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那些年,所有深爱都是秘密
07-17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 羽然
1. 最讨厌的人
  世界上最讨厌的人莫过于曾紫风了,叫疯子倒还恰如其分,整天疯疯癫癫的。老天保佑我快快考上大学,让这个疯子离我远去吧,阿门。楚楚在每个月圆之夜都会默默许下如上愿望。
  说起曾紫风,其实他和楚楚也算是骑着竹马打青梅:两人上同一所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初中总算没一起上,谁知道高中他又冒出来了。楚楚现在都记得小学的一堂作文课,语文老师让大家谈理想,曾紫风竟然在大家踌躇满志地要当科学家、开宇宙飞船的时候,蹦起来大声宣布:我长大了要挣好多钱。显然老师对他的答案相当不满,于是把眼镜往上推推,问曾紫风:“你赚钱是不是要捐给其他挨饿的人?”“不,我要赚钱买好多好吃的,然后娶张楚楚!”曾紫风攥着拳头,如宣誓一般。此言一出,举班震惊,张楚楚被嘲笑了整整一个学期。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发现了人生中憎恨的第一个人,于是凡是曾紫风出现的地方,她都躲得远远的。
 
2. 冤家路窄
  高中分班后,当楚楚看到那张本以为已从噩梦中摆脱的笑脸时,脱口而出:“怎么会是你?”
  “哎哟,你不太欢迎我啊,小楚楚童鞋。”曾紫风怪里怪气的语调,让楚楚觉得鸡皮疙瘩直往下掉。
  “我警告你啊,离我远一点儿,要是让别的同学知道小学时的事,你就死定了!”
  “小学什么事儿?”曾紫风一脸迷茫地问。
  老天保佑,他忘了,太棒了!楚楚心里暗喜,嘴里敷衍着:“没事没事,小学咱们是同学嘛!”
  “哦,”曾紫风笑嘻嘻地往教室外走去,等快消失在转角时突然转身大喊:“小楚楚童鞋赚钱娶你哟!”说完大笑着扬长而去,留下教室里想一头撞死的张楚楚。
 
3. 他居然会恐吓
  一大早大家都去做操了,教室里张楚楚蔫了吧唧地趴在桌子上,“老朋友”今天来访,她浑身酸痛地跟老师请了假。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肚子有点儿疼,又有点儿饿,但是楚楚懒得去买东西,就眯眼看着飘荡在空气中的小尘埃。看着看着,那些尘埃就聚集成了隔壁班帅哥的模样。
  “喂,犯花痴呢?”一个怪声响起。楚楚一愣神,发现一张眼睛睁得极大、凑得极近的脸,这不是她的噩梦吗!她蹭地一下跳起来,“你,你,你……”
  “你怎么不去做操?”曾紫风笑嘻嘻地问。
  “要你管!”楚楚憋红了脸。
  “你不是有病了吧?”
  “你才有病!”楚楚更生气了。
  曾紫风若有所思地盯了一会儿楚楚,突然转身走了。正当楚楚庆幸摆脱了瘟神时,没想到他又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咣当一声将一大杯热水和一个热乎乎的菠萝包放在自己面前。“有病就要吃点儿热乎的!”他用手摸着毛刺刺的脑袋,依旧嘻嘻地笑着。就在楚楚要将东西扔给他的时候,他威胁说:“你敢不吃我就向同学们聊聊小学的事,反正我看大家上高中都很无聊的!”
  楚楚彻底无语了,面对讨厌的人自己竟毫无办法。看着不情不愿喝着热水、吃着面包的楚楚,曾紫风得意地笑了。

4. 无所不在的讨厌鬼
  楚楚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她向隔壁班的帅哥李潇柏递了个纸条。一整天她都陷在惶恐不安的情绪中,不小心回头瞥到曾紫风,发现他正向自己这边看。楚楚心想:“哼,等帅哥同意做我男朋友了,我就让他找你,不许你再骚扰我。”
  左眼皮跳了一早上的楚楚果然等来了好消息:李潇柏同意和自己做朋友,并约好晚上一起去咖啡馆喝点儿东西。楚楚感觉自己都要飞起来了,嘴巴笑得一天都没有合拢。
  等待可真漫长,楚楚等啊等啊,终于到了放学。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出教室,楚楚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再过一会儿,他就来找我了。可她一扭脸,马上一头黑线,原来那个讨厌鬼正盯着她。
  “喂,我说,你怎么不回家?”他支着脑袋慢腾腾地问。
  “我,我一会儿要去同学家复习功课!”毕竟撒了谎,楚楚有点儿脸红。
  “同学,男同学吧?”他直起身子,煞有介事地问。
  “要你管,你赶紧回家去!”楚楚被揭穿心事,生气地白了他一眼。正在他们斗嘴的时候,李潇柏进了教室。看着李潇柏酷酷的笑,楚楚的脸一下子红了。
  “他是?”两个男生同时发问。
  “我们班曾紫风。”楚楚随手一指,然后低声低语地跟李潇柏说,“咱们走吧。”生怕再多说几句,曾紫风坏了她的好事。
  “喂,张楚楚……”楚楚听到曾紫风喊她,一扭头,发现曾紫风嘴巴略张着,脸上丝毫没了往日嬉皮的笑。楚楚心里微微一震,随李潇柏走出了教室。
  那天晚上他们玩得很开心,李潇柏对她照顾得体贴入微,楚楚睁着桃花眼不放过他的每一个动作。时间过得真快,走出咖啡馆的时候街上的路人已经不多了。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开心地聊着,夜风吹得楚楚心花怒放。到了楼下,楚楚真不舍得上去,刚上到四楼,她又偷偷探出脑袋往下看——路灯挺亮的,底下站了个人,楚楚暗暗高兴,他也不舍得我啊!嗯?不对,这个人是短头发啊,再仔细一看,楚楚差点儿晕倒,这不是曾紫风吗!难道他在跟踪我们?这个人阴魂不散,真讨厌死他了。
 
