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苹果不是唯一的水果
11-07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杨慢慢
  我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上周学校贴出了红榜,上面写着参加这次全国作文比赛的名单。没有我,但是有阮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用这个“但是”,我应该感到开心的呀,我们可是好朋友啊,但是我真的无法露出笑容,我甚至想拿笔把那个名字划掉——我觉得应该是我去参加才对。
  这之后的一周我都对阮苹爱答不理,虽然她总是很热情地买了酸奶来找我说话,借了我最爱看的漫画书来讨好我——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确实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觉得我对她冷冰冰的,一定是她做错了什么。这让我感到无比内疚,或许她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把我当作了她的好朋友,像我这种嫉妒心强又小气的人根本不配当她的朋友。可我没有勇气对她说这些,我既珍惜着与她的友情,又无法做到真心祝福她比我优秀,是不是很矛盾?反正我快要被自己搞疯了。
  周五放学,阮苹故意留在教室里磨蹭,我知道她在等我,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和她一起回家,和她在一起总让我想起我没办法参加这次作文比赛。我真的很在意这次比赛,获得第一名可以为小升初时去最好的中学增添砝码。我的成绩本来就在学校数一数二了,如果再获奖,肯定能去最好的中学。但是这个名额现在被阮苹拿了完全就是浪费资源,她的成绩就算加100分也根本进不了一流中学的。况且我也并没有觉得她写得有多好。我决定去找语文老师谈谈。
  我径直从阮苹身边走过,她伸出手想拉我,但还没碰到我的胳膊,就又收了回去。她啊,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其实经常没勇气跨出第一步。我实在是太了解她了。
  语文老师还在。我们的语文老师是新来的,在临近毕业这种关键时刻,还把上课时间用来和我们探讨人生,排演课本剧,有家长提过几次意见,但是他仍然我行我素。
  “老师。”我拿着自己的作文,站在了他的面前。
  “嗯?丁果,找我有事儿?”呵呵,明知故问嘛。
  我将手中的作文本递了过去,“嗯,我想请您看看我的作文,给我点意见。”
  他笑着接了过去,看了几秒钟,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不是上次作文比赛海选时写的吗?我已经写过评语了啊?”
  “是的,但是我觉得老师您一定是没有仔细看。我觉得我写得不错啊,都是按照老师教的来写的。中心明确,语言也很优美,我觉得……”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觉得并不比阮苹的差啊。”
  他没有说话,放下了作文本,沉默片刻才看着我说:“丁果,写作不是考试,不是按照老师教的来写,而是写心中想写的话。我之所以选择阮苹,是因为她有自己的想法……”
  “那老师是觉得我没有自己的想法咯?”我急忙打断了他的话,我骄傲的自尊心让我的脸红了起来。
  他笑着摇了摇头:“你有,但是你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你是个优秀的学生,但是你有你的优秀,其他同学也有他们的优秀……”
  “那是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吧。谢谢老师,我先走了。”我再次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被人揭穿,尽管他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真烦人。
  当我跑出办公室后,撞上了站在外面的阮苹。我推开了她,向楼下跑去。
  我没有想到阮苹会追上来。
  “丁果,你给我站住!”
  我停了下来,继续跑就成了一场笑话了。
  “干吗?”我强装镇定,她一定是听到我和老师的对话了,“想教训我吗?是,我是嫉妒你,我是觉得你不配参加这个比赛,怎么样?”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她听出来没有。
  “对啊,你丁果是谁,样样都优秀的好学生啊,怎么能被我比下去呢?我只问你一句,和我做朋友是不是让你很丢脸?”
  我没有说话,和她都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她转身走了,脚步声响彻在空阔的教学楼里,我的心也空了。
  过了好久,我才能抬起头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好让眼泪不掉下来。该死,我为什么会想哭呢?我完全没有理由哭啊。
  老师的脸映入眼帘,看得出来他有些尴尬。
  “我……我看你们两个都跑了,怕出事,所以……”他支支吾吾地,像是犯了错的学生。
  “能出什么事?难不成我们还会打一架?”我正在生自己的气,对老师也没好气。
  “咳咳,”他又装起了严肃,“丁果,其实你是在意阮苹的吧。你只是因为自尊心,所以不能接受自己没能参加这次比赛。”
  我没有说话。
  “其实今天阮苹是来找我的,她找过我好几次了,说是想把名额让给你。”
  我一愣,抬起头,正好撞上老师的目光,他仿佛知道我会有这种反应似的,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呵呵,我就说嘛,你们两个明明心里都很在乎对方的想法,但就是不肯跟对方说。阮苹说‘丁果这个人自尊心强得要死,被她知道我把名额让给她,她一定更不好受,觉得我是在炫耀,在施舍她’。”
  “切……她以为她很懂我啊!”被阮苹说中我内心的想法,竟然没有不爽的感觉,我的嘴角不禁上扬。
  “你们两个啊。”
  “可是,我明明知道阮苹是我的好朋友,但我还是没法衷心祝福她。我这是嫉妒她,我是不是不配做她的朋友?”
  “所以啊,这其实才是你不肯理阮苹的原因吧。你不喜欢嫉妒阮苹的自己,说明你心里还是很在乎这段友谊的。对不对,阮苹?”
  阮苹突然走了出来,我窘迫得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低下头,望着地面。
  
  学校又张贴出新的红榜。阮苹参加全国作文比赛获得了第一名。
  “谁是阮苹啊?”
  “就是那个丁果的好朋友吗?”
  人群中议论纷纷,我和阮苹站在不远处相视而笑。
  “唉,你看我好可怜,拿了第一竟然还没人认识,必须得靠你才能被大家认识。”
  “喂,是我可怜好不好。什么都优秀,就是作文写不过你!”
  “呵呵呵……”
  如果你问我现在还有没有嫉妒阮苹,我当然会说,肯定还是有一点的。不过这就是我啊,在阮苹眼里,我是骄傲的,小气的,什么都要追求完美的丁果。而在我眼里,她是执着的,大大咧咧的,什么都让着我的,但是心里面有时也会不爽的阮苹。
  我们眼中的彼此都不完美,但这有什么要紧。苹果不是唯一的水果,但我们却是对方唯一的彼此。
编辑/陈瑶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