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2009-10-15 13:42:52    《中学生》 人参与 0评论

    衣袖上深深浅浅的血迹

    女孩的名字叫白晓涵,正在上初中二年级,她是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咨询室的。坐在沙发上,妈妈愁容满面,无奈地看着女儿;晓涵低着头不说话,滑落下来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你把胳膊撩起来,让老师看看!”妈妈对女儿说。

    晓涵像没听见一样,一条腿轻轻地抖动着,与沙发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和你说话呢,这孩子……”妈妈的声调明显提了上去。

    咨询师打断了妈妈的话,建议母女俩分开来谈一下。咨询师将选择权交给了晓涵:“你希望你先来说,还是妈妈先来说呢?”

    晓涵轻轻地说:“让我妈先说吧!”

    晓涵刚一出去,妈妈就落泪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问死了也不肯说。”

    妈妈告诉咨询师,一个星期前,她听见正在洗衣服的阿姨不停地嘀咕:“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总是受伤,把衣服袖子弄得都是血。”

    她一听,赶忙走了过去,衣服袖子上真的沾满了深深浅浅的血迹。女儿受伤了?她没有听女儿讲起过呀?再到女儿房间,这才发现,废纸篓里有一堆沾满了血的卫生纸。

    她着急了,等女儿放学一回到家就询问这事。

    女儿先是不说话,问得急了,便不屑地说:“有那么大惊小怪吗?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说着就要往房间里走。

    她不由分说地拉住女儿的胳膊,顺手把女儿的袖子 捋 起来,想让她把事情说清楚了,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心疼得不行:女儿的胳膊全是长长短短的伤痕,有的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疤,有的还有血痂,胳膊肘附近那道显然是新伤,有血水在渗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啦?” 妈妈真是觉得有人在拿刀割自己的心。

    女儿倔强地抽回胳膊,冷漠地说:“我自己弄的,不行吗?”

    “自己弄的,你疯了,好好的胳膊为什么要弄成这个样子,你说呀!”王女士只感觉到血往头上涌。可是,女儿却什么也不肯说,嘭地关上了房门。

    妈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

    “您觉得女儿不理解您的爱是吗?”咨询师问道。

    这一句话,让王女士泣不成声。

    “别说理解了,我就感觉不到她把我当妈!不瞒您说,在她心目中,我的位置还不如家里的阿姨,有时候看着她和阿姨说说笑笑的,我特羡慕,可是我只要一开口,她就不言声了,或者发脾气。

    她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呀。十年前,女儿才五岁的时候,我就到美国了,读书、找工作,每年和家人团聚的日子也就是十几天。那份艰辛不必说了,最难熬的还是想女儿,天天晚上都梦到她。但想到自己的打拼能给女儿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也值了。正是想到她,我才坚持了下来。

    两年前我回国了,可没想到,我先生早就有了外遇,我回国第一件事就是离婚,那是怎样的打击!但只要还有女儿,我就能活下去,我想不管什么,我现在有能力让女儿过上幸福的日子。女儿是我的心头肉,是我的命,她对我怎么样都算了,可她怎么能伤害自己呢?

    女儿——那种感觉让我难忘

    白晓涵是在妈妈将要走出咨询室的时候走进来的,她依然不理会妈妈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只是低着头坐到了沙发上。

    “妈妈刚才说她很委屈,我知道你不想让妈妈伤心,你对妈妈有情绪是吗?”咨询师问道。

    白晓涵紧紧抿着嘴唇,不肯说话。

    “你也有委屈吗?”咨询师继续问道。

    “我觉得她根本就不应该管我!她从小就没管过我,现在干嘛要管我啊!”白晓涵突然说,眼泪夺眶而出。

    从小到大,我一直是跟着爸爸的,记得小时候,我常常问爸爸,我为什么总见不到妈妈啊。爸爸说,只要我学习好,妈妈就会回来。我真的很用功地学习,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第一名,可是妈妈每次回来几天就又走了。原来爸爸是在骗我,妈妈心中只有自己的事业,根本不在乎我,我表现再好也没用。可身边的同学都不知道我的心事,他们很羡慕我,成绩好,妈妈在国外,不时带回新鲜的玩意儿,于是我也在同学面前表现得很高傲很幸福的样子。

