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密码
2015-03-16 11:17:56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阿晓    

  春天的雨水总是那么丰沛,连绵几天,直下得天地间都灰蒙蒙的。

  “小玠,帮我把院子里的晒衣杆收回来,再淋下去都要长磨菇了!”妈妈在里屋叫道。

  简小玠答应了一声,连伞都没撑就走出去。扛着竹杆回屋的时候,竹杆甩了院子里的那株粉玫瑰一下,落了满地的花瓣。

  她小心翼翼地捡起一瓣放在掌心中,看得出了神……

  【意境】

  夜晚,简小玠在电脑前劈哩叭啦地敲打着键盘,突然身后有人念道:“天气闷热,破风扇在身边吱呀吱呀地响,猫儿从身边走过,窗外传来汽笛的声音……”

  “何沐泽,找打!”简小玠扑过去,一场你追我打便在狭窄的空间里上演。直到楼下传来妈妈的怒吼,两人才消停下来。

  “说,你在我后面站了多久?”简小玠喘着气,瞪着何沐泽。

  “不告诉你。”何沐泽拿起桌上的原子笔,在指间转了个圈,“你错字一大堆,不怕被人笑死啊?”在简小玠的目光下,他被迫改了话题:“文章可不是像你这样写的,要有意境,懂吗?”说着,何沐泽又戳了下简小玠的额头。

  “意境?你这个只会死读书的人还懂意境?”简小玠狠狠地瞪了何沐泽一眼,把他推出了门外。

  【成绩】

  尽管心里鄙视死读书的何沐泽,但不可否认,在某些日子里简小玠还是十分嫉妒他的,

  比如,期末成绩发放的时候。

  “数学70,物理68,化学75……”

  简小玠每听到一科成绩,小心脏就颤一下。

  你看看人家何沐泽的数理化科科90分以上,物理还得了满分。简小玠,你就不觉得惭愧?整天埋在电脑前,说是学习,我看你是玩游戏吧?”

  “没有!”

  “好,不问你了,我亲自去检查!”妈妈咻地站起。

  简小玠急了,把目光投向一旁的爸爸,可爸爸也毫无办法,因为妈妈正在气头上。下午,何沐泽的妈妈拿着成绩单来串门炫耀,刚巧简小玠的奶奶来访,两个孩子一比较,老人家对媳妇就多了一些不满意。妈妈憋了一肚子的火,只能是撒在罪魁祸首简小玠的身上。她上了楼就要开电脑,简小玠心慌地抱住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对不起!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爸爸也适时地插进来帮简小玠说好话,妈妈的气才消了点,不过她订了条严格的规定:每天上网不准超过一小时。

  【玫瑰】

  一小时对简小玠来说转瞬即逝,所以她的心情很不好,偏在这时候何沐泽还跑来捣乱。

  “简小玠!是不是你动了我家的玫瑰花?”他气冲冲地问。

  简小玠心中的烦燥一下就爆发出来:“不是你告诉我写文章要有意境吗?我就按照你说的去感受了,拿根蜡烛,摘一束玫瑰花,把花一瓣一瓣地掰下来,撒在蜡烛的周围……你觉得这意境营造得怎么样?”

  “你太过份了!”何沐泽怒吼一声,头也不回地冲下楼去了。

  在简小玠的记忆里,何沐泽从未如此愤怒过,这束玫瑰……很重要吗?

  很重要。这是后来简小玠从爸爸那里得知的。

  何沐泽的爸爸是记者,不幸在一次报道洪水灾害的过程中以身殉职,只剩下他和妈妈两人。那株玫瑰是以前何沐泽和爸爸一起种下的,他十分珍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一直到现在长成一大丛,并开出漂亮的花朵。可惜的是被简小玠偷偷摘去不少,把花瓣撕得七零八落。

  “我的梦想是要像爸爸一样,做个出色的记者!”曾经,何沐泽双手握拳信誓旦旦,只可惜他爸爸去世后,妈妈就极力反对他接触一切与记者有关的事情,而他不想看到妈妈难过,妥协了。

  “我也是!要像妈妈一样做个出色的记者!写出打动读者的文章!”现在,只剩下她能为梦想而努力了,虽然,写出打动读者的文章是那么难。

  想到这些,简小玠难过极了。

  【和好】

  知道了何沐泽的不幸之后,简小玠努力想要跟他和好,但是,每次他都爱理不理的。暑假在冷战中到来,又在简小玠的无比郁闷中过去一半。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让她十分伤心的事情,她发表在文学网站上的作品被人批评得体无完肤,还连续给了好多差评。她一个按奈不住,就骂了人,于是,掀起了一场骂战。