5. 他居然打了他
  得知李潇柏被曾紫风打是在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楚楚简直要气疯了,她要替男朋友报仇。于是当她看到水池边冲洗鼻血的曾紫风时,一句话没说,冲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曾紫风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楚楚没劲儿了,才停了下来。在她喘粗气的当口,一滴液体砸在她的手上。她抬起头,发现这滴液体来自面前这个讨厌鬼的眼睛里。
  楚楚心里一震,松开了他的胳膊。但她的气并没有消,她骂道:“曾紫风,你个讨厌鬼!我从上小学就讨厌你,你还跟踪我,打伤我喜欢的人,我再也不想看到你……”然后转身跑了。她没看见,身后是多么难过的一双眼睛。
 
6. 所有深爱都是秘密
  曾紫风转学了,楚楚终于不用等到上大学就可以甩掉这个噩梦。可每次她不经意间看到那个空荡荡的座位时,心中反而有点儿失落:从此不会有人没事就跑来突然近看她的脸,不会有人嘲笑她的裙子土,也不会有人在“老朋友”造访时用小时候的糗事恐吓她吃热乎的东西了。当然了,李潇柏从来都没有细心地在乎过这些事,而且他对自己越来越冷淡。开始楚楚把这些归结为曾紫风打了他,可后来她发现根本不是。李潇柏跟自己在一起时,要么不停发短信,要么不停接电话,而分明联系的都是女生。终于,楚楚的朋友忍不住告诉她,楚楚只是李潇柏众多女朋友中的一个。
  楚楚彻底被激怒了,她去找李潇柏理论,谁知道他说:“要不是该死的曾紫风威胁我敢提分手就打断我的腿,我早想分手了。告诉你张楚楚,和你交朋友不过是跟我那些哥们儿打个赌。告诉你,曾紫风他出国了,我们现在就分手吧……”
  楚楚懵了,她不知道自己怎样走出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一声刺耳的喇叭响,一辆车疾驰而来,原来她闯红灯了。就在这时,一只手迅速拉了她一把,把她拽到了路边。原来是曾紫风的哥们儿、邻班的王若蒙。
  他带着惊魂未定的楚楚到了一家咖啡馆。他说,曾紫风出国前特别叮嘱他要留心楚楚,因为他们都知道李潇柏目的不纯。所以今天他看见楚楚气呼呼地出去就跟来了。
  王若蒙离开前,掏出一本日记,说:“这是紫风留下的,让我埋在你们小学的栀子树下面,可我觉得还是交给你吧,你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惦念的人。”
  午后的阳光格外暖,楚楚已经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在氤氲的咖啡气息中她慢慢翻开那本日记。
  2008 年9 月3 日
  新学期开学了,爸妈却离婚了,我跟着爸爸转到了新的学校。爸爸很忙,常忘记给我做早饭。早上上学我好饿好饿,不过班里有个女孩常把她的面包分给我吃,我以后有了钱也要对她好,买好多零食给她吃。
  2009 年5 月4 日
  今天语文课上,我没忍住,喊了“以后要赚钱娶楚楚”。可后来发现她很生气。唉,她以后要是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呢?
  2010 年9 月10 日
  爸爸生意做大了,硬要让我上私立初中,不知道楚楚去哪里上初中了,见不到她好难过……
  2013 年7 月5 日
  该死的中考结束了,今天有个好消息,我说服爸爸让我去楚楚考的那所高中,以后能天天看到她了。
  2014 年3 月3 日
  早上楚楚没去做操,我溜回去看她,发现她蔫了吧唧的。我用了卑鄙的手段威胁她吃早饭,还真奏效。还记得语文课上我说的话吧,可不是说着玩的。
  2014 年6 月3 日
  楚楚好像喜欢李潇柏,可他不是个好男孩啊,怎么办?今晚他们好像有约会,我得跟着。
  2014 年7 月2 日
  终于发现李潇柏在欺骗楚楚,我把他拉到小巷子里,他立刻就服软了。我警告他如果不对楚楚好,就打断他的腿。可这次楚楚真生气了,她一定很讨厌我。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我的心就像妈妈离开我时的那样疼。再见了楚楚,我不能兑现我的诺言了,你要保重啊……
  字迹渐渐模糊,楚楚的泪流了下来。她把日记捧在手上,像是要捧住一颗少年的心。
  一个明媚的早上,楚楚抱着那本厚厚的日记来到了小学的栀子树下。她闭上眼,仿佛又听到一个少年大喊:“我要赚钱,买好多好多零食,然后娶张楚楚。”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