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借丢”的表又回来了
11-03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汪子钰
  新学年开学正撞上甲流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了冲剂和口服液,又给每个班发了10支温度计,要求我们每天量三次体温。神经绷得这么紧,体温正常的人也会被当成不正常,就比如说我,无论我怎么跟班主任解释天气这么热,体温37.5℃也很正常。可是反抗无效,我只能乖乖去医务室量体温,进行为期三天的跟踪观察。
  终于挨到最后一次去医务室量体温,把温度计夹在腋下,我竟然有些紧张,要是本来就不高的体温突然又飚上去了该怎么办?
  这时,一个没有穿校服的蘑菇头女生到柜台前张望,我以为她也是来量体温的,便跟她说,温度计不够用,得排队等一下。她转过头来冲我笑:“我是来买创可贴的,没想到医务室竟然这么多人。你是来测体温的?”
  “是啊,”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这都是第三天来医务室了。”
  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穿白色大褂的护士阿姨终于有空过来这边了。给了那个女生创可贴后,阿姨就让我把温度计取出来,把温度计递过去的时候我的手竟然忍不住颤抖。不过还好,这次体温很配合,只有36.9℃。
  我不确定地问白大褂:“阿姨,我已经来量了三天了,以后不用再来了吧?”但她只说了句“等等,还要登记下”就拿着降过温的温度计到别人那儿去了,我只得继续在医务室傻等。
  突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是刚才那个蘑菇头女生,她又回来了,问:“你应该是姐姐吧?”
  我被她这话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机械地说:“高二。”
  听到我是高年级的,蘑菇头竟然有些兴奋:“姐姐,你有表吗?”
  “表?什么表?买创可贴不用登记……”我更糊涂了。
  “不是,是手表,”看到我误解了她的意思,她又笑了,“我们今天刚军训完,明天就要考试,所以想问问你可不可以借你的表让我用一下。”
  “考试?什么考试?”我想,这才刚开学,哪有什么考试。
  “入学考试啊,去年你们没考?”
  听到这我才恍然大悟。入学考试,是这个全寄宿制封闭学校传统之一,在新生荒废了整整一个暑假后,再出一套难于上青天的题让大家做,美名曰为了杀大家的浮躁,让大家学会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可能是基于对学妹马上要经历这惨无人道的考试的同情,我二话没说就把手腕上的表摘下来给了她。蘑菇头拿到我的表,说了声谢谢,问了我班级和名字就跑出去了。
  一会儿后我才觉得事情有问题。我肯定是发烧了,不然怎么会在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在哪个班的情况下就把表给了人家?而且我只说了一遍我的名字和班级,她能记住么?正在我万分苦恼时,蘑菇头又回来了。
“不好意思,我忘问姐姐的名字怎么写了!”
  我想趁这机会问她名字,结果在我告诉她名字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又风一样地跑了。追出去,已经不见她人影了。她没有穿校服,不会是骗子吧?要是她穿了校服才奇怪,新生还没有校服,可她干嘛要跑那么快?我们班的教室不像高二其他班一样在西区三幢,而是单独在行政楼,她能找到我教室么?
  回到寝室,我脑袋里还全是“蘑菇头是不是骗子”、“蘑菇头会不会还我表”等等这些问题。早知道会这么烦心,就不该那么豪爽地把表给她。这个防水表可是妈妈给我的生日礼物,要是丢了……这样烦心的结果让我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一睁眼,我就警告自己,不准想表的问题。今天他们考试,她不可能今天就把表还回来的,想了也是白想。虽然这样自我警告了,但一当习惯性地往手腕上看时间却发现表不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后悔把表给她了。
  第三天,一大早我就来到教室,让位置靠近门口的同学帮我留意有没有人找我。课间的时候,我一直忍不住不停往门口张望。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同桌摸摸我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你不会真得甲流了吧?脸色这么差,还冒虚汗。”
一连几天没睡好觉,上课时,上眼皮眨一下就再不愿抬起来了。一听见下课铃,脑袋立马就贴在课桌上了。在同学们越来越远的吵闹声中,我梦见蘑菇头还我表了,我把表重新戴回手腕上,别提有多开心了。笑着睁开眼,却发现手腕上没有表,心又猛地沉入湖底,溺水一样难受。
  我又情不自禁地往门口张望。等等,那不是蘑菇头么?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没错,是蘑菇头,她来还表了!我激动地往门口冲去,其间还碰倒了一把椅子。蘑菇头把表和一张纸条递给我,就匆匆跑开了。
  我打开纸条,上面的意思大致是,因为大家不知道要入学考试,就很少人有表,小卖部的表也被抢光了,大家就只能到处借,好多同学都没能借到。这次多亏了姐姐帮忙,所以很感谢姐姐……
  还没看完纸条,我的脸就红了。要是她知道我这么后悔把手表借给她,她还会不会这么感谢我你呢?唉,为什么我要对人家妄加猜测呢?
编辑/高佳雁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