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 成长故事
相似三角形
2016-11-09 10:34:20  来源:《儿童文学》

     文/ 李天逸

PART 1

  李北辰拎着“渐近线”发的劣质蓝色布袋,被人群裹挟着进了小四奥数的门。

  渐近线是钟城一家小学生奥数集中营,打着“纵去远,以渐跻”的励志口号,引诱无数家长把孩子送来,强行灌输各种和倍差倍牛吃草问题,同那些丧心病狂开关水龙头的泳池管理员、丢三落四总让他爹送东西的小明、非要和鸡待在一个笼里的兔子们大乱斗。李北辰在很久以后看到一个单词“aftermath(数学之后)”,意思是令人不爽的事,一时感叹数学恐惧症不仅没有国界,而且还得从娃娃抓起。

  然而十岁的李北辰显然还没有意识到现实的骨感。

  “看到没有,对,就是那个胖男生,许腾蛟,嗯,又是第一。”

  两个家长指着李北辰的同桌喋喋不休。她看了他一眼,大失所望。

  不过是发胖版的霍金嘛。

  两个家长又指着李北辰的后桌,“嗯,还有她,叶沃若,这次是第六。”

  李北辰又去看那个叶沃若,公主头百褶裙,白皮肤小尖脸,大大的眼睛盯着一道牛吃草的问题。

  怎么看这个萌萌的萝莉也不该和那些神经兮兮乱吃草的牛有半点关系。

  初出茅庐的李北辰对名次没什么概念,也不是很能理解家长们眼中的艳羡。但她很快就领教到了他俩的厉害。

  奥数课第一节就是基本功测试。李北辰一脸僵尸地看着早早做完的许腾蛟和叶沃若热火朝天地隔着她对答案。

  “这题选A,绝对的。”许腾蛟信心满满推着眼镜说。

  “流水行程王字解题法,选B怎么办吧?”叶沃若也是一脸笃定,白皙的脖子仰得像只骄傲的天鹅。

  小小的李北辰低头看看一片雪白的奥数卷子,满心委屈地抽抽鼻子。

  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不让我看一眼!

  她一脸怨念地瞅瞅许腾蛟,男孩深深的酒窝盛满自信的微笑,几乎要溢出来。

  “……猪队友!”

  一张卷子迅速伸了过来,把李北辰吓得不轻。她觉得自己刚刚吐槽的声音好像不足以让对题对得热火朝天的许腾蛟同学听见。

  “赶紧的,不想吃光蛋的话。”男孩目不斜视,只是手又把卷子往李北辰这里推了推。

  李北辰如蒙大赦,顾不上客气提笔就抄。许腾蛟的字迹很凌厉,竖弯钩像一把刀,估计由于手速跟不上思路写得有点潦草,可在李北辰眼里,就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中间叶沃若好像不止一次用怪异的目光瞥她,可是李北辰管不了那么多。手忙脚乱地填满所有空白,把卷子交给助教,却在半空被一只手拦下——

  “啊?”李北辰诧异地看着许腾蛟。

  “这么没经验啊,不知道两张答案完全一样的卷子是绝对不可以放在一起的?”

  李北辰低下头一脸惭愧,俨然把没有抄袭经验当成罪过。交过卷的手垂下来,不经意碰倒了叶沃若桌角的水杯。

  玻璃的碎裂声随着叶沃若尖厉的声音一同迸溅。

  “你干什么?!”

  李北辰整个人呆在那里。好久好久,才反应过来应该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看你是存心的吧!”

  “对不起……”声音渐渐弱下去。

  “一定是存心的!你刚刚还抄许腾蛟的卷子!别以为我没看见!”

  李北辰后脑勺一片麻木。“抄”这个字眼被叶沃若尖厉的嗓音喊出,在偌大的教室里绕啊绕,把她的脸绕成绛红色。

  “对不……”

  “叶沃若,话可不能乱说。她什么时候抄我的卷子了?”许腾蛟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在耳边响起,气定神闲。

  “你还袒护她!不信把你们两个的卷子拿来比比,看看一样不一样!”叶沃若被许腾蛟整了这么一出,有点气急败坏。

  “一样又能说明什么?要不把咱俩的卷子拿来比比,如果答案一样,是不是说明你也是抄我的?”

