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你在生谁的气
08-11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何卓
  女孩独自走进办公室,她对我说:“我叫沸溪,沸腾的沸,小溪的溪。”
  “很有诗意的名字。”我话刚说完,她接着说:“这是妈妈起的名字,她希望我像一条沸腾、欢快的小溪,可我现在一点也不快乐!”
  她有点不耐烦,不想在名字这件事上多说。我一时不知从何问起,只好拉长声调重复她的话:“一点也不快乐?”
  “我容易生气,经常对同学发脾气。我不是故意的,但却忍不住发火。您理解我的感受吗?”她眼巴巴地看着我,茫然无助。
  “能否说一件让你生气的事?”我试图帮她分析生气的原因。
  “昨天,好友没能和我一起去食堂,我很生气,以至于成天胡思乱想。我在想自己有哪些缺点:我不善表达,不会与人相处,做人太失败。”她无奈地摇头,情绪低落到极点。
  “就为这点小事?生活中有其他不顺心的事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件事背后肯定有其他原因。
  “我生长在单亲家庭,妈妈对我非常关心。虽然她对我要求严格,经常批评我,但我知道这是为了我好,她一个人把我养大不容易。”说到这里,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不好意思,让你想到伤心事。”我安慰她,试图缓解她的情绪。
  “没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说到家庭,提起妈妈,我都会情绪失控。”
  “因为积累了太多情绪。”
  “也谈不上积累吧。妈妈批评我,有时我觉得委屈,可是转念一想,妈妈也不容易,所以我没说什么,心想过一阵也就忘记了。”
  “也许你把事情忘了,但消极情绪并未消失。日积月累,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你心疼妈妈,不允许自己对妈妈产生坏情绪,于是把这种情绪转移到同学身上。”
  “老师,您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上次好友没陪我去吃饭,我确实想到了妈妈。妈妈很忙,好几次答应陪我吃饭最终不了了之。得知妈妈不能陪我,我确实非常失落、生气。可我想到妈妈为我忙个不停,很不容易,只能假装无所谓。实际上我心里五味杂陈,非常难受。”
  “如果回到当时,你想对妈妈说什么?”
  我鼓励她把没完成的事情说出口。
  沸溪想了想,清了清嗓子对我说:“我想对妈妈说,虽然您对我好,但有时我会感到愤怒,感到伤心。”说完后,她的情绪略微平复下来。
  清嗓子是情绪紧张的信号,人在重要场合演讲前也会清嗓子,以此缓解情绪。但是,情绪平复并非情绪得到释放。于是我再次鼓励她:“如果你愿意,请闭上眼睛,想象妈妈就在面前,穿着你熟悉的衣服,有一张你最熟悉的面孔。如果你能想象到这个场景,请你微微点头。”这时,她点了点头。
  “现在你就坐在妈妈面前,你可以这样跟她说:‘妈妈,一直以来,您都希望我像条欢快的小溪,可是我并不快乐,我有很多话藏在心里,开不了口。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我为她做出示范。
  许久,她终于开口:“妈妈,其实我并不快乐,我不想让您知道,但有时我很生气,我也会……委屈……”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接着便泣不成声。
  我在一旁静静守着,等她心情平复。几分钟后,她擦了擦鼻子,捋了捋头发,重新抬起头,冲我笑了笑:“不好意思。”
  “没关系,现在感觉好些吗?”
  “轻松多了,多谢老师。不过我还有个问题:如果妈妈真坐在我面前,这些话我恐怕说不出口,那该怎么办?”
  “你要学会宣泄情绪,比如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吼,或者把不愉快的事情写下来,或者找人倾诉。当然,你也可以寻找心理老师的帮助。”
  “我明白,总之不能让坏情绪攒多了,更不能把坏情绪转移到同学身上。”之后,她补充道,“我还是一条欢快的小溪!”说完,她离开办公室,如释重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