  她一遍又一遍地刷着论坛的贴子,由愤怒到埋怨,无奈,担心,害怕。

  星期三是返校打扫卫生的日子,简小玠和何沐泽不期而遇。他和伙伴们有说有笑,正在相约什么时候去踢足球,看到她,何沐泽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察觉到这点,简小玠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一连几天都失眠,简小玠的状态糟糕极了,这会儿站在猛烈的太阳下,她觉得头晕眼花。抬脚,竟然晃了几下,眼前的事物模糊不已。她吓得赶紧蹲下,撑住额头。

  “喂,你怎么了?”隔着老远,何沐泽问。

  不知怎么的,简小玠鼻子一酸,眼眶不由得红了。真丢脸!

  “简小玠,你哪里不舒服?头晕?想吐?要不要去医务室?啊,我忘了,暑假中,校医不来上班。”何沐泽说着,已然没有了冷战的意思。

  这算意外的收获?

  【海选】

  卫生没打扫成,简小玠被强行押回了家。

  妈妈看到她脸色苍白,也吓了一跳,暗想是不是自己给她的压力太大。

  简小玠往床上一躺,就赖着不想动。

  何沐泽没有走,拉来椅子坐在床边,“说吧,什么事让你这么沮丧?”

  “我哪有?”

  “非要我说得明明白白吗?”他瞄了一眼零乱的书架,拿起丢弃在书架上的一封信“看,你连杂志社的信也没拆。”

  简小玠喜欢写作,何沐泽不是不知道。除了在文学网站上发表作品,她还往报刊社投稿,只不过,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退稿而已。

  “何沐泽,不关你的事。”她翻身背对着他,瘦小的身子显得有些孤独。

  很难想像这个小小的身躯里隐藏着那么大的热情,对比起自己因为妈妈的反对而放弃了做记者的梦想,何沐泽真的很羡慕简小玠的坚持和勇气。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随手拆开了信封。“咦?”何沐泽拿着信纸的手顿了一下,他念道:“恭喜你,《凋零的玫瑰花》通过海选……”

  “啊?说什么呢?”简小玠一跃而起,把信纸抢了过去。

  【成长】

  这是一份出乎意料的礼物。

  那天晚上掰玫瑰花瓣,简小玠突然来了灵感,写了一小段诗,题目是“凋凌的粉玫瑰”。写完后感觉还可以,就把它投了出去,正巧那本杂志正在举行诗歌比赛,入选了。

  简小玠看完信件,一边喊一边蹦,惊得楼下的爸爸跑上来问怎么回事。

  “老爸,你看,我的诗被选中了。”

  爸爸摸摸她的头,把一支棒棒糖塞到她手里,还送她一个你最棒的手势。简小玠回以开心的笑颜。爸爸拉着她,拿着那张信纸到楼下向妈妈报喜,妈妈看了看那张信纸,把脸别开,说:“也不过是过了海选而已,还有专家评审和最终评审呢,你现在还要以学习为重,等上了大学……”

  哎呀,妈妈又开始说教了,简小玠丢给爸爸一个眼色,在他的掩护下成功溜回房间。

  在那里,何沐泽正坐在电脑前,不知什么时候他上了那个文学网站,正在打着字。

  走近一看,他竟然在给她的作品留言。

  “何沐泽,住手!”简小玠一个飞扑,不过还是迟了一点点,留言已成功发送:

  虽然文笔差了些,情节弱了些,结构散了些,人物也不够鲜明……

  “何沐泽,你就是这样鼓励人的?”

  他拿起圆珠笔,在手指上绕了一圈,缓缓说出最后一句:“但作者很努力,请大家宽容一点,给她成长和蜕变的空间吧!”

  “哼,他们才不会信你说的话。”她感动得双眼潮湿,但嘴上还是跟他抬杠。

  “你努力成长,让他们看到进步就行了。”他双手握拳替她打气道:“来吧,暑假时间不多了,在我出国前,会尽量帮你补习的。”

  啊?出国留学?简小玠惊讶地看着他,他微微一笑,“只是做一学期的交换生而已,这是全校第一名的奖励哦。”

  破风扇依然吱吱呀呀地响着,窗外突然传来汽笛长鸣,惊走了坐在窗台上的猫……

编辑/金萱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