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中学生用“三行诗”表白“战疫者”
来源:《中国中学生报》    2020/03/05

1.jpg 

2.jpg

3.jpg

  这些三行诗,均出自中学生之手。写诗的中学生,均来自江苏省无锡市新城中学和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富池中学,两所在“苏鄂红领巾手拉手”活动中隔空结对、携手战“疫”的学校。

 
  两校学子共写三行诗的创意来自新城中学的团委书记、大队辅导员施老师。“‘战疫者’值得被关注和致敬,但现在的中学生大多不愿直白地表达感情,也许,简单含蓄的三行诗是比较合适的载体。”话虽如此,征稿信息刚发出去时,施老师还是隐隐担心,担心傲娇的少年们不买账,担心收到的三行诗质量不高。但很快,担心变成了暖心:不到4天,施老师便收到近300份投稿,每一份都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今天
 
  我们邀请其中两位投稿人
 
  请他们分享自己的三行诗
 
  和诗歌背后的故事
 
  01
 
  分享人:王祺尧
QQ截图20200305092328.jpg
  “怕还是怕的,
 
  但救人是医生的使命!”
 
  我的爸爸是一名骨科医生,疫情一开始,他和同事们就递交了去武汉支援的请战书。可最终,不知是不是专业不对口的缘故,呼吸科、重症科的叔叔阿姨们去了前线,爸爸没去成,在医院留守。
 
  留守的工作并不轻松,因为那些奔赴武汉的叔叔阿姨的工作,爸爸和留下来的同事都要担起来。于是,爸爸比以前更忙了:起床不见人影,晚上没有踪迹,妈妈把锅里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等来的却是他电话里的“你们先吃”。
 
  我忍不住埋怨:“新冠病毒的传染性那么强,医院又是‘危险地带’,您怎么就不知道怕呢?”“怕还是怕的,但救人是医生的使命。”爸爸这样回复。
 
  我为爸爸感动,为像爸爸一样心里害怕行动上却无比勇敢的医生们感动。我用三行诗,向他们表白。
 
  02
 
  分享人:石其建
QQ截图20200305092401.jpg
  “曾经不好意思说爸爸的职业,
 
  现在却想让所有人知道!”
 
  我的爸爸是一名快递员,他平时很忙很忙,唯一空下来休息的时间就是春节,可这个春节却例外。
 
  从年前到现在,爸爸和同事们每天从早到晚地分拣、扫码、装车、派送……在大多数人宅在家里躲避病毒的时候,他们依然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哭着对爸爸说;“我以后少花钱,您别干这活儿了!”爸爸却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没准儿他送的快递里就有捐赠到湖北的防护用品,有子女寄给老人的口罩,有老师直播用的器材,有学生买的学习材料……每想到这些,他就不想停下来。
 
  爸爸朴实的话给我上了一课。曾经,我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他的职业,但现在,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爸爸是一名快递员,一名尽己之力为大家提供方便的英雄!
 
  我用三行诗,向爸爸,以及和爸爸一样平凡却重要的快递员们表白。
 
  03
 
  分享人:陆亿涛
QQ截图20200305092425.jpg
  “这段时间,我的泪点好低。”
 
  承认自己泪点低,对男生来说还挺不容易的,但最近的我确实如此。这首诗是我在看完这个视频后写的:
 
  高速路口,一位执勤民警坐在地上吃泡面,一吃三回头,看到有车来了,立刻起身工作。这碗被撂下的泡面,和这个奔跑着的背影,一下就戳中我泪点了。我想对我的同龄人说:“当你觉得这个加长版寒假没意思,觉得在家无聊时,请别忘了,那些在战‘疫’前线的人也许都没有假期,甚至连回家的机会都很少。”
 
  我的妈妈也是位民警,自疫情暴发以来就在一线忙碌。我不知道她具体在做些什么,但我知道,她在守护许多人,就像视频中的这位民警一样。
 
  我用三行诗,向负重前行只为我们岁月静好的民警们表白。

  话不多说,作诗三行。字短情长的三行诗,是新城中学和富池中学的少年们致敬“战疫者”的方式。我们也期待更多学校、更多中学生参与进来,用三行诗记录自己在疫情期间的感悟、感动——春天,最适合写诗。
 
  施蕴哲
 
  本报记者珠珠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2170.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