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 成长故事
我在等着看彩虹
2016-10-28 10:41:01  来源:《儿童文学》

 文/郭姜燕

      再次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同样是个雨天。走廊里进了些雨水,地面湿漉漉的,加上刚买的新皮鞋不太合脚,两只脚后跟磨出了泡,我走得特别小心,却还是滑了一下,手适 时地抓住栏杆,稳住了。
    “小心!”我听到了这声音。
    不是雨声,也不是风声,就是清清楚楚的说话的声音。我确信。
    我看了一下身边,没有人。长长的走廊空荡荡的,显得特别孤单。最近太疲劳了,出现幻听了。  我苦笑一下,对自己有点失望。
    我走得一瘸一拐,开始痛恨脚上的新高跟鞋。我不适合穿高跟鞋,几乎每一双高跟鞋都会把我的脚磨破,不是脚指头,就是脚后跟。
    恨归恨,我却不得不忍痛穿。办公室同事谈论 穿衣打扮的时候,明确地指出我身材的致命弱点――腿短,她们说我非得要穿高跟鞋才能弥补这个缺陷。
    我一点也不喜欢皮鞋,更何况是高后跟的皮鞋呢。上学的时候,我是校排球队的,我个子不高,  在队里充当自由人的角色,经常为了接住一个球摔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那些高个子队员接不到的超 低的球,我能迅速趴到地面接到,这就是腿短个矮 的优势。那时,穿着球鞋的我自信满满,走起路来意气风发。
    多久没穿球鞋了?我摇摇头,工作以后我一直 忍受着穿高跟鞋的痛苦,而排球,也没有再碰过。
    提醒“小心”的人,大概只有我自己了。
    快期末考试了,每个班的老师一下子就启动了保密模式,生怕自己的复习题被别人知道,讲课的时候门窗都关得死死的,声音压低了许多。平时批 改模拟试卷,也显得神神秘秘,自动不去看别人的,更不愿意别人看自己的。
    谁还会来关心我这磨脚的鞋和被鞋磨破的脚呢?
    我咬牙大步朝前走,努力让自己忘记脚的疼痛。
    “嗨――慢点儿――”不对,是有人在跟我说话,这声音比那声“小心”更加真切。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正了。站住,四下看看,走廊还是空的。
    我往外面看,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这是三楼,这是现实世界,雨中不会有飘浮着的外星人跟我说话的。
    我捏紧了手中的试卷,快走吧,我教的这个班考试成绩始终徘徊在后面。
然而,我的心再也没有安宁过。
    放学后,我特意在办公室里拖延了一会儿,等整栋大楼的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慢慢走出办 公室,沿着走廊往前走。
    雨已经不下了,空气清新得让人不忍心呼气。 站在走廊正中央,大概是两次听到那声音的地方,  我打量着四周。正对着的教室是空着的,课桌椅东 倒西歪,像孩子们逃离时狂喜的样子。外面,对面 的大楼也看不到人影,玻璃窗用无辜的眼神注视着我。
    忽然,我发现了!
     对面四楼的楼顶,有一只足球稳稳地站着,也不知道是哪个顽皮的家伙把它弄上去的。那么高,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扔上去啊?
    “再见老师!”
    我受到了惊吓。伴随着脚步声,我身后掠过一阵风,我回头看时,一个小丫头背着书包已经到了 楼梯口,但看背影,我认不出是谁,估计又是个冒 失鬼,回来拿落在教室的作业的吧!
    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声音绝不是我前两次听到的声音。

    只要经过走廊,我都会看一眼那个足球。
    它始终在那里。我感觉到它在看我。只是再也没有说过话。我把手拢在嘴边,对着它喊过话,它也没有开口。
    凭着我当年考取师范大学的智商,我推断,两次听到那声音,都是在雨天,那么,如果有第三  次,也必须要有雨。
    几天后的晚上,我听到外面传来雨点的滴答声,心中暗自高兴。
    一大早就起床了,早饭没吃就往学校赶,走进校门的一瞬间,雨――停了。
    我的心情极度晦暗。
    校园里非常安静,除了我,没有一个人。它还在楼顶。
    我试着跟它喊话――喂,是你跟我说话的吗?
    没想到的是,它居然回话了!
   “是我呀――”它的声音那么大,从对面顶楼射过来,震得走廊都发出了回声。
    我的天哪!我真的听到一只足球跟我说话了!
     我用右手掐自己的左手手臂,疼。
    我一直坚信,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以沟通的,一根草,一朵花,一只蚂蚁,或者是一个足球。可从来都没有人信我。小时候,大人说,这小孩儿,太单纯了;大一点,同学说,你是不是有点  傻啊;现在,我不再敢跟人强调我的观点了,我怕  他们以为我疯了。
    当然了,别人不信自有他们的道理,毕竟我从 来没有成功过。有一回,墙上有一只壁虎。我说  “爬”,它就爬了一段,我喊“停”,它果然停了,就在我以为自己大获成功的时候,壁虎却一溜 烟儿跑了,我喊了那么多声的“回来”,它都没有 回来。唉,我连家里养的猫都没有沟通好,它总是 把我惹得火冒三丈,常常想把它从楼上扔下去解恨。
    “我就知道是你,你会说话对不对?”我快要喜极而泣了,好像这么多年的冤屈在这一刻得到了化解。
    “当然!”听起来它倒是蛮镇定。
     “你为什么要到楼顶上去?”
     “我为什么不能到楼顶上来?”
     “因为你是一只足球 。”
     “为什么一只足球就不能到楼顶上来?”它有些生气了,身子微微震颤着。我又开始担心它会摔下来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感到好奇,你站那么高干什么?”我忙解释。   它却不再说话。
    我身后传来脚步声,是早到的孩子们。
    它大概不想让别人知道它的秘密吧!这么一想,我又高兴了起来。