  许腾蛟的“抄”字咬得格外重,平素喜欢找他对答案的叶沃若自知理亏,泪水在眼里打转,转身把怒火全数奉还给李北辰:

  “我不管!反正这个杯子是进口的,你得赔!”

  许腾蛟动动嘴唇,显然还想说什么。李北辰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对叶沃若说:

  “对不起,我会赔的。”
 
PART 2

  “总之,奥数这破玩意儿就这样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许腾蛟看着十三岁的李北辰,笑得得意忘形。

  “请求阴影部分的面积。”

  李北辰扶额。大神果然是大神,脑回路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不过,你真不记得杯子这件事了?”

  “好几年了,我哪能记得?毕竟这三年看我奥数卷子的人那么多。”许腾蛟白白圆圆的脸笑得人畜无害。

  李北辰在心中暗叹了口气。当时,她为了赔叶沃若的杯子拼了命攒钱,钱攒够之前每次去“渐近线”都如同凌迟,叶沃若不齿的神情让她感到如芒在背。那一阵子为了攒钱饭从未吃饱过,好几次饿到精神恍惚都差点抓过许腾蛟的白圆脸一口咬下去。

  “不过你也别太记仇,叶沃若这人就这样,公主癌晚期加重度被害妄想症。看谁都不顺眼,尤其不能忍被人超过。记不记得六年级‘渐近线’那次奥数千分大考?她比我低了三分拿了银牌,半年都没搭理我。”

  李北辰在心里默默地望洋兴叹。她当然记得那次令人发指的千分大考,当然,对于她来说只是“欠分大考”而已。

  初一新生军训那天遭受智商碾压的无力感又回来了。

  “辅助线不带这样做的,连接BD用HL证全等就行!”

  “开什么玩笑用全等,相似三角形两步搞定!”

  李北辰熟悉不过的声音。盛夏的阳光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逆着光许腾蛟和叶沃若争论的身影像亮闪闪的两尊神。汗水顺着初一新生军训服的迷彩帽檐滴进眼里,生生的刺痛。“渐近线”里许腾蛟和叶沃若隔着她争论了三年题,她看着叶沃若由穿公主裙的萝莉长成高高瘦瘦的学霸少女,看着许腾蛟由小胖子一点点膨胀,也看着他们争论的焦点从鸡兔同笼到工程问题再到神秘的相似三角形。而这些问题的共同点是李北辰都听不懂。每次他们争论时李北辰就沉默地盯着“渐近线”蓝布袋上的励志口号,“纵去远,以渐跻”,多么讽刺的冷笑话。

  不是她努力就一定能听懂相似三角形的题目。不是她想就可以和他们相似。

  拿到舞阳中学录取通知时李北辰兴奋了好久,不仅因为她凭英语考上了钟城最好的中学,更因为她不再受小学奥数的困扰,不用再忍受耳边两人无休止的追及相遇流水行程。

  可她还是太年轻太幼稚。

  钟城有八个区,还有四个县级市。可初一入校军训的那一天她才惊觉钟城居然如此之小。

  小到她和他们还能再次相遇。

  好像那些追及相遇问题,即使中间加速减速飘忽不定,最后仍然会相逢。

  “所以这道题到底怎么做你还是没讲哎,到底怎么证全等啊?”

