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少年文摘 > 精彩推荐 > 经典美文

白猪毛和黑猪毛

 文:李铭

1.jpg

          1          

 

桃花吐家家都要养猪,养猪是为了过年杀了吃肉或者卖钱。条件好的人家,会留下一个肘子过年吃。还有肥肉和板油要炼了装到荤油坛子里备用,那是庄户人一年的美味。

对于孩子们来说,杀年猪是盛大的节日,不但可以解馋打打牙祭,还能够有两个值得期待的物件。

第一个物件是猪的尿脬。杀猪匠摘除尿脬,吹上气,孩子们拿着猪尿脬当球踢,追逐着,呐喊着,脏兮兮地过着纯净的童年。

第二个物件是猪毛。猪毛有白猪毛、黑猪毛,还有黑白相间的猪毛叫花猪毛。

按照值钱的等级分,白猪毛为一等,黑猪毛为二等,花猪毛为三等。

不要小看这笔精细的账目。因为在桃花吐,大人们约定俗成这过年杀猪的猪毛钱是统一归孩子们支配的。就是说,一个孩子过年的物质收入不是来自压岁钱,而是来自你们家是不是有一头要杀的猪,还有,这头猪的颜色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了这笔收入,孩子们过年可以买小鞭,买摔炮,可以去山外面的供销社买几块糖果。桃花吐的孩子,哪个不希望自己家开春能买一头白色的猪呢?

可是买什么颜色的猪并不取决于孩子们的意愿。大人们的决定不会考虑到这一层,所以在桃花吐,白的、黑的、花的猪都有。孩子们的喜怒哀乐每年都伴随着猪的颜色在上演。

板凳最近的运气不好,连续三年了,家里养的都是花猪。

 

          2          

 

吃过腊八粥,家家开始杀猪了。板凳老早就约了好友斧头和花生,跟他们商量一件大事。在桃花吐,他们三个是好友,都在同一个班级里上学。板凳早都看好了,斧头家的猪是白色的,花生家的猪是黑色的,只有自己家的猪是花的。

板凳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把黑色和白色的猪毛分开挑拣,挑出来的白猪毛交给斧头,挑出来的黑猪毛交给花生。斧头把白猪毛卖掉,花生把黑猪毛卖掉。这样的话板凳家的花猪毛就消失不见了……

斧头和花生一口答应下来,最主要的问题是挑拣这白猪毛和黑猪毛是一个难干的活。但是板凳下定了决心,他要靠自己的劳动度过一个美好的新年。

杀完猪,刮下猪毛,需要晾干。猪毛都搁在一个扁筐里,板凳蹲在扁筐前认真地挑拣起来。“腊七腊八,冻掉下巴”,风从山间跑过来看热闹,冻红了板凳的小手,咬疼了板凳的耳朵。雪从丘陵深处飘过来,把墙头堆砌高了,把大地扮成了银白。黑猪毛在雪地里那么的扎眼,白猪毛掉在雪地里再也找不到了。

板凳的执着收获了喜悦。赶在收购猪毛的瘸子老三到来之前,板凳把白猪毛交给了斧头,把黑猪毛交给了花生。

 

          3          

 

斧头卖了白猪毛,三块钱分给了板凳一块二。花生卖了黑猪毛,两块五毛钱分给了板凳八毛钱。这样斧头的白猪毛得到了一块八毛钱,花生的黑猪毛得到了一块七毛钱,板凳的花猪毛一共分到了两块钱!

这个新年,他们都过得很高兴。高兴过后,斧头和花生觉得哪里不对劲。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板凳的猪毛本来是花猪毛,按照每年的惯例,收购猪毛的人最多给板凳八毛钱。可是现在,板凳把花猪毛分开以后,得到的钱竟然是最多的。

板凳的花猪毛怎么可以得到最多的钱呢?如果斧头和花生不帮助板凳把花猪毛掺着卖了,那是不是说这个新年里板凳就只能有八毛钱的收入?八毛钱只能够买小鞭和摔炮的钱,现在板凳得意地炫耀他的糖果最多,这多出的糖果钱是哪儿来的呢……

斧头和花生从心里都觉得自己吃了亏。他们都不动声色等着板凳表示。只要板凳表示了,哪怕给他们一块糖果,他们也就看在友谊的面上不说什么了。

可是板凳一直没任何表示,板凳还到处炫耀自己的聪明。

这叫斧头和花生感觉很气愤。你板凳把花猪毛分开卖掉,你是聪明的,那斧头和花生就是傻瓜吗?

斧头和花生一起找板凳要说法。

没有想到板凳振振有词,板凳说这是他的辛勤劳动。你们不过是顺便卖了一下猪毛。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不帮忙,板凳的猪毛也一样能通过别人卖出去。

他们就这样吵了起来……心里有了芥蒂,大家都搁心里埋着。那芥蒂的种子就发芽出土了,这个正月,三个好朋友再没有聚到一起玩。板凳含在嘴里的糖果也没有了先前的甘甜。

 

          4          

 

开春化冻,桃花吐的桃花吐蕊,春天就来了。

那一年开学,班级里要竞选班干部。板凳很有信心,他要当体育委员,每次出操的时候可以站在队伍的前列,神气地喊着口令:“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花生有些为难,私下里问斧头怎么办。斧头鼻子里哼一声,表示反对。

很快,斧头就在班级里说了板凳过年的时候分拣白猪毛和黑猪毛的事情。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斧头认为,像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是不能当好一个班干部的。

那次竞选,板凳差了两票落选。

板凳再也不搭理斧头和花生了。斧头和花生也不跟板凳说话。

第二年的秋天,他们小学毕业了。斧头和花生要到山外面的学校上学去,而板凳搬家了。

板凳家在城里买了楼房,板凳搬家走那天哭得很伤心,他站在桃花吐村口,眼巴巴地看着山坳里那面飘红的国旗。

花生骑着自行车看到了板凳,他飞快地朝着斧头家骑去,带上斧头到村口送板凳。可是,板凳和爸爸已经上了车走远了……

在山外中学上学的斧头和花生有一天收到了板凳寄来的信。板凳在信里说他现在过得很好。还说,过去是自己不对,要他们原谅。板凳还说,欢迎他们以后到家里来玩,板凳一定请客。

斧头和花生看完信以后都不说话,花生还掉了眼泪。斧头检讨说,当初那一票真应该投给板凳。

 

          5          

 

三年后,板凳跟着爸爸回桃花吐过年,板凳爸说后悔搬家了。城里住不惯不说,城里的猪肉吃着也不香。这次回来特意买了一头老乡的猪杀了请大家吃猪肉。

板凳长高了不少。三个小伙伴冰释前嫌。板凳掏出几块巧克力,大方地送给斧头和花生。

花生和斧头小心地剥开巧克力,尝了一口。不是甜的,是苦的。

两个人都吃不惯。

板凳家这一年杀的猪还是花的,猪毛搁在扁筐里,板凳大方地把一筐花猪毛放在斧头和花生面前说:

“挑出的白猪毛和黑猪毛都归你们了!”

摘自《文学少年》(2018.4)

蓝叨叨 编辑

 

热线电话: 010-57526397
通讯方式: 北京市建国门外
大街丙12号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meiwenban
官方微信: zgsnwenzhai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