    一下课,我便去看它。
    然而,对面的楼顶上却不见了它的踪影。我揉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的确不见了。
    没有雨,也没有风。雨后的天空很蓝,云朵也悠悠的,很美。它去哪儿了?难道真的因为我而生气了?
     我控制不住地叫喊起来:“喂――足球――”
    走廊上走着的孩子和老师都停下脚步,看我的 目光像看外星人。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人这样多,就算喊破了嗓子,它也不会答应的吧!
    我落寞地走开了。它既然愿意与我交流,必定不会就这样不辞而别,我想。
    等校园里的热闹散尽之后,我满校园地去找它。
    楼下的草地上,花丛里,都没有见到它的踪影。我挨个儿到教室里去寻找,倒是发现了几个足球,不用仔细分辨,我认出它们都不是它。
    就在我即将怀着失望离开的时候,我听到它问候我的声音:“你好!”
    “你在哪儿?”
    “抬头看!”
     抬头,满眼都是紫色的泡桐花。我这才发现,自己站在泡桐树下,泡桐花的香气忽地扑了我   满头满脸。我第一次发现,校园里居然还有这么一 棵泡桐树呢!
    它在花间,稳稳当当地坐在最粗的枝丫上,惬意得不得了的样子。
    “你怎么到这里了?”
    “早上我们说话的时候,有人发现我了,我不希望引发学校的骚乱。”它还挺细心。
    “你下来吧,这会儿学校没人了。”
    “我下去很容易。不过,你能上来吗?在这里 聊天,感觉很不一样哦!”
     我犹豫了一下,甩掉高跟鞋,脱掉丝袜,把  手心对着搓了搓,抱住树干,奋力向上爬去。还  好,爬树是我的“童子功”,这么多年没有用也没忘掉。
    泡桐花拂过我的脸颊,凉丝丝,香喷喷,软乎乎的,这种感觉,小时候有过。此刻,我幸福得想流眼泪。
    它闪开了一点,跳到细一些的枝丫间,把最粗最安全的枝丫让给了我。
    “你是不是只有雨天才能说话?”
    “谁说的?现在不下雨,我不是在跟你说话 吗?”它有些嫌弃我的“愚蠢”。
     那……
     它明白了:“我可不止喊了你两次,只不过天气好的时候,你脚步匆匆,没能听见我的声音而已。”
    “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愿意跟我交流?”
    “你的目光。你能看到被别人忽略的东西,你的目光跟他们不一样。”它把身子在树枝上蹭了蹭,舒服地哼哼了两声。
     它说得这么自然,不像故意夸我,我很受用。
    “那,你为什么要跑到楼顶上去?”
     “我想看彩虹。”
    “哈哈,看彩虹在哪里都能看到啊,不一定非要站那么高啊!”
    “我就想到高处,不行吗?”它是一个经不起笑话的小东西呢,有点儿怒了。
     我正想安慰它一下,它忽然反问我:“你看到过彩虹吗?”
     “当然……没……没有啊……”我张口结舌了,我竟然没有看到过彩虹?是的,我只在图画书上和电视里看到过彩虹,真正的彩虹,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并不是天空没有出现过彩虹,而是我   没有看到过!
     “你也没有看到过?”很显然,它心理平衡了,语气缓和了不少,“那你还说什么站在哪里都能看到彩虹?”
      我失神地看着它,一瞬间为自己感到了悲哀。 
     透过一嘟噜一嘟噜的泡桐花,我看着天空。彩霞满天,好美。然而那不是彩虹。
      它说:“我听说过,彩虹很美很美,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着看一次彩虹了。”
     “雨后才会有彩虹呢,可惜不是所有的雨天都能出现彩虹的,它可遇而不可求啊!”
      “还是要看到它才能死心啊!” 
       我不作声了。彩虹的事,我似乎帮不了它。不过躺在这树上的感觉,真的很好,此刻,所有的烦恼好像都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它大概也是累了,不再说话。
       我居然睡着了。一定是睡了很久,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了满天的星光。 
       这真是个奇迹啊!这段日子,因为考试竞争的压力,我每天都要靠吃安眠药才能闭上眼睛。
       足球不在树上了。这个家伙,神不知鬼不觉去哪儿了?