    同学们羡慕我,还有一个理由是我有个好爸爸,爸爸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回家陪我,给我做饭。可是,在我上六年级的时候,爸爸一下子忙了起来,经常给我钱让我出去吃饭。后来我才知道,爸爸是有外遇了。我伤心极了,妈妈不要我,爸爸也不要我了。好几次,我听到别人议论我们家的事。我当时特别难过,但我再难过也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要不然人家更有得说了。

    我初一那年妈妈回来了,他们整天争吵,我简直要烦死了。更倒霉的是,我的学习成绩也下降了。于是我常常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不想发出声音,就边哭边咬自己的胳膊,结果发现,那种钻心的痛居然让我心里的痛减轻了些。

    就是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放学的时候被几个女孩截了,她们不是学生,经常在校门口混,平时我都躲她们远远的。但那天她们刻意来找我,说看不惯我的傲样,早就想教训我了。她们中间有个人拿刀片在我胳膊上轻轻划了一下。刚开始的时候,看着汩汩的血流出来,心里很害怕,可后来心里就平静多了,好像有一种被倒空了的感觉。回到家后,我不断地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就自己去买了刀片,重新体验那种感觉……

    说到这里,白晓涵主动将袖子捋了上去,白皙的胳膊上横七竖八的伤痕,让人看了不由得心里打颤。

    “你被别人欺负的事情,家里人知道吗?”咨询师问道。

    白晓涵不说话,轻轻地摇摇头。

    “为什么你不告诉爸爸妈妈呢?”

    “我给爸爸打电话了,可爸爸一上来就问我的成绩,得知我成绩不太好,就不耐烦起来。我要说的话,也只好咽了回去。我又盼着妈妈回来,快十一点的时候,妈妈总算回来了,可是她一进家就接了一个工作电话。看着妈妈倚在沙发上疲倦的样子,我也不想说了,本来就不习惯和妈妈说话……”

    看着抽泣不已的晓涵,咨询师感到一阵心酸,她轻轻地拍着晓涵的肩膀安慰她,又递纸巾给她擦干了眼泪。

    咨询师手记:

    白晓涵的妈妈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出国了。母亲忍受分离的痛苦是为了给孩子好的物质生活和好的未来,这种愿望是美好的,她也认为女儿应该感受到自己的爱。但小孩子判断自己是否被父母喜欢的标准就是父母是否能够满足自己的愿望,是否能够陪伴自己。这种愿望,与未来无关,与物质无关,而是单纯到父母的一个怀抱,一个亲吻,一个温柔鼓励的眼神。而且,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喜欢也是来源于父母的,如果父母从小给孩子足够的陪伴和关注,孩子感觉到父母的爱,就觉得自己是可爱的,被珍视的。相反,父母对孩子的忽视会让孩子觉得自己不被关注,遭人讨厌。

    长久的分离,已经在晓涵心中埋下了自己不被喜欢的种子。自虐, 根本上反映出自虐者对自己的不接纳和不珍惜。

    从晓涵的态度看,这对母女的关系很不和谐,基本没有沟通。而家庭的变故,父亲的外遇,再一次让晓涵感觉被遗弃。随着她慢地长大,进入青春期,自然会出现很多情绪。自虐,从更深层次的心理意义上来讲,也是她引起父母关注的一种潜在方法。

    现在看来,白晓涵的内心依然停留在小孩子的阶段,她需要在爱中慢慢成长起来,从头开始学会感受爱、表达爱、爱自己。这需要她的父母共同努力,补上这人生重要的一课。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