  许腾蛟无辜地一摊手,把练习册推过来。

  “我没用全等,全是用相似三角形证明的,你可以自行感受一下。”

  李北辰已经吐槽无能了。“……我没学过相似。”

  “那就用海伦公式求面积,一样能证。”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成天背各种公式定理圆周率啊,许腾蛟大神。”李北辰硬生生地把白眼忍回去,“而且我真心不知道背圆周率有什么用。”

  背圆周率让许腾蛟在军训联欢晚会时就刷爆了存在感。

  军训会操前一天晚上,全班围坐在一起玩击鼓传花。鼓声停时花在谁手里谁就起来即兴朗诵一段,不管背什么。李北辰在各种唐诗宋词的轰炸下还能基本保持神色淡定,当有人起来说了一段《三国》评书的时候她开始意识到差距,而叶沃若抑扬顿挫地背完《赤壁赋》后她心里变成了望洋兴叹的艳羡,尽管那些之乎者也她一句也听不懂。

  可许腾蛟站起来时艳羡彻底成了惊吓。

  白白圆圆的男生酒窝深深,笑得自信。

  “3.1415926535……”

  大家石化了几秒,然后意识到他在背圆周率。

  许腾蛟语速飞快,原本毫无规律的数字手牵手从他唇间蹦出,像一顶顶桂冠旋转着为他加冕。

  “…… 743241125,圆周率小数点后2500位,谢谢大家。”

  “说真的,虽然的确够炫,可是就算背几万位又能说明什么呢?”

  然后李北辰看着许腾蛟正了色。

  “π是无限不循环小数,也就是说无尽的数字永无止息地无规则排列下去,这里面会产生一切组合方式,你的手机号,密码本密码,男神的生日,甚至你将来的中招和高考成绩……所以可以说,圆周率包含了一切,你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一切你可预知或不可预知的宿命,都毫无遗漏地被圆周率涵盖。”

  李北辰不明觉厉的神情中多了点敬佩。

  “这些理论……都是你自己悟出来的?”

  “也不全是,这得感谢我数学的入门师父。”

  “敢情你是被打通了三督六脉啊,我说我做奥数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哪有那么玄乎。”许腾蛟被李北辰的捶胸顿足样逗乐了,酒窝更深了,“你要感兴趣放学我可以带你去见见我师父,不过现在还是让我尝试着用正常人的方法给你证一下全等吧……你真的不会相似三角形?”

PART 3

  “我怎么有种见家长的感觉。”跟着许腾蛟横穿大半个钟城找师父的李北辰忍不住吐槽。

  “……想多了。喏,这就是。”

  他似乎很乐意看到李北辰面对一个乞丐石化了的表情。

  “介绍一下,这是我师父,老扁。师父,这是我同学,李北辰。”

  “哦,这回又换了个女同学啊?”乞丐笑得一脸贱萌,“不过这个姑娘好像没有上次那个姓叶的水灵。”

  像是当头挨了一棒,李北辰把火朝许腾蛟头上撒:

  “你不是说你师父叫秋原,是个投行精算师吗?”

  许腾蛟耸耸肩,“产品内容以实物为准。”

  “小许其实也没说错,只不过那个名字没啥人叫,还是老扁听着顺耳。投行精算师嘛,无非就是你编个程序然后坐等钱生钱,所以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喜欢拎个破碗蹲小许小学门口,培养几个数学能力者什么的。”

  “……我将来有了孩子一定要让他读这个小学,不能让他像他娘一样挂在起跑线上。”

  老扁看着李北辰认真的神情发笑,“小许,这个女同学有意思,你把她带来干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来膜拜一下师父你嘛。”

  “哦,那要不我给她讲讲费马大定理?”

  “您可千万别,”许腾蛟忍着笑,“她能明白相似三角形是哪个庙的和尚我就千恩万谢了。”

  李北辰的脸色黑云压城城欲摧。

  “许腾蛟你又来了,成天相似相似,你想死啊?”

  “别这样嘛,都是同学,再说数学的确很有用啊,比如你在街上万一碰到恐怖分子,你可以一刀把恐怖分子劈成恐怖分母!”

  李北辰再一次被老扁萌到了。

  “要不,请你吃个桃子吧,这棵桃树是在我指导下小许亲手种的,吃了没准会智商大爆发!”

  老扁踮起脚,从身边的桃树上摘下一个粉扑扑的桃子递给李北辰。

  “许腾蛟你可以啊,还会种桃树?”李北辰当即咬了一大口,“唔,好甜!”