       “你看看,又是倒数第一,跟第一名的班级平均分差了整整3分,已经是教学事故了!你这个教师到底还要不要做啊?不想干就趁早提出来,免得误人子弟!”教务主任把我们班的试卷大力摔在我跟前,怒气冲冲地走了。
       一屋子说不出含义的目光快把我烤焦了。我埋着头,深深地埋着头。我想说,我很用功了啊,我只是舍不得让学生写作业到深夜,孩子们已经考出了自己应该有的成绩,比不过别的班,可他们做到了最好的自己呀!我想大声喊出来。可最终只是默默地用眼泪把话咽了下去。 
       有人走过我身边,默默按了下我的肩膀,就像抚慰死者家属那样,意思是,节哀顺变吧!
        我深深吐出一口气,把被主任摔乱的卷子一张张整理好,拿起来走向教室。
        好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狠心谁不会呢?我会叫你们好好看看,提高那么几分又有什么难的呢?
      我宣布了接下来的复习计划――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包括各种活动课,人家班上早就停了,只有我们还在硬撑着;每天晚上增加一张练习卷,本来那些年级统一印制的卷子已经被我塞到柜子底下去了,现在不得不掏出来做;每个人为自己制订一个“魔鬼复习计划”,逼出自己最大的潜能,否则假期会有加倍的作业等着他们。 
       我狠下心,不去听任何孩子的“抗议”或者“哀求”。我就是要一个数据,来换回自己的尊严。
       日子很快向前滑行着。偶尔,我会从一堆的试卷后面抬起头,看看外面的天,满天的阳光,好久没有下雨了,接着也还会是晴天。 那只足球会在哪里?它还会继续等着看彩虹吗?它应该和我一样沮丧吧!彩虹哪里有那么容易看见,就算再努力,也不一定会看到。
      而我,已经把看彩虹之类的想法都埋葬了。
      终于,第三次模拟考试,我们班大步前进了四个名次。教务主任笑嘻嘻地看着我:“年轻人一努力就会有效果的,对不对?” 
      我回避了他赞许的目光,心中酸涩得很。
      暂时可以缓一口气了,我去找足球。
      没想到它还在泡桐树上。只是看上去它不太好,满脸倦容,见到我便唉声叹气。
     “彩虹暂时不会有了。这样等着下雨,会不会很绝望?”我想我能理解它。 
       好久,它才说:“其实想看彩虹的并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
       足球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我认识一个前辈,它一辈子都奔跑在运动场上,参加了无数次的比赛,可是它告诉我说,它其实并不想成为一只足球,它最大的愿望是能够看一次彩虹。它说它想着有一天老了,退役了,就可以悠闲地在天空下躺着,吹吹风,淋淋雨,看看彩虹。可是直到它被送入回收站,都未曾有过一次这样的机会。它拜托我,一定要帮它看一次彩虹。”
        我问:“如果一直看不到彩虹,你会永远这么等下去吗?” 
         它有些悲伤:“不知道。这段日子我很矛盾。其实,比起看彩虹,我更喜欢在场上奔跑跳跃的感觉。离开运动场太久了,我好像生病了。现在我做梦都想着比赛。”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它了。劝它不要继续等待?鼓励它坚持到底?好像都不对。
        “嗯……你好好休息吧!”看得出它没有兴致对话。 
        “一直歇着呢!”它没精打采地回道。

        每天我准时收看天气预报,多云,晴,晴转多云,多云转晴……新闻里,有些地区因为干旱在打井,有的庄稼已经提早干枯。
        我只关心彩虹,雨后才会有的彩虹。 
        我的失眠更加严重了。看着班里孩子的黑眼圈,感受着一整天压抑沉闷的氛围,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那个考试名次的数据,真的与我的尊严有关吗?
        这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我做出一个决定,明天开始,我要把属于孩子们的课程还给他们。
        第二天,我买了一匹好长好长的白布,铺了整整一个走廊――孩子们,让我们一起上美术课吧! 
        画什么?孩子们握着好久没用的彩笔,不知道从哪里下笔。
        画出你们心中最美的彩虹吧!
        彩虹?孩子们沉默了。他们也没有见过彩虹吗?
        我大声喊着:“每个人心中的彩虹都是不一样的!大胆画出来吧!我和你们一起画!”
       我趴在地上,用彩笔画出一道红色,一道黄色,接着是蓝色,绿色……我的眼前出现了五彩的世界,发出光芒,发出香气……
       我们画呀,画呀,直到这匹巨宽巨长的白布都铺满了彩虹,鲜艳的色彩照亮了每个孩子的脸庞。
       我们把“彩虹”悬挂在走廊外,它立刻照亮了整个校园,引来了更多的赞叹声。 
       我寻找着它。
        当夕阳斜照在“彩虹”上的时候,我发现了它。它就在我最初看见的那个楼顶上。它正对着那道“彩虹”,痴痴地看着。
        我向它笑着挥手,它回应了我。
        片刻之后,它跳下了楼顶,轻快而自由地消失了。
       我知道,它可以回到运动场了。
       风很大,“彩虹”在风中发出欢呼声。我清洗干净的运动鞋,明天应该可以穿上了。我期待在运动场能与它再次重逢。

  • 活动
  • 资讯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