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和哥哥之间的“小康飞剪”事件
11-13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 /康远飞
  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是爸妈,可他们远在千里之外。另一个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大我两岁的哥哥,他叫康远鹏,代号“there be”。这是他同学给他起的外号,但他从来不告诉我原因。而我也就跟着一起喊了。
  小时候,我跟我哥其实很不和,吵闹打架是常有的事。开始时,妈妈在家里还能勉强“维和”。我上小学三年级,妈妈也跟着爸爸出去打工,我跟哥哥之间的战争便愈演愈烈了。
  我哥个头比我高,块头比我大,每次打架我总吃亏。为了报仇,我绞尽脑汁想出各种整人手段。比如,偷偷扔几颗螺丝在他的被窝里,趁他不注意把他的作业本划花。我哥有个软肋就是怕蛇,我就借同学的玩具蛇吓他。每次报复成功后,我哥肯定要挥着拳头修理我一顿,于是又引发了我的下一次报复行动。
  但是,打架归打架。干农活的时候,我总偷懒把活儿推给他一个人,我哥却没说过一个不字。后来,这也成了我对哥哥偶尔感到歉疚的主要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是发生在小学四年级的一件事。
  那是玉米收获的季节,我记得那天很热,我跟哥哥坐在院子里剥玉米。
  看哥哥很麻利地把玉米皮剥下来,我很郁闷地说:“为什么你剥那么快,我却这么慢啊?”
  “那是因为你总不听话。”哥哥回答。
  我很不服气,反驳他:“你才不听话呢!”
  “家里就属你不听话。”哥哥低头剥玉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不知哪儿来的无名火,扔下玉米,在哥哥的脸上甩了一巴掌。我哥也急了,狠狠地还了我两巴掌,就站起身跑开了。
  我追不上他,就随手拿起放在地上的一把剪刀,冲我哥喊了一句:“小康飞剪!”就把手中的剪刀扔了出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儿,让我后悔不已,为什么我扔出去的不是玉米而是一把剪刀呢?那把剪刀飞出去后,正好插在我哥的小腿上。他痛苦地喊了一声,就摔倒在地上,眼泪刷地流下来。我急忙跑过去,看到哥哥的腿流着鲜血,我也被吓哭了。当时家里没有大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哭着问我哥,该怎么办?他也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哭。
  我实在想不出办法,更不懂急救常识,便眼睛一闭,咬紧牙关,伸手把哥哥腿上的剪刀拔了下来。那一瞬间,鲜血喷到我的手上和衣服上,哥哥发疯一样地喊叫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吓坏了,顾不上身上的血迹,骑上自行车跑到村头找医生。医生看我连哭带嚎,身上还有血,以为出了人命,拿着药箱就往我家赶。
  到了家里,他给哥哥包扎了伤口,还留下一些药。临走时,还嘱咐我说:“不是太严重,就是让他别到处乱走。”这时,我才稍稍松了口气。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哥哥,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懊悔。
  吃完晚饭,我轻轻地推开哥哥的房门,却不敢迈步进屋。我不敢想象哥哥会怎样怨恨我。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我还是走了进去。
  “哥,你怎么样了?”好久,我才缓缓开口。
  “滚出去!你是个疯子!”哥哥气得大喊起来。我站在原地不敢动,直到他吼完。
  “对……不……起!”半天,我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我话音还没落,哥哥一把抓过枕头向我扔过来,砸在我的身上。我向后退了几步,强忍住眼泪。我知道,这个时候最委屈的应该是我哥。而且,我也知道即使他再发火也不会向我扔剪刀的。哥哥背过身不再理我,我沉默着站了许久,转身离开。
  过了两天,医生过来换药。他对我和奶奶说,哥哥的腿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得多养几天,这期间需要有人照顾他上厕所、扶他走路。没等奶奶开口,我就自告奋勇揽下这个任务。医生点了点头。奶奶和哥哥也没有反对。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争取让哥哥原谅我。
  从那天起,哥哥上厕所、下床吃饭、回屋睡觉等等,凡是跟走动有关的事情,都由我来背他。哥哥比我高也比我重,可那时候不知哪儿来的力气,背着他竟然也不觉得累。或许是因为内心的歉疚太多了吧。而这段时间,由于我成了哥哥的贴身侍卫,他对我的态度也渐渐缓和了。
  有一天,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整天躺在床上都养胖了,我都快背不动了。你什么时候才能自己走路啊?”
  哥哥不客气地说:“你把我整这么惨,背几次就喊累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哥哥突然就笑了。我觉得这是我们之间和解的一个信号,心里也轻松起来。
  我哥得意地说:“我得剥削、压迫到你彻底屈服的那一天。”
  “我不是赢家吗?怎么现在反而还要受你压迫?”我有点不服气。
  “现在就要让你知道,侵略者终究是要失败和接受惩罚的。”看到哥哥心情变好,我也就不在继续反驳他了。其实,平时唇枪舌战都是我占上风的,这次让他吧。
  之后的几天,我和哥哥一直开着玩笑。我们之间比以前更亲近了。哥哥的腿在半个月之后好了起来,可以正常走路了,只是到现在还留着一个疤。
  后来我上了初中,进了县里的学校。而哥哥也面临初三升学的压力。我们哥俩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所以吵吵闹闹的事情也极少发生了。偶尔周末哥哥放学早的时候,他还会骑着车到镇上的车站接我回家。我收到稿费也会惦记着在县城里为哥哥买件T恤衫。放假在家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起去看望住在舅舅家的外公外婆。在大人眼中,我们似乎长大变得懂事了。而我却隐隐感觉到因为距离,我和哥哥已经变得隔膜起来。
  我以为哥哥并不在意这些。直到今年春节,爸妈回家过年,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时,哥哥突然问我:“你还记得你的小康飞剪吗?”
  我一愣,很快小时候的记忆就都重现在眼前。“怎么不记得啊!我背了你那么多天呢!你倒好,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
  哥哥哈哈大笑起来。我们又开始激烈地讨论“小康飞剪”事件之后的一系列事件,比如有人以为我家进了歹徒,我哥和歹徒英勇搏斗。我坚称,这些是哥哥为了美化自己的形象故意“散布谣言”。之后,我和哥哥一起扯出了童年的很多趣事,包括我们之间数不清的战争。这些,现在已经变成了最最美好的回忆。
编辑/时颖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