  “甜吗?甜了等会儿你也种一棵,让小许给你搭把手。”老扁看着一脸陶醉的李北辰,笑弯了眼。

  许腾蛟抬起头,桃花树的落英飘零而下,落到他深深的酒窝上,灿若云霓。

PART 4

  “我算是明白曹操为什么要对酒当歌了。”

  “啊?”沉浸在函数世界里的许腾蛟诧异地抬头,看着咬牙切齿的李北辰。

  “曹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嘛,‘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之所以借酒消愁长歌当哭,是因为人生要学几何!”

  “……你还是老老实实刷题吧,再对酒当歌也没办法让你中考时多算一个交点。”

  一语中的。李北辰挫败地埋下头,继续同相似三角形作斗争。末了,不忘咕哝一声:

  “培优什么的最讨厌了。”

  许腾蛟看着李北辰伏案的侧影,默默叹了口气。一年一度的中考培优是钟城秘而不宣的传统,讲师全部来自省里最顶尖的舞阳高中,末位淘汰制,每月考一次,每次刷一批。留到最后的,可以直接和舞阳高中签约。

  初三已经过了一半,淘汰考试进行了两次,李北辰每回都是勉强进阶,保不齐哪一回就会被刷下来,因此压力格外大,不是在培优中雄起,就是在培优中灭亡。

  “走吧。”

  “可是培优马上就开始了。”李北辰不明所以地看着站起身的许腾蛟。

  “去他的培优。走吧,请你喝心灵鸡汤去。”

  “来这里……做什么?”

  培优所在的双子大厦是钟城最高的建筑。许腾蛟拉着李北辰来到顶层的天台,看着钟城的万家灯火数点霓虹。

  “听过通天塔的故事吗?

  “传说人类试图建一座通天高塔,为了弘扬自己的名。这座塔的遗址还在中亚两河流域,被称为巴别塔。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座通天塔。爬得越高,看得就越远,难度也就更大。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顶住困难向上爬,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许腾蛟偏头看着李北辰,目光如炬。

  “愿意再努力一些,和我一起爬这座通天塔吗?”

  李北辰握着签字笔的手有点抖。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上,“舞阳高中”四个烫金大字亮得晃眼。

  “别嘚瑟了,快签吧。”许腾蛟的声音冷不丁传来,“全校第二同学。”

  “我还是不敢相信。”李北辰声音喃喃如梦呓。

  几天前。

  “最后一次培优考试排名已经出来了,这次考试前二十可以直接和舞阳高中签约,咱们学校进了五个,有一个是咱们班的。”

  李北辰看着斜前方的叶沃若猛地坐直,像一只即将捕食的猫。身旁的许腾蛟倒是百无聊赖地翻着高中数学书。他已经拿到数学省竞赛一等奖被舞阳直录,最后的培优考试压根儿没参加。

  “咱们学校第一是五班的楚天郎,651分。第二是我们班的,648分。”

  叶沃若脸上露出几乎笃定的笑容。她胜券在握的目光追随着班主任,绕了一圈,停在李北辰身上。

  “所以,恭喜你啊,李北辰同学,你提前被舞阳高中录取了!”

PART 5

  “喂,许腾蛟,你说,为什么超级英雄发大招前都要先喊一声‘啊’?”

  “因为函数要先声明,才能调用啊。”

  “……”电影院里的李北辰满脸黑线。

  这半年过得顺风顺水。中招一切顺利,叶沃若也如愿考上了舞阳,三个人分到了不同的班,在各自的班混得风生水起。许腾蛟依旧会拉上李北辰去自习室刷题,在用求导攻克数学奥赛的间隙,云淡风轻地在李北辰的平面向量题上添几道辅助线。有时也会一脸凌乱地背古文,不忘吐槽:

  “李北辰,你觉得课本上的古诗词哪句最令你伤感?”

  “……应该是归有光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吧。你呢?”

