,给她自由,给她鼓励,向对方多表达一些信心和宽容,营造一个温馨的家不会再是梦想……
                      
编辑/李源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