  “我觉得,哪句都没‘背诵全文’来得伤感。”

  许腾蛟很快就要代表省里去参加全国的数学竞赛,李北辰把他拉到电影院,用《超能陆战队》为他饯行。

  “许腾蛟你看大白多萌多暖!”

  “你喜欢大白?你们女生真奇怪,都一样白白圆圆的,凭什么大白就是暖男,米其林就是备胎?”

  “……得了吧,你不也是白白圆圆的,一点儿也不暖的数学怪咖。”

  “这道题,嗯我看看……好像用不到实根分布啊,这个条件不直接就说明了这是个周期函数嘛。”

  “……你的意思是说,这道题直接利用周期性就可以算出来,对不对,许腾蛟?”

  “啊?”

  “哦对不起,李北辰,”隔壁班女生忙道歉,“你和许腾蛟实在太像了,说话方式做题模式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笑起来都那么像。你的酒窝是天生的?”

  “这个嘛……”

  “你的酒窝真心好萌啊,我也想要哎!”初一的李北辰戳戳许腾蛟的脸。

  “好说,多笑笑,自然就出来了。”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许腾蛟,有那么多人都说我们很像呢。曾经连相似三角形都不会的小姑娘,现在也被说和你相似了。

  李北辰想着,嘴角情不自禁地泛起笑涡。

  我一直在努力和你并肩攀登那座通天高塔啊。

  她的笑容在叶沃若拿着报纸冲到面前的瞬间戛然而止。

  “李北辰,出事了。”

  “许腾蛟他们去参加全国奥赛的高铁在半路失事。他……”

PART 6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李北辰站在小学的桃花树下,落英缤纷中,她看到了老扁。

  “哎,姑娘你来了?小许前阵子还来找我,让我把这个给你呢。”老扁变魔术似的从桃花树后摸出来个大白的玩偶。

  李北辰木木地接过大白,大白身上掉下来一张字条。

  “这是……”老扁捡起字条,“天啊,小许这孩子。”

  字条上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数学方程:r=a(1-sinθ)。

  “这是……”

  “这是著名数学家笛卡儿寄给克里斯汀娜公主的绝笔信,这个方程的图像,是桃心的形状。”

  李北辰怔在原地。老扁还在絮叨:

  “小许说他去北京参加全国数学竞赛了,这孩子,一定能给他师父我争气……”

  大白安安静静躺在李北辰怀里,露出暖暖的笑容。恍然间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大白一样的男孩子,在阳光里朝向她,露出好看的酒窝。

  桃花瓣纷纷扬扬,在李北辰身边飘零。

  岁岁年年花相似,

  年年岁岁人不同。

  李北辰站在双子大厦的楼顶,一年前许腾蛟在这里给她讲了通天塔的故事,目光炯炯如天上的星。

  那个给自己小学奥数卷子的许腾蛟。那个面对叶沃若为自己解围的许腾蛟。那个军训时背圆周率的许腾蛟。那个为自己证全等的许腾蛟。那个带自己见老扁的许腾蛟。那个和自己一起种桃树的许腾蛟。那个鼓励自己努力去爬通天塔的许腾蛟。那个送自己大白的许腾蛟。那个写下心形方程的许腾蛟。

  那么多记忆,那么多年。他在通天塔凌冽的朔风中拉着自己一步步攀登,她循着他的足迹,一步步变得优秀,如同他的相似三角形。

  她对他的了解不再是无解,可他与她的交集却成了空集。

  许腾蛟,你说圆周率可以昭示一切宿命,可你怎么没有预言到这样一天?

  李北辰站在双子大厦上俯身下望,想起许腾蛟最喜爱的诗。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许腾蛟,现在你也成了天上的人。我是不是高声语,你就能听见?

  李北辰闭上眼,似乎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废话,给你说了多少遍,函数先声明,再调用!”

  她双手拢成喇叭,朝着墨色的夜空高喊:

  “许腾蛟,那棵我们亲手种的桃树,现已亭——亭——如——盖——”

  • 活动
  • 资讯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